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民間第一禁忌 第2章_家遊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在我九歲生日的前一晚,爺爺打了口棺材,把我埋進了亂墳崗。

這是我們家的奇怪規矩。

從三歲開始,爺爺每年都要替我打一口棺材,第一年是柳木棺,第二年是柏木棺,第三年是檀香棺……

棺材裏先鋪一層雞骨頭打底,再灑一層方孔銅錢,等我躺進去之後,又在身上覆蓋一塊黃色經帛,密密麻麻寫滿往生禱文和勸人棄惡從善之語。

這些字如蠅頭,色成紫黑,都是爺爺用他的血寫成的。

最後是封棺入土,埋入地下三尺。

第一年,我在地下埋了兩個鐘頭,被爺爺挖出來的時候,小臉已經憋得青紫。

等我緩過勁來,爺爺就開始教我一種閉息法,讓我可以在密閉的棺材裏活得更久。

今年是第七年,用的是一口很普通的石棺,打造的十分粗糙,沒有任何花巧。

這次在地下總共埋了三天,爺爺才把我給挖了出來。

以往這個時候,爺爺都會下廚做一大桌子菜,我們祖孫倆坐下來歡歡喜喜地補過生日。

可這一回,爺爺只給我做了一碗長壽麵,就把自己關進了屋子裡。

第二天一大早,爺爺帶着我坐了整整一天的車,找上了一戶姓曹的人家。

這戶曹姓人家,在當地是名門望族,據說祖上還出過大官,不過他們對我爺爺卻是異常恭敬,知道我們要來,一大堆人早早地就擠在門口迎接 。

我雖然從小就跟着爺爺學風水,但我直到此時才知道,原來我爺爺以前在風水界赫赫有名,地位極高!

只是後來無意中在墳地撿到了我,萌生退意,這才金盆洗手,帶着我回到了老家隱居。

我們被迎進曹家後,我爺爺只撂下了一句話。

「我可以解決鎖龍穴,救你們曹家一命,但有個條件。」

這個條件就是雙方立一份婚約,讓我跟曹家的一個孫女訂婚。

按照我爺爺的要求,從立好婚約開始,我倆就得綁上紅繩,白天同住一間房,晚上同睡一口棺材。

到了二十歲正式成婚,而且第一次洞房,也必須在棺材裏。

只有等婚禮結束後,才能斬斷紅繩。

曹家人一聽,立即迫不及待地答應了下來。

我知道爺爺很可能是要替曹家逆天改命,這在風水上是大忌,稍一不慎,那就是滅頂之災!

這種要我爺爺拿命換的婚約,要來幹什麼?

我拉着爺爺就要回家!

可爺爺卻告訴我,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給我續命的辦法。

原來爺爺在撿到我的時候,就發現我後背有一大片古怪的青色胎記,跟紋身一樣,像極了一座閻王殿!

爺爺說,我這是萬中無一的閻王命,極其尊貴,又極其陰邪!

這樣的命格,又哪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爺爺窮盡了心思,也只能磕磕碰碰地把我拉扯到九歲,但接下來他也無能為力,只能找上了曹家。

「那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我不死心。

「有。」爺爺點了一下頭,隨即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但你做不到。」

我不服氣地問是什麼辦法。

爺爺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除非你能有閻王的本事,成為這人間的活閻王,那自然就沒問題了!」

我一下子呆住了,這怎麼可能?

「要是做不到,你小子就給我老老實實留在曹家,這樣或許咱們祖孫倆還有見面之日!」

當天晚上,兩邊就立好了婚約。

跟我訂親的曹家孫女,名叫曹雪蓉,長得粉雕玉琢,十分漂亮。

爺爺喝了一口我們倆敬的茶,慈祥地摸了摸我的頭,溫言說道,「知道爺爺為什麼給你取名叫林壽嗎?好好活下去。」

之後把一盞青蓮白玉燈留給了曹雪蓉當做聘禮,就離開了曹家。

從這天開始,我們兩個小孩子就在一個屋檐下同吃同睡。

曹雪蓉對我出奇的好,替我脫鞋,親自端熱水給我洗腳,晚上在棺材裏冷,她就緊緊地抱着我,替我驅寒。

一度讓我覺得,除了我爺爺之外,我在這世上又多了第二個親人。

直到兩個月後的某個深夜,曹家祖墳所在的青龍山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地動山搖!

曹家人激動得連夜把所有人叫起來,到祠堂祭拜祖先,第二天更是大擺宴席慶賀。

我知道事情肯定是成了。

可就在當天晚上,曹雪蓉當著我的面剪斷了紅繩,指着我道,「只要他碰過的東西,全給我扔了!」

我心裏咯噔一聲,問她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曹雪蓉漂亮的小臉上布滿寒霜,冷笑道,「你爺爺那老東西,算出我的命貴不可言,是九天上的鳳凰,就逼我跟你定親,讓你這賤命來沾我的光!」

「要不是我爸媽叫我這麼做,我會讓你這種賤命玷污我?一想起來我就噁心!」

曹雪蓉滿臉厭惡,「都怪你爺爺那個老狐狸,等了兩個月就是不動手,那我就只好裝給他看!」

我實在難以相信,這麼惡毒的話居然會出自一個九歲的小姑娘之口。

「既然你討厭我,那我走就是!」

我故意怒氣沖沖地罵了一句,扭頭就走。

爺爺可能已經出事了,我現在能做的就是趕緊逃出去。

「他要是敢跑,就給我打斷腿!」

只聽曹雪蓉一聲令下,一群人就手持棍棒圍了上來,把我堵在了門口。

我出不去,只好退回來譏笑道,「你這雙手還替我洗過臭腳呢,你不得剁了?」

「你找死!」曹雪蓉勃然大怒,搶過一根棍子,就劈頭蓋臉地朝我抽了過來。

我一把抓住,把她拽了過來,抓過桌上的一個玻璃瓶敲碎了,架在她脖子上喝道,「都給我滾開!」

挾持着她向外走。

就在快到門口的時候,曹雪蓉突然從袖子里拔出一把匕首,朝我刺了過來。

猝不及防之下,我只好猛地把她一推,險險避開,曹雪蓉啊的慘叫一聲,卻是被自己的匕首在左臉上划了一下。

雖然只是划了一個小小的口子,卻把她嚇得臉色煞白。

我趁機向外疾沖,接連躲過一群人的堵截,眼看着就能翻牆逃出去,突然間眼前人影一晃。

我不及閃避,直直地撞在了那人身上,頓時就像被一輛卡車碾中,轟地倒飛了回來,在地上骨碌碌打滾。

一個臉色焦黃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一腳踩斷了我的左腿,緊接着又把我的手腳全部折斷。

「你居然敢傷我的臉,你怎麼敢的,你怎麼敢的?」

曹雪蓉一手捂着左臉,一手提着匕首過來,一刀一刀地往我手掌上瘋狂刺落,大叫道,「手筋呢?手筋怎麼挑的?」

「小姐,這樣差不多了,你這小傷可以治的。」焦黃臉男子勸道。

「你給我閉嘴,我要挑了他的手筋腳筋!」曹雪蓉尖叫道。

「是,那我來吧。」焦黃臉道。

「你教我怎麼挑,我來!」曹雪蓉惡狠狠地道。

焦黃臉沉默片刻,抓住我的左手,在手腕上指了指,「挑這裡。」

曹雪蓉兇悍地一刀刺了下來,由於不熟練,我的手腕腳腕被她割得血肉模糊,鮮血濺到了她雪白的裙子上。

我知道被挑了手筋腳筋是什麼下場,就算不死也成了個廢人,但我答應過爺爺,要好好活下去的。

我咬緊着牙關,一聲不吭,靠着身子扭動,吃力地向外爬去。

突然一群人從外面跑了進來。

「怎麼回事?蓉兒你這是幹什麼?」曹父大驚失色。

「他劃傷了我的臉,我要弄死他!」曹雪蓉怨毒地大叫。

「他爺爺雖然死了,但這小子留着還有用。」曹父皺眉。

我胸口像是驟然被巨錘砸中,兩耳嗡嗡作響,雖然我早有不好的預感,但此時聽到曹家人親口說出來,還是差點暈死了過去。

「我不管,我就要他死,我就要他死!」曹雪蓉尖叫。

曹父無奈,擺了擺手吩咐道,「拖下去弄死吧,手腳乾淨點。」

「不行,這樣太便宜他了!」曹雪蓉不肯,「他不是喜歡睡棺材嗎?那就讓他睡個夠!」

「你們趕緊給他上藥,別讓他死了,我要把他封棺活埋到山裡,等死了再挖出來釘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