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有了系統,成為第一豈不手到擒來 有了系統,成為第一豈不手到擒來第3章 回去上學在線免費閱讀_家遊小說
◈ 有了系統,成為第一豈不手到擒來第2章 寂寥和尚在線免費閱讀

有了系統,成為第一豈不手到擒來第3章 回去上學在線免費閱讀

陸家突然來了一個老和尚,來自京城法善寺的寂寥和尚。

而即將過四歲生日的陸清秋沒有意識到她的鹹魚生活會因為他的到來而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陸父看着眼前的寂寥和尚二丈摸不着頭腦,「不知寂寥師傅來我陸家是所為何事?」

寂寥老和尚摸了摸自己的鬍鬚,左手一算道「貴府上可是有一個三歲多的小女娃。」

陸父聽了心裏咯噔一下,他怎麼會知道小三,但是面上還是鎮定自若的回復到:「正是。」

「在三年多前,我在京城算到有一顆紫薇星降落在北市,乃是當世不可多得之才,會成為這個世界的救世主。當時我就直奔北市而來,看到醫院裏你們一家的團聚時刻不忍拆散,且老衲算到我與這位小施主命里終有師徒的緣分,所以才會在今日到訪。」

陸父聽了寂寥的話,不禁面色一緊,「大師何出此言,雖說修真者是少數,但我國有名有姓的修真者也不在少數,寂寥大師您就是其中之一。而小女四歲都不滿,說什麼救世主,說出去不免讓人笑話。」

「此乃天機,我在三十年前就算到當世或有大劫,唯有擁有紫微星才能化解此劫,為了這顆紫微星,老衲已經等了三十多年了,現在終於等到了。」

「那寂寥師傅的意思是?」

「我想把那個女娃帶走,讓她拜我為師。」

什麼,拜這個老和尚為師!躲在門後偷聽的陸清秋着實嚇了一跳,這老和尚瘋了吧,一會兒說我是紫微星,一會兒說我是不可多得之才,一會兒又要讓我拜他為師,我怎麼沒發覺我有這麼多優點呢?再說了,我就只有這個破嚮導,到現在都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用?

「寂寥師傅,這可使不得,你說的這些無憑無據讓我如何信服,且小女不才,並沒有大師說得如此優秀,就不勞煩師傅您了。」陸父聽了和尚的話,連連擺手。

寂寥和尚聽到陸父的話,雖無法,但也不能強行帶走陸清秋,「和尚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一個想法在寂寥的腦海中浮現。

「大師請說。」

「是否可讓和尚我借住在陸家,同時教授令愛呢?」

聽到老和尚的話,陸父不免心中一動,好像也不是不行,這樣三三既能在我們身邊待着,也能進行很好的修鍊,雖說陸家已經屬於修真界不錯的世家了,可寂寥大師也是傳說中的修真大神。

不對不對,差點被這個寂寥騙過去,不行,還是不能讓三三和他修鍊,我們陸家不需要出一個什麼所謂的救世主。

「寂寥大師,還是不勞。。。」陸父話還沒說完,便被寂寥的一聲「是誰躲在後面偷聽」打斷了。

只見陸清秋兩隻小手相互捏緊着從門後走了出來,寂寥和尚見到陸清秋的一瞬間眼眸閃過一絲亮光,不愧是紫薇星,雖還未經過正兒八經的修鍊,但氣勢已在,假以時日必將是個不可多得之才。

「爸爸,是我,我聽到管家伯伯說有個和尚來訪,處於好奇心就想來看看。」陸清秋見被發現了,只能走出來了。

「這位可是陸家的千金,初次見面,我是你未來的師傅——寂寥。」

陸清秋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見到臉皮這麼厚的人,一旁的陸父聽到寂寥的話,本就有點冷下來的臉更冷了。

【哇塞,小三,作為你在這個世界的嚮導,我建議你拜這個和尚為師。】耳邊突然起來的一道聲音讓陸清秋嚇了一跳,【你這是醒了?】

【笑話,作為一個合格的嚮導,我一直是很清醒的。】

【我都站在這裡偷聽這麼久了,你都不說話。】

【那是,那是在觀察。。。】

【好吧好吧,不過為什麼要拜這個和尚為師呢?理由是?】

【寂寥表面上是當世有名的高僧,暗裡和陸家一樣都是修真者,如果說陸家整體不容小覷,那麼寂寥一個人就可以頂大半個陸家。況且你跟着他修鍊可以直到你回到原本屬於你的地方。】

【真的嗎?】

【雖然不能百分百的肯定,但對你來說也是一個機會。你想想辦法盡量拜師。】

【好吧。】

「爸爸,我想拜寂寥和尚為師。」陸清秋此話一出,陸父和寂寥的心情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心情上天的當然是寂寥和尚,心情低落的必然是陸父了。

「清秋,你考慮清楚了?

「此話當真。」

這兩句話當然是出自陸父和寂寥的嘴,不同的是陸父的語氣中帶有質疑,而寂寥的語氣中帶着欣喜。

「當真,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我修鍊的時間為十年,十年之後不管我修鍊如何,都不能阻止我回到陸家團圓。」

「十年嗎?行,我接受。我必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

「爸爸,雖然我也不相信我是所謂的紫薇星,但是多一個師傅多一條路。」陸清秋湊在陸父的耳邊悄悄的說道。

「既然這是七七的心愿,那作為父親的我便同意吧。」

「謝謝爸爸。」陸清秋聽到陸父的話,高興得在陸父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一下惹得陸父高興不已。

時間轉眼來到了陸清秋離開陸家跟隨寂寥前往京城學藝的日子了。

「清秋,你一個人去了京城可要好好照顧自己啊,有什麼事打電話發微信給我們,我們可以馬上飛去京城,飛機過去也不遠,才2小時而已。」這是陸母的話。

「妹妹,你去了京城就算不努力修鍊也可以,放心還有我們呢。」這是兩個哥哥給陸清秋的囑咐。

「三三,你去了京城後,不要闖禍。」這是陸父的話。

「放心吧,很快我就會回來的,你們不要太擔心了。」

分離總是帶着點悲傷的,陸清秋隨着寂寥越走越遠,遠到再也看不見陸家人的樣子。

「你如果修鍊努力,說不定可以提前回來,逢年過節也可以回來看看,老衲我看起來是如此嚴肅冷酷的人嗎?」寂寥看着陸清秋雙眼通紅的模樣,摸了摸她的頭。

「是,是真的嗎?」

「當然。」

「好。」

跟着寂寥回到法善寺的陸清秋修鍊十分刻苦,用了八年時間就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每天除了吃飯就是修鍊,除了修鍊就是吃飯。

終於不負所望的達到了修真者的最高境界——無我境界。

達到這個境界的人,世上不出十人,而陸清秋憑藉十二歲的幼齡成為這十人之一,可謂是天縱奇才。

「明日你就回家去吧,我所能教得都已經都教給你了,你回去吧,記住,不到萬不得已不可以使出你最後的一招。」

「老和尚,我就在心裏了。有時間我會來看你的。」

「走吧。」寂寥老和尚對陸清秋揮了揮手。「八年了,希望一切都來得及吧。」

陸清秋回去了,帶着她來時帶着的小包裹,步伐輕快。

「爸爸媽媽哥哥們,我要回來啦,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