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異世界:緊抱百年老怪大腿爆款熱文 第9章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今天的楊凌晨,身穿一襲淡藍色華貴錦衣,一頭濃密的長髮高高束起,俊朗的臉龐帶着一絲堅毅,和以往的紈絝形象判若兩人。

進入天武商會。

「這位公子,請問有什麼能幫到您?」

楊凌晨剛走進天武商會,一名身材高挑,氣質出眾的女侍者就熱情的走了過來。

畢竟能來天武商會消費的,都是寒陽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因此這裡的侍女,都是百里挑一的存在,而且修為都在聚元境六層以上。

「我需要一些藥材。」楊凌晨說完,便將事先準備好的清單,遞給了那名美女侍者。

「這位公子,您要的這些藥材,可都是價值不菲的珍稀藥材,你確定要買嗎?」美女侍者面帶微笑的說道。

「無妨,儘管給我準備好藥材就是。」楊凌晨開口說道。

「那行,公子稍等,我這就讓人給你備好藥材。」美女侍者恭敬的說道。

「你們這有煉丹爐吧?」楊凌晨開口問道。

「當然有,公子請隨我來。」

在美女侍者的帶領下,楊凌晨來到了天武商會二樓的一間密室里。

這間密室里,擺放着各種不同級別的煉丹爐,隨即美女侍者便給楊凌晨介紹起來。

「公子,這個淡藍色的是通玄鼎,價值二十萬金幣,乃是一位頂級煉丹師留下的遺物。」

「這個青銅色的是太清鼎,乃是遠古煉丹師太清真人留下的,價值三十萬金幣。」

美女侍者不斷的介紹着這些煉丹爐的來歷和價格。

聽到這些煉丹爐的價格,楊凌晨心裏一陣無奈,因為這些煉丹爐的價格,已經有點超出他的預算了。

就在這時,楊凌晨體內的昊天玉微微顫動了一下。

直覺告訴他,這裏面有好東西,否則昊天玉不可能產生感應。

「還有沒有其他的煉丹爐?」楊凌晨不動聲色的問道。

「當然有,公子請跟我來。」

美女侍者柳眉一凝,隨即帶着楊凌晨來到了一處不起眼的角落裡。

就在這時,楊凌晨的目光,被一個墨黑色的黑鼎給吸引住了。

「卧槽,這東西也沒啥特別的啊!為什麼昊天玉會對它產生感應?」楊凌晨心中疑惑道。

「公子,這個墨黑色的煉丹爐,放在我們天武商會也數百年了,具體來歷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子如果看上的話,五千金幣就可帶走。」

美女侍者開口說道。

「這個黑鼎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能不能再便宜一點?」楊凌晨穩了穩心神,不動聲色的說道。

這個墨黑色的巨鼎,看起來彷彿廢銅爛鐵一般,完全沒有剛才那些昂貴煉丹爐的氣息。

不過楊凌晨也知道,能讓昊天玉產生感應的東西,絕非一般的凡物。

「公子,這個黑鼎已經很便宜了。」女侍者開口說道。

「兩千五,怎麼樣?」

「四千五。」女侍者退了一步。

「兩千六。」楊凌晨再次開口說道。

「四千。」女侍者咬了咬牙說道。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楊凌晨最終花了abc金幣,拿下了這個神秘的黑鼎。

將黑鼎收進了儲物袋內之後,楊凌晨再次來到了一樓。

「咦!這不是楊凌晨嗎?這麼巧啊!」

就在這時,一道優雅動聽的聲音,在楊凌晨身後響起。

只見一襲淡粉色羅裙的寒若雪,邁着優美步伐走了過來。

在她身後,則跟着一名長相英俊,氣質不凡的少年。

而這名少年,正是寒陽城林家家主的小兒子林北陽,修為在明玄境第一層,在寒陽城算的是頂級天才行列。

「原來是寒小姐。」楊凌晨瞥了一眼寒若雪,開口說道。

「楊凌晨,聽說你戰勝了楊梓浩,還殺了楊天成,是不是真的啊!」寒若雪嫣然一笑,好奇的問道。

「都是謠言,當不得真,以我的實力,怎麼可能殺的了大長老。」楊凌晨笑了笑道,在這個女人面前,他並不想暴露太多。

聽到楊凌晨的回答,寒若雪也覺得有道理,畢竟之前的楊凌晨才聚元境第三層,怎麼可能戰勝楊梓浩。

在她看來,楊凌晨應該是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才戰勝的楊梓浩。

就在這時候,那名身材高挑的女侍者走了過來。

「公子,您要的藥材和煉丹爐,都已經為您準備好好了,不過其中您要的靈元果,我們商會暫時只有這最後一顆了。」美女侍者微笑道。

「無妨,一顆也行,總共多少金幣。」楊凌晨開口道。

「總計六萬一千金幣,公子您給六萬就好。」女侍者說道。

「多謝美女。」

楊凌晨從懷裡抽出了六萬金票,遞了過去,隨即將藥材都收進了儲物袋。

「靈元果。」

寒若雪發出一聲驚呼,隨即道:「楊凌晨,這顆靈元果能讓給我嗎?」

靈元果是一種珍貴的靈果,聚元境第九層的修者服下,能提高百分之二十的幾率,突破到明玄境。

而寒若雪今天來天靈商會,就是為了這顆靈元果。

「不好意思寒小姐,這顆靈元果對我也很重要。」楊凌晨直接拒絕了寒若雪。

對於寒若雪這種女人,他並不想和對方有過多的糾纏。

雖然寒若雪長得很美,但並不是楊凌晨喜歡的類型,因為這個女人太過於勢力。

聽到楊凌晨的回答,寒若雪皺了皺柳眉,她沒想到楊凌晨會拒絕她。

以前只要是她喜歡的,楊凌晨都會像舔狗一般送到她身前。

「楊凌晨,這顆靈元果本少要了,你開個價吧!」林北陽一臉冷傲的看着楊凌晨。

林北陽的冷傲也是有原因的,雖然他們同為寒陽城四大家族年輕一輩,但是林北陽從小就是寒陽城天才少年,而楊凌晨卻從小就是廢物一個。

如果不是為了寒若雪,林北陽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和楊凌晨這種廢物有什麼交集。

「寒小姐,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楊凌晨根本沒搭理林北陽,說完便朝着天武商會門口走去。

看着楊凌晨離去的背影,林北陽臉色瞬間鐵青,他沒想到楊凌晨這個廢物,竟敢這麼無視他。

於是林北陽直接跟了出去,這一刻,他要讓楊凌晨知道,無視他的後果有多嚴重。

而寒若雪臉色,同樣非常冰冷,她同樣沒想到楊凌晨會如此不給她面子。

原本她還想藉著靈元果,一舉突破到明玄境,到時候在天元宮招收新弟子的時候,大放異彩。

見林北陽臉色陰沉的走出去,寒若雪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隨即也跟了出去。

出了天武商會,楊凌晨正準備回楊家,這時身後傳來一道厲喝聲。

「楊凌晨,把那個靈元果交出來,看在楊家的面子上,本少不為難你。」林北陽眼神陰冷的看着楊凌晨道。

「林北陽,你好像腦子有大病,老子招你惹你了?」楊凌晨冷冷的說道。

「楊凌晨,你找死。」

林北陽何曾被人如此辱罵過,就在他準備出手教訓楊凌晨時。

這時候,寒若雪也走了過來,聲音平淡的道:「楊凌晨,只要你讓出靈元果,我出雙倍價格補償你如何?」

「自以為是的女人,我堂堂楊家少家主,看起來像是缺錢的人嗎?」楊凌晨眼神冷漠,瞥了一眼寒若雪道。

「楊凌晨,你……!」

寒若雪被楊凌晨懟的說不出話來,她沒想到楊凌晨,竟然變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曾經的楊凌晨,在她面前就像一條卑微的舔狗,而如今竟然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這種落差讓她無比的憤怒。

「你什麼你?還不把你手中的靈秀劍還給我?既然已經退婚了,你還好意思拿着老子送你的劍,你臉皮這麼厚,你父親知道嗎?」

楊凌晨冷笑一聲道。

原本看在兩家是世交的份上,楊凌晨並不想搭理這個女人,沒想這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裝逼。

「楊凌晨,你是不是男人?送出去的東西,也好意思要回去。」寒若雪嬌怒道。

這柄靈秀劍,可是價值十多萬金幣,寒若雪可不想就這麼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