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司墨寒簡星塵大結局 第5章_家遊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司墨寒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悲涼,趕忙鬆開按住她的手,起身離開。

簡星塵看他要離開,抬起手腕抓住他的袖口。

男人腳步定在原地,低頭看向抓着自己衣服的女孩,眼神微眯,眸中的欣喜之色很快隱去。

司墨寒坐回到凳子上,看她委屈巴巴的樣子,周身威壓漸起,語氣中帶着掩不住的怒意。

「星塵,誰傷了你。」

女孩聽他這麼說,眼淚更是止不住,由默默地流淚變成小聲的抽泣。

司墨寒從沒見她哭的這麼傷心,以前的她總是盛氣凌人,一副氣不死人不罷休的架勢。

男人趕忙拿起床頭柜上的紙巾,手忙腳亂的擦拭着她的眼淚。

「星塵,都是我的錯,你打我罵我都行,別哭了好嗎?」男人的聲音極盡溫柔,安撫着她的心。

簡星塵吸了吸鼻子,哭唧唧的說道,「我想翻身。」

男人看着女孩趴在床上,頓時明白了,「星塵,鬆手,我去叫護士。」

女孩撇撇嘴,可憐兮兮的看向他,「你是嫌我胖,翻不動嗎?」

司墨寒眸色一緊,語氣帶着不確定,「我嗎?」

簡星塵用力點點頭,解釋道,「這點小事就不用麻煩護士了,她們可是很忙的。」

司墨寒看着女孩笑面如花的樣子,站那做了半天思想鬥爭,過去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男人逆天的顏值離自己近在咫尺,身上淡淡的松木味道讓女孩臉頰通紅,小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只能抓住他胸前的襯衫。

司墨寒的動作微頓,低頭看着眼前溫柔可人,軟萌乖巧的女孩,一時有些晃神。

「哎呦我勒個去,」安弘澤一進門,就看見兩人親密的樣子,下意識來了這麼一句。

簡星塵被進來的人嚇了一跳,慌忙鬆手,拉開了和他的距離。

安弘澤感覺一記眼刀飛了過來,趕忙解釋,「我,我是來看看她的情況的。」

司墨寒聽他這麼說,收斂起周身的冷氣,讓開位置退後幾步。

「安院長,好久不見,」簡星塵看着眼前穿白大褂的男人,禮貌的打招呼。

安弘澤看着女孩,眼中閃過驚訝,以前給她治療總是一副防備的樣子,好像要害她一樣,今天這是怎麼了。

司墨寒眼神帶着探究之色,確實感覺她哪裡不一樣了。

安弘澤很想直接問你腦子是不受傷了,但看到站在一旁的男人換成了別的。

「簡小姐,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比如頭暈。」

「沒有,就是感覺身上沒力氣,」女孩淡然的說著。

「那個沒事,休息幾天就好了,你先住院一個月吧!」

「什麼,一個月?」女孩滿臉委屈的看向司墨寒。

「這麼嚴重?」司墨寒並沒有看到她後背的傷,本以為只是劃傷。

「傷筋動骨一百天,我已經給她減少2倍了,」安弘澤無奈的聳聳肩,趁機離開了病房。

「我可以回家修養,小玄還在家,」簡星塵想做最後的掙扎。

「小玄有孫嫂看着,你在這好好休息,」男人語氣中帶着不容拒絕的堅定。

如果換成之前,女孩早就鬧起來了,但看她安安靜靜的坐在那,一時有些不適應。

「那個,我餓了,」女孩靠在枕頭上,兩隻手不停地繞圈。

「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司墨寒知道她有意支開自己,兜兜轉轉,甚至向自己示軟,只是為了逃出去嗎?男人嘴角帶着苦笑。

「想吃包子,廣貿大廈樓下的田記包子,」自己前世一直很喜歡吃,只是從沒和他說過,都是自己偷偷去吃的。

司墨寒沉默良久,拿上外套起身離開,出門之前微微側頭,淡淡留了兩個字,「等我。」

簡星塵臉上帶着笑意,看着緊閉的門緩緩說道,「這一世,無論多久,我都等你。」

女孩躺在床上,回想起上一世發生的事情,心被仇恨所淹沒。

「盧夢怡,孟子卿,我要你們生不如死。」

商場

「夢怡,這都幾點了,小塵怎麼還沒來?」孟子卿語氣中透着不耐煩。

「什麼,小塵還沒過去,不應該呀!我那時給她打電話應該已經在路上了,」盧夢怡趕忙拿起包離開了小區。

「我在這等好幾個小時了,連個人影也沒見到。」

「子卿哥,你別著急,小塵肯定是有事才去不了,我這就去鏡園找她。」

「別管她了,我們出去約會吧!」

盧夢怡強忍着想要給他一巴掌的衝動,現在還需要這個男人勾住小塵,這樣自己才有機會站在司墨寒身邊。

女人深吸一口氣,「子卿哥,等我,我馬上過去。」

掛掉電話後,盧夢怡一直給簡星塵打電話,但她的手機一直處於無法接通的狀態,急得她直跺腳。

♥(。→v←。)♥

司墨寒手中拿着包子坐在醫院外的涼亭中,煙抽了一根又一根。

「你這不怕熏到你的夫人嗎?」安弘澤摘下眼鏡放進兜里,坐在他對面。

司墨寒看向醫院大院中的水池,眼神黯淡無光「她早就離開了吧!」

安弘澤臉色沉了下來,思索片刻,「都已經5年了,你打算縱容她到什麼時候。」

想起他這些年大大小小受得傷,有簡星塵傷的,還有替她在司氏老宅那邊受得,有時候是真的佩服,他竟然能受住。

司墨寒沒說話,抬眸看向遠處的天空,表情晦暗不明。

安弘澤知道說了也白說,他對簡星塵的愛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無藥可救的程度。

我們幾個朋友都是難以理解,只能祈求這個小作精不要在亂來了。

司墨寒掐滅最後一支煙,起身回到病房,在轉動門把手的一瞬間,心裏忍不住期待,她會不會還在。

男人扶額笑出了聲,她怎麼會等你,怕早就趁機去找孟子卿了吧!

嘎吱一聲,病房門緩緩推開,男人抬眼的瞬間,女孩正氣鼓鼓的坐在窗台上看着自己。

「都已經2個小時了,我都快餓扁了。」

簡星塵委屈巴巴的看向他,當看到他手裡的包子時,眼睛瞬間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