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民間第一禁忌 第10章_家遊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相比那個時候,此時這浩哥唇上蓄了鬍鬚,人也發福了一些,頭髮梳得油光滑亮,穿着也是十分考究,頗有派頭。

之前我還想着,曹家目前氣運太強,就像一棵參天大樹,如日中天,得先把他們的根底給挖一挖,逐漸動搖根基。

這不就來了么?

只見那劉@浩把老漢拉到一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之後就轉身回了曹家大宅。

緊接着,就見張師傅帶着老漢往這邊走了過來。

「小林老闆,實在抱歉啊,這是我老表,家裡出了點事。」張師傅不好意思地給我介紹。

「大叔先上車說話。」我笑着招呼道。

「對不住,打擾您了。」老漢滿臉歉意,一直衝着我點頭。

等二人回到車上,聽張師傅一說,才知道這位老漢姓楊,看着滿臉皺紋,十分蒼老,但其實比張師傅也大不了多少。

「剛才是怎麼回事?」我問了一句。

「唉,剛才我不是跟您提過,有個老表的女婿是在曹家做事的,就是楊老哥。」張師傅嘆了一口氣道。

「大叔的女婿就是剛才那人?」我還真是挺意外。

「對,那人叫劉@浩,在曹家很受重用,我每次到梅城來,楊老哥都要拜託我去劉家看一看秀玉。」張師傅點頭道,又補了一句,「秀玉就是楊老哥的閨女。」

「那楊大叔這次到梅城,是來見閨女么?」我恍然問。

「是啊,可惜一直沒見到。」

張師傅說著,在楊大叔肩膀上輕拍了一下,「老哥,你把事情從頭到尾跟小林老闆說說吧,他是很有本事的人,說不定能給你拿個主意。」

「好好好。」楊大叔連連點頭,抹了抹老淚道,「大概三年前的一個晚上,我閨女秀玉突然打了個電話回來,說是要結婚了。」

「我和我老伴都吃驚不小,當時我閨女還在讀書,大學都沒畢業,怎麼突然間就要結婚了?而且之前也從沒聽她透過半點風聲。」

「我在電話里就勸我閨女,說婚姻大事要慎重,千萬別操之過急,再怎麼樣也得把人帶回家看看才行。」

「不過秀玉說,男方的家庭和人品都很好,而且是在梅城的曹家做事,等過幾天把我們接過去看看。」

「我找人打聽了一下,才知道這曹家大名鼎鼎,不僅有錢有勢,而且還是梅城首善,我倆就在想,我們那女婿既然能在曹家做事,而且還很受器重,那肯定是差不了的。」

「等幾天後,劉家派了人過來,把我和老伴接了過去,這一看,我們這女婿雖然年紀稍微大點,但品性還有家庭條件,都是一等一的,再加上秀玉樂意,我們老兩口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接下來很快就辦了婚禮,婚禮很倉促,就在家裡請了三桌人,我和老伴當時就有點犯嘀咕,別說是劉家這樣的家庭,就算是我們農村裏面,也不至於這樣啊。」

「唉,不過那會兒我們也沒有太多想,等婚禮結束後,也就返回了老家。」

「這之後我們和秀玉也經常通電話,聽說她婆婆對她跟女兒一樣,女婿也體貼,我們也就放心了。」

「不過慢慢的,兩邊的電話就少了,我打秀玉的手機,經常都是打不通,有時候難得接通了,也是草草說了幾句,就說有事掛了。」

「我就覺得很奇怪,問秀玉是不是有什麼事,但一直也問不出什麼,我就跟我閨女說,你都嫁過去那麼久了,什麼時候跟女婿一起回來看看。」

「秀玉還是說忙,走不開,說等有空了一起過來,我跟老伴商量了一下,既然閨女沒空,那就我去看看他們。」

「結果這一去,只見着了我女婿,說是秀玉正好有事出遠門了,我只好給秀玉打電話,秀玉倒是接了,說的話也跟女婿說的一樣,在外辦事情,暫時回不來。」

「我在劉家等了幾天,一直沒見秀玉回來,實在是等不住,就只好回去了。」

「後來我就拜託老張,到梅城的時候就去劉家看看秀玉。」

「是,這幾年我去過劉家差不多也有幾十趟,見到秀玉的次數不多,加起來大概五六回吧,每次也說不上幾句話,秀玉就說有事,得先去忙了,我只好把楊老哥他們捎的東西放下就告辭了。」張師傅點頭道。

說到這裡,他嘆了口氣道,「秀玉這孩子也是我從小看着長大的,很好的一個孩子,但自從嫁人之後,總感覺……感覺有些生分了。」

我問張師傅,還有沒有其他什麼感覺異常的。

張師傅想了半天,搖了搖頭說沒有。

「老張說得沒錯,不單單是你這樣想,我和我老伴也有這種感覺,總覺得秀玉自從嫁進劉家後,就不一樣了,跟我們說話的時候,也很是冷淡。」楊大叔憂心忡忡地道。

「我老伴說,可能是玉秀嫁進了大戶人家,說話做事就得講規矩,不好跟以前一樣,可我總覺得事情有點奇怪,玉秀是我的閨女,這孩子是什麼樣的品性我最清楚。」

「所以我經常叫老張順道去看看秀玉,就是怕這孩子出什麼事。」

「自從秀玉的弟弟出事以後,我老伴的身體就一直不好,再加上想念女兒,在半個月前突然間就病倒了,一病不起。」

「秀玉還有個弟弟么?」我問。

張師傅嘆了口氣,給我解釋道,「楊老哥家裡本來有兩個孩子,可惜小兒子走丟了,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

我點了下頭,沒有繼續問下去。

這對於任何家庭來說,都是一道永遠無法痊癒的傷疤。

「我老伴病得迷迷糊糊,什麼都吃不下,就惦記着秀玉,想着見閨女一面,我趕緊就給秀玉去了個電話,想着這回閨女總該要回來了吧?」楊大叔說到這裡,紅着眼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結果你們知道秀玉說什麼,她讓我們去醫院,醫藥費什麼的,她都給我們打過來,但是她現在太忙了,實在回不來。」

「我當時氣往上沖,實在沒忍住,就把她給罵了一頓!」

「秀玉可能也是氣着了,就掛了電話,之後我再打過去,她就再也不接了。」

「我實在沒辦法,就親自跑來梅城,想着去劉家找秀玉道歉,再讓她陪我回去看看她媽。」

「可我連着去了劉家好幾趟,都沒見到秀玉,一問就是出去辦事了,我找女婿,女婿也不在。」

「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就跑到曹家大宅這邊來,想着把女婿給堵住問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