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高考零分,開局保送進名校 第5章_家遊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龍科院的巨大會議室內。

這個會議室已經很久沒有用了。

主要的原因是這個會議室太大了。

其實用會議室來說它都太過簡單了。

如果用的會議廳或者大會堂來形容比較貼切一些。

可以同時容納上千人的大堂,最前面一個演講台。

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電影放映廳一般。

陳健康院長站在講台中間。

演講台上,那一摞厚厚的高中生使用的作業本格外的醒目。

陳健康沒有着急,一直在耐心的等着。

此時整個大廳已經坐了差不多的三分之二的人。

全部都是現在龍科院的院士。

都是在世界範圍內赫赫有名的科學元老。

此時從院門外緩緩被人推進來一個輪椅。

輪椅上坐着一位老人。

老人耷拉着眼皮,似乎還在打着瞌睡。

可是當老人進來的時候。

整個會堂裏面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沒有鼓掌,而是向老人無聲的行着注目禮。

這種無聲的注視,是對老人為龍國所做出的卓越貢獻的一種認可。

老人叫紀正康,是現在龍國還活着的,真正的泰斗級人物。

龍國在建國之初的時候,一直被西方的諸國打壓。

而在這時候有四位科學家站了出來。

帶領研究隊,一頭扎進了茫茫西部沙漠之中。

日以繼夜的埋頭研究。

五年後,一顆蘑菇彈冉冉升起。

從此以後,西方諸國再也不敢隨時用武力威脅龍國了。

龍國有了自己的蘑菇彈。

而紀正康就是這四位科學家的其中之一。

並且是唯一還活着在世的人。

所以其在龍國科學界乃至整個世界的科學界地位可想而知。

會場裏面,原本有些教授覺得大晚上把自己叫來。

內心覺得有些不滿。

有什麼重大的突破不能留到明天說,非要在大晚上的把人叫來。

但是一看到紀正康都來了,心中那最後的一絲疑慮完全打消了。

看來是真的對龍國的前途和命運有着影響的重大的突破了。

不然怎麼會把已經在家裡養老多年的紀老也叫了過來呢?

所有人甚至都不由自主的坐正了自己的姿態。

挺直了腰背!

看着紀正康被人推着輪椅走了進來。

陳健康打了聲招呼「紀老,不好意思,在這個時候還要打擾您的休息,把您叫起來。」

紀正康抬起眼皮看向陳健康。

「小陳啊,沒有關係。」

「只要是國家需要我這個老頭子,無論是什麼時候。」

「就是我在病床上,你把我推過來都行。」

陳健康點點頭,發自肺腑的說道:「紀老高節!」

這番話陳健康說的理所當然。

而且能被紀老叫做小陳,已經做了十多年龍科院院長的陳健康,一點都不沒有覺得被小看了。

相反他反而覺得十分的榮幸。

能被紀老叫做小陳,這份待遇,怕是整個龍國的科學界也沒有幾人。

「紀老,您請坐!這邊已經把座位給您安排好了。」

紀正康坐的位置有兩個人站着。

一直到紀正康的輪椅推了過來。

二人才坐下,一個就是趙誠,一個是趙誠的導師劉成平。

兩人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龍國的科學界傳說中的人物。

一時間心情激動無比。

就聽陳健康對着話筒清了清嗓子。

「這麼晚把大家叫來,是想讓大家看看這個。」

說完,身後巨大的屏幕上,開始放出幾張圖片。

「可控核聚變!」

嘩啦!整個現場一片嘩然。

「真的有結果了?」

整個會場開始出現了嘈雜聲。

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前面的提出的理論和可行性,一直都是咱們研究的課題啊。」

陳健康也不解釋,繼續播放着後面的東西。

紀正康沒�沈晚瓷薄荊州�說話,衰老的面容上。

表情沒有任何的起伏。

關於核聚變的領域,他曾經在做出了蘑菇彈之後。

也投入了很長的時間去研究。

而隨着研究的深入,發現人類實在是太渺小了。

你可以用這種巨大的力量來搞破壞可以。

但是當你妄圖掌握這種可怕的力量,並且控制在手上為自己所用。

真的太難了,無論從哪方面來說都很難。

所以在看到的可控核聚變出來的時候。

他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認為這事情已經有了轉機。

在他認為,按照當前人類科技的發展。

如果人類要完全掌握可控核聚變,起碼還得再發展一個世紀!

但是隨着陳健康開始播放接下來作業本的部分。

現場原本的嘈雜聲漸漸的小了起來。

在座的都是目前龍國科學界的頂尖人物。

沒有人比他們更懂這小小的作業本上寫出來東西的價值了。

有人開始拿出了自己隨身帶着的本子,勾勾畫畫計算了起來。

「如果將陶瓷複合材料應用其中的話,庫侖相互作用下,怎麼保證粒子的軌跡和等離子的穩定性?」

陳健康十分高興,終於有人提出了問題。

於是翻開另外一個標記七號的作業本。

「解決方法在這裡。」

剛才提出問題的人,瞪大眼睛看清楚了公式。

瞬間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可以這樣嗎?」

「通過康普頓散射的波長,來控制電子密度!」

「之前我們怎麼沒想到呢?」

另外一個聲音說道:

「不對!之前我也提出過這種想法,但是這需要龐大的模型計算和模擬。」

「其數據量達到了誇張的堯(yotta)次方。」

註:(堯:表示10的24次方(10^24))

「對啊!這也不是十分獨到的方法。」

有人開始附和道。

陳健康並不言語。

而是打開了後面的有兩位數字編號的作業本。

那才是這篇研究論文最為核心的部分。

而前面的不過是讓眾人和科學家們能夠接受,或者說是由淺入深的一個門檻。

如果一下子把後面的最新的道路和理念說拿出來的話。

大家會覺得可能性不大,但是有了之前科學界所有共識下的一些猜想和解決方案。

後的才顯出了寫出這篇研究文的人,真正無與倫比天才的一面。

隨着播放的開始。

一直半眯着眼睛,似乎都快要睡着的紀正康陡然雙眼圓睜。

他的嘴巴張大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乾枯的長滿老年斑的雙手開始顫顫巍巍的撐住輪椅兩邊的扶手。

然後紀正康站了起來。

「不可能!」

「這不可能!」

紀正康的聲音帶着顫抖還有無法言喻的激動。

「人類發展的進程被整整提前了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