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民間第一禁忌 第9章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張師傅,先吃點餅墊墊肚子,咱們等會找個地方吃飯。」

我去路邊超市買了兩瓶汽水和一大袋旺旺雪餅,回到車裡。

「原來您喜歡吃這餅啊,我也愛吃。」張師傅笑道。

「小時候經常吃,今天吃着比較應景。」我笑着把汽水開了遞過去。

「應景么?」張師傅愣了一下,隨即笑道,「是是是,誰不喜歡興旺發達呢!」

我也沒解釋。

兩人在車裡吃了一點,張師傅就繼續開着車上路,大概在半個鐘頭以後,車子進入了梅城。

「變化挺大的。」

我看着窗外的夜景,不由得想起我和爺爺第一次坐麵包車來到梅城時的情景,一時眼眶有些濕潤。

「您什麼時候來的梅城?」張師傅問。

「十年前了吧。」

「那就難怪了,這十年時間,梅城的變化可大了,就說那曹家老宅好了,您現在去一看,保管嚇您一大跳!」張師傅笑道。

「曹家老宅怎麼了?」我問。

「咱們去看看就知道了。」張師傅加了一腳油門,朝着梅城西南角駛去。

我記得曹家祖宅的確是在梅城西南,不過等張師傅把車開到地方,指着前面跟我說,那就是曹家祖宅的時候,還是讓我吃驚不小。

只見眼前好大一處莊園,燈火輝煌,氣象萬千,其規模之大之氣派,比起記憶中的曹家祖宅,勝過十倍有餘!

「要說這是座宮殿都有人信!」張師傅感嘆道,「不過也活該人家享福,就說曹家的子孫好了,那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曹松應該有四個子女吧?」我問。

「是,曹老闆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這三個兒子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唉,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張師傅很是艷羨,「對了,曹家的二少爺跟您還是同行呢。」

「同行?風水么?」我有些意外。

「對對對,聽說這曹家二少爺不喜歡經商,反而喜歡風水這個行當,梅城鼎鼎大名的谷大師,就是曹家二少爺的師父。」張師傅道。

「張師傅你還知道不少啊。」我笑。

「嗐!」張師傅擺擺手笑道,「我有個老表,他女婿就是在曹家做事的,而且是很得力的那種,我老表經常讓我順路去看看他閨女,所以知道不少事。」

「原來是這樣。」我恍然笑道。

「曹家雖說是人才輩出,不過要跟曹家那位四小姐比起來,曹家所有人就又都被比下去了!」張師傅感嘆道。

「怎麼說?」我知道他說的是曹雪蓉。

「這位曹三小姐,不僅模樣長得好,而且從小聰明伶俐,溫柔善良。」張師傅道。

我心想,模樣好、聰明伶俐也就罷了,至於這溫柔善良么,要是張師傅看到當日的曹雪蓉,只怕是再也說不出這樣的話。

「大傢伙都在傳,說是曹家九代行善積福,終於出了個曹三小姐這樣的天命貴女,命格貴不可言,是九天上的鳳凰,不是凡人!」

「嗯,挺厲害。」我點頭。

大概是看我有些不以為然,張師傅又道,「這事說起來還真挺神奇的,那位曹三小姐九歲那年,曹家來了一位仙人,收了曹三小姐做弟子。」

「這世上哪有什麼仙人?」我笑。

「大家都是這麼傳的,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張師傅呵呵笑道,「不過當時曹三小姐拜師時候的神奇情景,很多人都看到了。」

「怎麼個神奇法?」我來了興趣。

「當時很多人看到,曹三小姐穿着一身白色長裙,跟個小仙女似的,手裡拎着一盞雕着青色蓮花的白玉燈拜師。」

張師傅說到這裡,怕我不太清楚,又解釋道,「那盞白玉燈啊,據說是曹家的傳家之寶,是曹三小姐專門挑選的拜師禮。」

我聽得一陣好笑。

雕着青色蓮花的白玉燈,那分明就是我爺爺送給曹雪蓉的聘禮,居然被他們說成了自家的傳家寶,還真是沒臉沒皮!

「曹三小姐那一拜,可不得了咯!」張師傅激動地道,「當時不知從哪裡忽然間飛出了一大片的螢火蟲,在曹家祖宅上空漫天飛舞,更讓人吃驚的是,曹家的所有樹都突然間開了花!」

「大家都在傳,說這是星河倒掛,枯木逢春,是大吉之兆!」

「果然,從這天以後曹家就更加興旺發達,節節高升,您說這事玄乎吧?」

「挺玄乎。」我點了下頭,又問道,「那這曹雪蓉後來怎麼樣了?」

「那曹三小姐拜師後,就跟着她師父走了,至於去了哪裡,那咱們就不知道了,不過據說每年曹三小姐也會回梅城一趟,所以曹家老宅外經常有不少人駐足,就是想着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有幸目睹曹三小姐的芳容,沾沾福運。」張師傅笑道。

「就是這些人?」我指了指曹家大宅外面排隊的人群。

「那倒不是,這些人是來領曹家福金的。」張師傅看了一眼,笑着說道。

「福金?」

「那是曹家立的規矩,只要是真正遇到困難的,都可以去曹家領取一筆錢,就叫做曹家福金,每天有十八個名額。」張師傅解釋道。

我倆正說著,突然聽到曹家大宅那邊傳來一陣喧嘩。

只見一人衝出人群,跪倒在大門口咚咚咚地磕頭。

「怎麼回事?」張師傅詫異地瞅了一眼。

突然「唉喲」了一聲,叫道,「好像是我那個老表,您在這裡,我去看看!」

說著就慌慌張張地開門下車,跑了過去。

我見那磕頭的人,是個穿着樸素的老漢,張師傅跑過去想拉他起來,對方卻是執意不肯。

在圍觀眾人的議論聲中,從曹家大宅里走出一個中年男子,慌忙跑過去把那老漢給拉了起來。

等看清這人的樣貌,我一時間有些恍惚。

這不是當年把我從墳頭嶺挖出來的那個浩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