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高考零分,開局保送進名校 第3章_家遊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趙誠看着手中的本子,無限的感慨。

此時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幅場景。

那時候自己還年輕,年邁的導師站在講台上說道:

「咱們龍國在很多的領域還有的不足。」

「也正是因為這些不足,才會被那些強大的國家用這些不足來掐咱們的脖子。」

「特別是在各個高精尖的領域。」

「這是咱們最缺失的東西。」

「要是能在可控核聚變上做出突破,那在很多領域的技術被卡脖子的現象都將迎刃而解。」

「這種強大且持續的能源,能夠支撐一切其他領域的發展。」

「唉!」說到這裡,年邁的導師嘆了口氣。

「其實不怕告訴你們,我當年讀博士的時候。」

「我的導師也這樣給我說的。」

「眨眼之間,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了。」

「三十年了啊!」

「在這一塊的領域,沒有任何的突破。」

年邁的導師伸手擦了擦自己濕潤的眼眶。

「我們搞科研的,沒有別的追求,就是希望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

「能夠為國家為普通老百姓,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能夠讓咱們站起來,從此再不受到他人的制裁。」

「讓那些曾經制裁過我們的人。」

「都要抬起頭來,看我們臉色行事。」

「咳咳!」可能是情緒過於激動。

導師有些咳嗽。

「不好意思,有些激動,失態了。」

「總之就是想告訴大家,我們的研究課題不是為了能讓你們做出什麼成績來。」

「只是想讓你們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

「盡量的多多展開思路,讓咱們在可控核聚變上,能多一些方向。」

「為後來的研究拓寬一些道路。」

「現在的龍國雖然正在騰飛,但是在某些高精尖的領域,還是太需要有自己獨創的東西了。」

「咱們科研人,哪怕奉獻一生,只是為這條道路鋪上一片磚瓦,那也此生無憾!!!」

「這一切只為一個目的,咱們龍國,咱們龍國人,能站起來俯視那些曾經看不起我們的人。」

「能不看他人的臉色搞科研!」

「是我的畢生之願!」

老趙想到這裡,站了起來。

他雖然早已從當初大學畢業,也做了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師。

同時也在教自己最喜歡的物理。

但是老趙自己卻從沒有停止對可控核聚變這方面的關注。

可能是因為當年導師說的那番話太過印象深刻。

以至於讓畢業多年的自己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想到這裡趙誠迅速的站了起來。

飛快回到書房,拿出眼鏡,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

「可控核聚變最大的挑戰就是能量收益。」

「目前來看,可以從提高等離子體溫度和密度……」

「嘶」!趙誠讀到這裡,倒吸一口涼氣,看了看陸峰。

又看了看本子,「這都是你研究出來的?」

「恩!」陸峰點了點頭「就是突然腦中有了一陣靈感。」

「然後就突然有了想法,於是就寫了出來。」

趙誠繼續把埋進作業本里。

「磁約束聚變和慣性約束聚變是兩種不同的可控核聚變方法,它們各自有不同的優勢和挑戰。」

「改進磁約束裝置的設計和運行方式,以及提高慣性約束的能量效率。」

「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着手。」

趙誠讀到這裡,發出了一陣感慨。

「這些是曾經我們也研究過的課題。」

「但是你的這個思路是一個全新的方向。」

「卧槽!」

「難道你他娘的是一個突然醒悟的天才?」

「歷史上似乎有過你這種人。」

「平時看着像個傻子,突然因為什麼機緣巧合下。」

「就變成了一個絕世的天才?」

趙誠一把抓住陸峰的肩膀,使勁的搖了搖。

「你知不知道你的論文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什麼?能被三本大學錄取嗎?」陸峰問道,完全沒注意趙誠之前的話語裏面說自己平時是個傻子!

「三本???別說三本了。」

「到時候我估計整個龍國的大學都要來求你去他們的學校讀書。」

「真的嗎?」陸峰不敢相信。

「什麼真的假的!」

「趙老師給你保證整個龍國的大學你隨便挑。」

「不過到時候我估計你應該上不了大學了。」

「為什麼?」陸峰疑惑不解。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你先回去等老師的電話。」

「我必須親自去一趟京都。」

「京都?」陸峰不解。

「對,我大致翻閱了一下。」

「你後面提出的新理念,我也看不懂。」

「它的可行性,到底如何,我必須得找我曾經的導師去看。」

「所以你先回去等老師的消息。」

「恩!」陸峰點點頭。

「那我先走了,就等趙老師你的電話。」

陸峰走了之後。

趙誠匆忙的換了身衣服。

然後把這些作業本按照自己看過的內容。

大致的列了幾個編號。

拿出自己的行李箱。

十分鄭重的把作業本的裝好在裏面。

抱着箱子直接打車去了機場。

……

京都小院中。

劉成平前兩天剛剛過完自己的78歲生日。

要說自己老了,那是一點都不承認。

他覺得自己耳聰目明,手腳靈活。

每天早上起來還要打一打太極。

下午的時候,還要去公園裏面,跟那些個老頭們,一起下象棋。

鬥鬥嘴,挺有意思的。

這些年搞科研的高強度工作下來,這麼休閑的生活方式,起初還不是很習慣。

現在習慣了之後,覺得還是挺舒服的。

呼!

劉長平雙手平舉,緩緩下壓。

彎曲的雙腿也站直。

做了一個十分標準的太極拳8收尾的動作。

這時候老伴已經買菜回來了。

身後還跟着一個人。

「老劉,你看看誰來看你了?」

劉成平抬眼一看,頓時樂了。

「趙誠!你小子還知道來看我啊?」老劉笑着打趣了一句。

趙誠這些年在研究生畢業之後。

還經常跟自己的導師有聯繫,而且跟其他的學生不一樣。

其他的學生來的時候,拎着一些東西,放下之後,寒暄幾句就走了。

趙誠卻是要跟劉成平聊上好一會當前龍國的物理學科技發展。

甚至還會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見解。

所有二人的關係一直都維繫的不錯。

劉成平一見自己學生跟以前不一樣。

今天的趙誠看起來很疲憊,但那只是外在表現出來的。

從趙誠那放着光的不滿血絲的眼睛裏。

劉成平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絲的不對勁。

趙誠興奮此時也顧不上說廢話了。

直接當著劉成平的面,把箱子打開。

就那麼攤在地上。

劉成平看了一眼,發現裏面是一些凌亂的作業本。

似乎是一些初高中的學生才會使用的本子。

趙誠帶着這些東西來給自己看什麼?

「老師,你看看,這個可行嗎?」

「學生生疏了學業,好多東西都看不懂。」

劉成平帶着疑惑的神情接過趙誠遞過來的作業本。

下一刻,他的眼睛陡然瞪大,圓睜到不可思議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