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司墨寒簡星塵大結局 第10章_家遊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眾人面面相覷,直到有人注意司總的視線一直看向角落。

「小少爺怎麼來了,難怪今天司總不一樣,旁邊那個女人是誰了。」

「難不成司總有外遇了,」幾個人壓低聲音說著。

簡星塵聽着枯燥的彙報,只感覺比剛才更無聊,倒是司玄聽的相當認真。

女孩只能看着自己的丈夫發獃,這才是重生的第一天,想起晚上可能發生什麼事情,她的臉頰不禁泛紅。

兩人現在還是分房睡,想要讓他相信自己,看來的主動才行。

想起前世,他將自己關在鏡園,有次和孟子卿出去逛街被抓,那天晚上他強要了自己,沒過多久就查出懷孕了。

為了讓自己生下孩子,司墨寒以孟子卿的性命威脅,因此兩人的關係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甚至在重生前幾天,司墨寒喝多了想要自己,被自己用水果刀刺傷。

簡星塵越想前世的自己越氣,一個沒忍住,直接怒砸桌面。

「媽媽,」司玄被嚇了一跳,以為她生氣了。

會議室瞬間安靜無聲,所有人的視線都移到她的身上。

簡星塵反應過來,臉像煮熟的蝦子,腦袋都快埋到了桌子下面。

司墨寒拳頭緊握,淡淡開口,「繼續。」

經理聽聞,繼續彙報。

「小玄,我去趟廁所,」簡星塵聽到周圍又恢復了氣氛,腳底抹油的離開了會議室。

「夫人,會議開完了嗎?」寧赦看她滿臉通紅的跑出來,上前詢問。

「廁所在哪裡?」

「那邊轉角,」寧赦指了下左邊。

簡星塵將包丟在洗手台上,用冰水拍打自己的臉。

「能不能不要再給他丟人了,」女孩對自己剛才粗魯的行為深感後悔。

簡星塵無精打採的從衛生間出來,遠遠便看見站在會議室門口的父子兩人。

司玄看她走過來,躲到爸爸身後,眼中帶着水霧,「媽媽,是不是我惹你生氣了。」

簡星塵的腳步停下,看着委屈的男孩,「小玄,為什麼這麼說?」

「剛才你生氣了,」司玄不敢靠近,怕惹她生氣。

她看向男人晦暗不明的表情,知道兩人肯定誤會,趕忙解釋。

「是媽媽的錯,給你們丟人了,」女孩半蹲,一臉愧疚的看着司玄。

男孩眨巴眨巴眼睛,鬆開男人的手走近她。

「不會,媽媽臉紅的樣子很可愛,」男孩小手懟了下她的臉頰。

司墨寒些許蹙眉,一把拉過了他,「小玄,先讓寧赦送你回去。」

「我想和你們一起回去,」司玄以前從不敢違背爸爸的話,但現在不一樣了,有媽媽在。

簡星塵看着男孩求救般的眼光,心都軟了,剛抬頭想要幫他說話,接觸到男人的視線時,硬硬的嚇了回去。

「小玄,現在天都快黑了,你該回去吃飯了,爸爸媽媽一會就回去。」

看着被拉走的小玄,簡星塵一臉我也怕的表情。

「我們不回去嗎?」

司墨寒看着如同驚弓之鳥的女孩,眸色陰冷,「你很怕我?」

「一點點而已,」簡星塵用手比划了下。

「走,」司墨寒留下一個字,走在前邊。

20分鐘後,車子停在一個五星級大酒店門口。

「下車,」司墨寒沒有理會嘴巴張得老大的女孩,徑直走下車。

「這,這是要帶我來開房嗎?」簡星塵看向去前台拿鑰匙的男人,心臟撲通撲通的亂跳。

酒店頂樓,房間內偌大的落地窗能俯瞰A市的夜景。

男人看着站在門口滿臉通紅的女孩,淡漠開口,「今天你睡這。」

「你不在嗎?」簡星塵下意識開口。

男人眸色一緊,良久,「在旁邊,不早了,睡吧!」

女孩追出去時,男人已經拿着房卡走進了旁邊那間房,並關住了門。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簡星塵站在走廊有些懵,但總感覺他有事瞞着自己。

時間來到晚上9點,女孩聽到對面有微弱的開門聲,眉頭一緊,「這麼晚了他要去哪裡。」

等到樓道沒聲音,女孩趕忙跟了上去,乘坐另一架電梯前往一樓。

看着男人開車離開,自己趕忙招手攔停一輛得車,跟在後邊。

簡星塵聞到了冒險的味道,自己雖然隱退,但好賴也是傭兵組織里傳說級人物血魘。

前世被司墨寒囚禁,又怕孟子卿嫌棄自己是個殺手,所以才申請隱退。

「這不是回鏡園的路嗎?難不成他有東西忘拿了。」

女孩腦中閃過疑惑,看男人走進鏡園,才發現大門口停了1輛轎車。

「是公公婆婆,」簡星塵眸色一冷,肯定是因為白天小玄被綁架才來的。

女孩付完車錢,從鏡園西邊的牆頭跳了進去,躲在了客廳窗戶下。

「你還護着她,要不是簡星塵將小玄帶出去,怎麼會有綁架的事情。」

司戰國手拍在桌上,面上帶着怒意。

「墨寒,無論如何,我們今天一定要帶走小玄,那個女人根本沒把他當成兒子,」舒諾眼角帶着淚水。

「她已經變了,」司墨寒坐在沙發的另一邊,面無表情。

「笑話,她人呢?」司戰國臉上帶着怒意。

「她不在,今天的事情是意外,星塵也受傷了。」

司戰國冷哼一聲,在他眼裡,簡星塵磕碰都算重傷。

「家有家規,這次事情總該有個處理,」司戰國眼神微眯,「你還要替她受嗎?」

「我說了,這件和她無關,該受的鞭刑後天早上我自會去前堂領。」

「你,你是不要命了,這個月你都替她領了多少罰了,」舒諾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司墨寒沒說話,眼睛看向窗外淅淅瀝瀝的小雨。

「媽,3天後我去接小玄。」

兩人相視一眼,沒在說話,嘆口氣離開了鏡園。

簡星塵坐在窗戶下面,雨水打濕z了她的衣服,女孩看向若隱若現的星光,起身離開了鏡園。

司墨寒回到酒店,換好衣服後站在女孩的門口按響門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