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仙尊歸來 第1章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1章

莫海臉色平靜,不急不緩地拿起了桌上凌亂的設計方案,這些設計方案,可是莫海加班了一個星期才完成的,可以說是莫海的心血,可到了王揚眼中,就變得狗屁不通了。

「王經理,莫海的這份設計方案,我也參與了,雖然不是很完美,但是也不至於狗屁不通,你這麼說,恐怕有些過分了。」陳曼雪見莫海不吭聲,還以為莫海畏懼王揚的**,連忙站了出來不滿地說道。

「陳曼雪,到底你是經理,還是我是經理啊,我說狗屁不通,就是狗屁不通。」王揚見陳曼雪竟然幫莫海說話,火氣更盛,這陳曼雪也是不識抬舉的貨色,自己看上她,是她的福氣,她竟然還一再拒絕。

「你這是濫用職權,我可以去投訴。」陳曼雪火氣也上來了,語氣也變得凌厲起來。

「你去投訴啊,恐怕你還不知道吧,我的二伯就是公司的董事之一。」王揚冷笑。

看到王揚這副囂張的模樣,陳曼雪氣得心中都鬱結了,根本拿王揚沒辦法。

「就這點小事,動動手,就解決了,何必去投訴呢。」突然,將桌上設計文案整理好了的莫海淡淡開口說道。

莫海的語氣很是淡然,還帶着一抹戲謔之意,這讓王揚聽在耳中極為的不舒服。

「動手?呵呵,怎麼?你小子想動手啊。」王揚趾高氣昂地打量莫海,神態蔑視,淡淡開口。

莫海站起,嘴角勾勒出一抹淺淺的笑意,然後揚起手中的設計文案,就直接朝王揚抽去。

「啪」的一聲脆響,王揚直接被莫海抽到了地上,莫海出手已經留情了,要不然以莫海現在的修為,這一擊能將王揚的腦袋打爆。

這一幕,猝不及防,所有人都傻眼了,莫海平時在公司里,很是老實,誰能想到莫海竟然真的敢動手打王揚。

王揚倒在地上懵逼了好一陣,才緩過勁來。

「莫海,你敢打我,你找死。」王揚站起,火冒三丈,揮舞拳頭,就朝莫海打來。

「啪」

又是一聲脆響,王揚的臉上又挨了一下,這一巴掌更狠了,直接將王揚的牙齒打掉一大半,王揚疼得直接暈了過去。

「莫海,你,你竟然將王經理打死了。」有人驚慌地說道。

「他沒這麼容易死。」莫海淡淡一笑,見陳曼雪桌子上有一杯水,便直接拿起,潑到了王揚的臉上,王揚打了一個激靈,很快蘇醒過來。

「好了,王經理,咱們倆現在互不相欠,你周五晚上賞我一個啤酒瓶,今天我賞你兩個耳光,扯平了,而且看在你我是同事的份上,我勸你一句,以後你可以得罪任何人,但就是不能得罪我。」莫海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臉頰痛苦萬分的王揚,淡笑說道。

王揚心中憤怒衝天,但是奈何嘴巴已經麻木了,根本說不出話來。

「你們還愣着幹嘛,趕緊送王經理去醫院啊,要是晚了,可能會失血過多而死。」莫海笑道。

一群人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幾個男的扶起王揚,將王揚送往醫院了。

「莫海,你,你剛才下手,是不是太狠了一點?這王揚不是善類,你今天打了他,他不會放過你的。」陳曼雪一臉擔憂地說道,今天的莫海,讓她太陌生了。

「已經手下留情了。」莫海不以為然地笑道,然後就跟沒事人一樣打開電腦,瀏覽起新聞,重生一世,莫海自然不會再幹什麼枯燥的設計工作了,這一世,莫海只求快意恩仇,瀟洒不羈。

陳曼雪無言以對,莫海越是這個樣子,她又是擔憂,又是自責,甚至她都懷疑莫海的腦子被王揚那天晚上給敲壞了,要不然怎麼突然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到了下班點,莫海收到了一個信息,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

「前輩,我是來接你去新住處的,我就在你們公司樓下的馬路旁,我的車子是橙色的蘭博基尼跑車,車牌號×·88999」。

莫海回了一句「稍等,馬上到」,便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對陳曼雪說道:「我明天不來上班了,以後有機會請你吃飯,對了,多謝你以前對我的照顧。」

陳曼雪一愣,見莫海已經離開了,快速地收拾了一下,然後就拿着包急忙追上莫海。

莫海辭職,已經在陳曼雪的意料之中了,這個公司,莫海不可能再待下去了,她也待不下去了。

從公司到樓下,陳曼雪和莫海並肩而行,公司里的其他人看在眼中,不由低聲議論,那些男同事看莫海的眼神,格外眼紅與妒忌。

「難不成陳曼雪真的對這莫海有意思了?早知道那天晚上我早些出手就好了。」

「算了吧,陳曼雪要是真看上莫海那吊絲,只能說明她眼睛瞎了。」

「哈哈,說得也是,莫海那小子打了王經理,等王經理出院了,他沒好果子吃,我們就等着看好戲吧。」

這些議論之聲十分刺耳,而且這些人根本沒有把莫海放在眼中,說話雖然有所收斂,但是聲音依舊清晰,別說莫海了,就算是陳曼雪都聽得清清楚楚。

陳曼雪皺眉,不由停步,看向這些嚼舌之人。

「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就當面說,別在背後議論。」陳曼雪淡淡說道,眉頭擰在一起,十分不滿。

「陳大女神,你別誤會,我們沒什麼別的意思,只是不忍心看到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就是,陳大女神,你還是別和他走在一起了,他根本配不上你,你和他走在一起,多跌份啊,而且要是讓人誤會你們是情侶關係,豈不是更加尷尬。」

這群人嬉笑道,他們這些人,平時也瞧不起莫海,這次莫海竟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追求陳曼雪,這讓同樣喜歡陳曼雪的這群男同胞們頓時不爽了,他們心中不平衡,他們都認為自己比莫海要優秀,但是現在女神卻親近莫海,他們羨慕嫉妒恨,對莫海自然沒有好語氣了。

「你們別胡說八道了,莫海這次幫了我,我只是想感謝他一下,我還沒這麼感性,我不會喜歡上他的,你們放心,現在,可以閉上你們的嘴巴了嗎?」陳曼雪有些氣急敗壞,這群人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