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觀海顧惜朝小說大結局 第6章_家遊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岳滄被拒絕,有些尷尬。

他將紫金木匣收起,然後說道:「顧仙子,我知道近來顧家情況有些不妙,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只要我岳滄一句話,保管讓那些宵小之徒不敢再難為顧家!」

「多謝岳滄神子。」

「不必客氣。」

岳滄點頭,斟酌了一下話語,開口道:「顧仙子,些許挫折不必放在心上,李觀海棄你如敝履,那是他瞎了眼,你…」

「誰瞎了眼啊?」

一道淡如清風的聲音打斷了他。

眾人循聲望去,一個玄衣男子走入大廳,相貌俊美無瑕,風采翩翩絕世。

岳滄的風采容貌已經算是極為出眾了,但跟眼前的男子一比,就顯得一無是處了。

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區區砂礫,不及他半分。

一股無形壓力籠罩大廳,岳滄心中忍不住生出莫大的恐懼,雙腿抖如篩糠,只感覺胸悶氣短,遍體生寒。

他甚至不敢和這個玄衣男子對視,恨不得立刻轉身逃走。

太可怕了,這傢伙到底是誰?

來人自然是李觀海,他在看見岳滄的第一眼,就確認了對方的身份。

氣運之子,而且還是奪舍流的氣運之子。

氣運值2500點,氣運程度達到了淡金色。

不錯不錯,2500點氣運值,雖然不如顧惜朝的6000點,但比起普通人卻高出了數倍。

從剛才他的言行舉止來看,這個岳滄未被奪舍之前的身份,應該和顧惜朝,或者顧家有關,所以他才會出現在這裡,並企圖接近顧惜朝。

屌絲逆襲女神的套路么?

呵。

本少主的未婚妻,豈是你能覬覦的?

「觀海,你來啦。」

顧惜朝臉上登現喜色,有如鮮花初綻,快步迎了上去,和之前冷淡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岳滄看在眼裡,嫉在心裏。

高不可攀的夢中女神在自己面前冷如寒冰,卻對別的男子笑顏如花,這讓他有種自己的東西被人奪走的感覺。

真是可惡!

等等…觀海?

他就是雲衛司的李觀海?

號稱擁有封神之資的李觀海!?

岳滄的身體開始發顫,心中的怒火瞬間被一盆冷水澆滅。

他雖然只是個卑微的喂馬小廝,但也聽說過有關李觀海的種種事迹。

傳聞他性情冷血殘酷,行事不擇手段,是個非常可怕的人。

現在岳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逃。

趕緊逃離此地,逃離這個可怕的傢伙。

李觀海對顧惜朝微微一笑,然後目光落在臉色蒼白的岳滄身上,「你剛才說誰的眼睛瞎了?」

被他的目光注視,岳滄恍惚間彷彿見到一股無邊狂濤,推金山倒玉柱而來,威勢無比浩大,似可毀天滅地!

岳滄兩股顫顫,幾乎要軟倒在地。

他現在雖然是青雲山的神子,地位崇高,但骨子裡還是那個喂馬小廝。

這樣的場面,根本不知該如何應對。

雖然他有玄將的修為,但在深不可測的李觀海面前,完全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心思。

「在…在下說錯話了,請觀海少主原諒。」

岳滄硬着頭皮說道。

「哥,你來這裡做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女音傳來。

一個身穿鵝黃色流仙裙的少女掠進大廳。

她約摸十六七歲模樣,身姿纖細高挑,娉婷纖腰不盈一握。

膚嫩勝雪,瑩白勝玉。

宛如曉露中的鮮花,靈頑活潑,俏而不俗。

「岳靈?你怎麼來了?」

岳滄很是吃驚,瞪大眼睛看着快步走來的俏麗少女。

這少女名叫岳靈,正是岳滄同父同母的親妹妹。

她今日在殿中修鍊,聽聞岳滄離開青雲山,心生疑惑,於是跟了過來。

父親讓他們這半年閉關修鍊,不準外出,為何他會突然離開青雲山,還來到這麼個岌岌無名的小城中?

岳靈很是不解。

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一向高傲自大,視世間天驕如無物的兄長,剛才居然用那種卑微的態度向一個同齡人道歉服軟。

這簡直是在丟青雲山的臉!

「我是跟着你來的,哥,你來這裡做什麼?」

岳靈眼中滿是狐疑,緊盯着他。

「我…呃…我是來…」

岳滄不知該作何解釋,磕磕巴巴,吞吞吐吐,話都說不清楚。

「算了,我們走吧,不然父親又要生氣了。」

岳靈暫時將心中的疑慮放下,如此說道。

「好。」

岳滄巴不得立馬離開這裡呢,岳靈誤打誤撞,正好為他解了圍。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這個李觀海太可怕了,必須得遠離他。

兄妹倆轉身就走,直接無視了廳內的眾人。

眼看就要走出大廳,一道平和冷淡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我准你們走了么?」

岳滄渾身一抖,頭皮發麻,一股涼氣�我的高冷女總裁�竄天靈蓋。

完了。

岳靈轉身,蹙眉看向似笑非笑的李觀海,反問:「你敢攔我們?」

李觀海不答,只是笑望着她。

岳靈以為自己震懾住了他,冷冷一哼,轉身便走。

此人也不過如此嘛,只是長得漂亮罷了,為何兄長剛才會那樣懼怕他呢?

乍然間,兩股恐怖無比的肅殺之氣籠罩大廳,空氣彷彿都被凝固住了。

前方空間波動,現出兩個冷麵無情,身穿獠青軟革的青旗衛,攔住了兄妹二人的去路。

岳靈大驚,這兩個男子竟然都有玄帥的修為。

更讓她感到驚恐的是,他們身上穿的衣服,分明是獠青軟革!

「雲…雲衛司青旗衛?」

岳靈俏臉發白,被嚇住了。

這下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兄長剛才會對那個年輕人卑躬屈膝了…

李觀海坐在一張鋪着金絲軟墊的太師椅上,和顏悅色道。

「這是我未婚妻的族地,你二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可有把我李觀海放在眼裡?」

岳滄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

岳靈雖然心中恐懼,但還能保持理智。

她齒咬下唇,欠身行禮,姿態放的很低,近乎卑微。

「岳靈未經通報,擅闖顧家,請…請觀海少主原諒。」

「此事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兄長惡意離間我和惜朝的關係,這件事,他最好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

李觀海的語氣轉冷,臉上的淡笑也消失不見,變得一片冷漠。

周遭天地似有雷音滾滾,一場恐怖的風暴正在醞釀。

包括顧家族人在內的所有人,此刻全都呼吸一滯,心臟彷彿被一隻大手攥住,渾身緊繃。

在這股無形的滔天氣勢下,連大氣都不敢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