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仙尊歸來 第2章_家遊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安合市人民醫院的一間普通病房中。

莫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怔怔地看了半天,這才確定,自己真的重生回到了地球。

莫海記得,現在的自己剛畢業,在一家傳媒公司上班,現在還在實習期,一個月只有3000塊。

昨天晚上部門聚餐,在KTV唱歌的時候,莫海看到部門經理王揚在騷擾陳曼雪!

這陳曼雪心地善良,在莫海剛進入公司時,給過莫海不少幫助,所以看到陳曼雪被欺負,莫海頓時酒意上涌,不顧一切地站出來制止。

這可惹惱了王揚,盛怒之下,直接一個啤酒瓶朝莫海砸下,然後莫海就暈了過去……

自從這件事情之後,莫海徹底得罪了王揚,在公司之中難以立足,最後不得不離職。

想起前世在地球上的種種事情,莫海不由心底一陣憤怒。

前世的自己一生平庸,活得很窩囊,愧對了很多人,但這一世,他一定不會讓前世的人生重演!

「嘟嘟嘟」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莫海的思緒,莫海拿起手機一看,是一位備註為李叔叔的人打來的。

莫海稍微想了想,就想起了這位李叔叔的事情。

這位李叔叔名為李建明,是莫海父親的戰友,退伍之後就開始下海經商,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現在也算是安合市有點臉面的人物,身價數億!

前世莫海來安合市,本來是不願打擾李建明的,但是不知道李建明從什麼地方知道了莫海到了安合市的消息,非讓莫海去他家裡住,還說要給莫海找工作,莫海無奈,只好硬着頭皮去了一次。

但是那次做客,卻讓莫海渾身不自在。

在李建明豪華的別墅中,面對一桌子美食,莫海食之無味,除了李建明一直在和莫海聊天之外,李建明的老婆鄭秀珠,女兒李欣雨,態度冰冷,並不歡迎他,還時不時地冷嘲熱諷,讓莫海極為尷尬,後來就再也沒有去過李建明的家……

不過既然重活一世,這一次,他自然不會再像前世那麼自卑了!

「喂,莫海啊,聽說你受傷了,嚴不嚴重?」

電話里傳來李建明有些急促的聲音,莫海聽得出來,這李建明是在真的關心自己。

「沒事的,李叔,只是稍微蹭破了點皮。」莫海輕笑着說道。

「沒事就好。」

李建明聞言鬆了口氣,「對了,今天正好是周六,中午來我家中吃飯吧,我讓欣雨去醫院接你,可不要拒絕,叔叔今天有話對你說,你一定要來!」

「好。」莫海想了想,沒有拒絕。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在醫院稍微等一下,我讓欣雨現在就去接你。」李建明笑道。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

醫院門口,一輛紅色的保時捷911跑車停在路邊,李欣雨戴着墨鏡,正坐在車子中低頭玩手機。

莫海走了過去,敲了敲車窗戶,李欣雨這才抬頭看了一眼莫海,眼中有着毫不掩飾的嫌惡之意。

她當然知道她老爸的想法,居然想撮合自己和莫海,看莫海這一身土鱉的樣子,這不是將她往火坑裡推嗎?!

不過還好,她老媽和她是站在統一戰線的。

李欣雨將副駕駛車門解鎖,莫海這才坐到車上。

莫海前世和李欣雨接觸不多,說過的話都沒有超過三句,不過這李欣雨長得的確漂亮,前世莫海也知道李叔叔有意撮合自己和他女兒,莫海一個血氣方剛的單身漢,面對李欣雨這個大美女,存在一些美好的幻想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現實卻是,前世的莫海在李欣雨面前,自卑的頭都不敢抬起來。

李欣雨斜睨了莫海一眼,警告地說道:「系好安全帶,還有,別亂動我車裡的東西!」

莫海淡淡一笑,沒有和李欣雨計較。

跑車一路轟鳴,很快開進了安合市的玫瑰園別墅區,安合市現在的房價平均一萬五一平方,玫瑰園別墅區的別墅,一套要兩千萬左右,能住在這裡的人,都是有些身價的。

一棟豪華的別墅客廳中,見莫海走了進來,正在看報紙的李建明連忙站起迎了上去。

「莫海啊,今天可要陪叔叔多喝幾杯啊。」李建明笑道。

「沒問題。」

莫海笑了笑,現在的莫海,可不是以前那個自卑、拘謹的男生了,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極為自信的氣場。

李建明眼睛一亮,他沒想到,才一個月不見,莫海的氣質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看來自己的眼光不錯,這莫海不愧為自己戰友的兒子。

「老公,吃飯吧,我下午還約了蔣太太她們去做SPA。」

一旁的鄭秀珠不耐煩地說了一句,要不是李建明剛才再三告誡她,不要對莫海擺臉色,鄭秀珠恐怕連看都不看莫海一眼。

菜過五味,酒過三巡,李建明喝得有些微醺,突然放下酒杯,一臉鄭重地看向莫海。

「莫海,叔叔今天喊你來,其實是有一些話想對你說,你父親和我的關係,你應該知道吧,但是有一件事情,你父親肯定沒有對你說,你父親的背部,是不是有一條刀疤?那條刀疤,是當年我和你父親在一次追擊逃犯的時候,你父親為了救我挨的一刀,這件事情,我銘記於心。」

「所以我和你父親,不僅僅是戰友,更是生死之交!雖然這些年,大家因為忙,見的面少了,但是情誼卻是永遠不會忘的,所以我希望你和我不要見外。」

李建明真情流露,讓莫海都微微動容。

「放心吧,李叔叔,你說的,我都知道,我不會和你見外的。」莫海笑道。

「那就好,對了,你那個公司也不用待了,叔叔已經幫你重新找好了一份工作,星期一你就可以去報到了。」

「這個就不用了。」莫海搖了搖頭。

「你還是和叔叔見外,叔叔可就不高興了。」李建明臉色頓時一沉,佯裝不悅。

「這個真不是見外,工作的事情,我自己能解決。」莫海看着李建明,認真地說道。

李建明微微錯愕,恍惚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莫海的眼神讓李建明沒來由地對莫海這句話產生了信任,現在的莫海,和第一次來他家中做客的時候氣場完全不同。

回過神來,李建明突然拍着莫海的肩膀,欣慰地笑道:「好,有魄力,那叔叔也就不強求了,但是什麼時候,你有困難,隨時來找叔叔,叔叔肯定不遺餘力。」

莫海笑了笑,並不答話。

李建明根本不會想到,今天的這一番話,為他以後帶來多少福蔭。

「老公,你喝多了,晚上你還有酒局。」

鄭秀珠皺眉,她是很煩自己老公提什麼戰友,當年啥的,在鄭秀珠看來,現在這個社會,金錢至上,權利至上,沒錢沒權,誰跟你談感情。

李建明的確有點喝多了,不過腦袋還是清醒的,晚上的確還有一場酒局,是和市裏面的一些重要人物,不能耽誤,所以笑道:「也對,莫海啊,叔叔我晚上的確有事情,今天就點到為止了,以後有機會,咱們再一醉方休!」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欣雨,下個周末,是謝家老爺子最小的那位孫女謝雨桐的成人禮,謝家舉行了一個舞會,邀請了咱們安合市有頭有臉的人都去參加,我們家也有幸被邀請了,既然是舞會,自然要有舞伴了,就讓莫海給你當這個舞伴吧。」

李欣雨聽到這個消息,原本是一臉振奮,但是聽到要讓莫海當她的舞伴,她立馬就變了臉。

「爸,我不要他當我的舞伴,要是他當我的舞伴,我估計要成為全場舞會的笑柄了,我自己去找舞伴!」

「這件事情,由不得你,就這麼決定了!」

聽了這話,李建明眉頭一皺,不怒自威,李欣雨還是有點怕這位老爸的,心中雖然不甘心,但是又不敢頂嘴。

「莫海啊,這次機會難得,你也要抓住機會,現在踏入社會了,人脈很重要,而這種交際場合,就是結識人脈的最好時機。」李建明對莫海諄諄說道。

「那……好吧,下個周末我就去一趟。」

莫海也不好拒絕李建明,李建明都這麼說了,自己要是現在拒絕,豈不是讓李建明下不來台。

一旁的李欣雨,見莫海居然真的同意了,不由蹙眉,這莫海上次來還有自知之明,怎麼現在臉皮變得這麼厚了,那種舞會,是他這種人能去的地方嗎?也不嫌丟人?

「李叔叔,飯也吃了,我就先回去了。」莫海見差不多了,於是便起身告辭。

莫海還要回去修鍊呢,當務之急,是儘快提升實力,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給莫海安全感。

「不用着急啊,今天是周末,正好欣雨也沒事,你和欣雨都是年輕人,要不你們一起出去玩玩吧,可以看看電影啥的。」李建明笑道。

聽到這裡,還不等莫海拒絕,李欣雨就忍不住了,激動地喊道:「爸,開什麼玩笑!我才沒工夫和他去看電影,我下午已經和我的閨蜜們約好要一起去游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