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觀海顧惜朝小說大結局 第5章_家遊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與此同時,永安城萬里之外。

此地鍾靈毓秀,物華天寶。

山脈波瀾起伏,延綿萬里。

而在這些山脈上方,懸浮着幾座方圓足有數千里的神島。

島上霞光璀璨,瑞彩千條。

一座座輝煌古樸的宮殿林立,仿若仙境。

這裡是天水古域六大古族之一,青雲山的地界。

其中一座神島的宮殿中,一個盤坐在蒲團上,滿頭天藍色長發的青年男子豁然睜眼。

他舉目四顧,眼中儘是茫然。

這是什麼地方?

自己不是在顧家的馬廄里喂馬,然後被踹暈了嗎?

下一刻,無數的記憶碎片如同洪流般湧進他的腦海,讓他頭痛欲裂,幾乎昏厥。

青雲山聖子…

未來青雲山之主…

天水古域年輕天驕…

手握生殺大權…

記憶碎片拼接重組,最後匯聚成一條完整的時間長河。

劇痛逐漸消散,青年男子臉上的茫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難以抑制的激動和興奮。

「我居然奪舍了青雲山聖子了,哈哈哈,從今天起,我就叫岳滄了!」

他臉上的笑容愈發猙獰,最後轉變為瘋狂。

「顧惜朝,你是我的,從前我只是個喂馬小廝,配不上你,你也從未注意到我,可現在不一樣了,我是堂堂青雲山聖子!」

岳滄想到顧惜朝現在所面臨的危局,臉上不禁露出得意的冷笑。

現在顧惜朝和顧家是眾矢之的,而且聽說雲衛司的那位也降臨了顧家,八成是去退婚的。

她現在肯定是弱小、屈辱、可憐、無助的。

自己現在趕過去雪中送炭,救她於水火,定能博取好感。

想到這,他立刻喚來殿外守候的下人,擺駕永安城。

……

整個顧家都處在一片其樂融融的氛圍中,族人忙前忙後,正在準備接風宴,款待李觀海。

顧家家主和幾位族老坐在議事大廳里,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

「傳聞觀海少主為人冷酷,不近人情,今日一見,傳聞有誤啊。」

「八成是那些宵小之輩心中妒忌,所以故意造謠,想抹黑觀海少主的名聲!」

「就是,觀海少主溫潤如玉,風度翩翩,和傳聞完全八竿子打不着!」

顧庄聽着幾位族老的討論,心中同樣歡喜。

這時,一身白衣的顧惜朝款款走來。

顧庄往她身後看了一眼,然後問:「惜朝,觀海少主呢?」

「在休息。」

「休息?」

顧莊上下打量自己女兒一遍,斟酌了一下話語,壓低聲音問:「你們…那個了?」

「什麼?」

顧惜朝一愣,反應過來後頓時面紅如血,又羞又急。

「父親,你胡說什麼呢,我們還沒發展到那一步呢!」

「哦。」

顧庄點頭,有些失望。

他剛想勸女兒主動點,一個下人急匆匆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

「家主,外面…外面有客人。」

「客人?是劉家主還是王家主啊?」

顧庄問,他下意識認為是永安城內的某個家族來人,想討好自己。

「都不是,他說他是青雲山的神子,叫岳滄。」

……

顧家內院。

李觀海正在查看自己的任務獎勵。

天道寶箱,是一個繚繞紅色霞光的匣子。

系統介紹,天道寶箱也是有等級劃分的,由低到高分別是:白、藍、紫、金、紅,和氣運之子的氣運程度相關聯。

顧惜朝是紅色氣運,所以掉落的天道寶箱也是紅色。

隨着他心念一動,天道寶箱開始顫抖,最後砰的一聲打開。

【宿主氣運爆棚,獲得造物仙鼎*1,天道之氣*1,萬千魔念天賦*1】

我去,造物仙鼎?

這可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啊,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據說能造就一切萬物,也能煉化萬物。

內部有着奇異空間,空間之大似能將天地收納於內。

李觀海連連咋舌。

這運氣,不比氣運之子差了吧?

正準備查看其餘兩件獎勵,系統提示音忽然響起。

【檢測到氣運之子,觸發氣運之子清除任務。】

【擊殺或招攬氣運之子,可獲得天道寶箱,大道氣運,以及其餘獎勵。】

李觀海一頭霧水。

什麼情況,又有氣運之子出現了?可關我什麼事?

【宿主乃天絕之體,需收集氣運之子的大道氣運才能活命。】

【特別提示:宿主當前壽命剩餘128天。】

李觀海蚌埠住了。

我去你@#%***!

……

另一邊。

一個周身籠罩神光,滿頭天藍色長發的男子走進大廳。

他錦衣玉飾,風采出眾,臉上帶着平和淡然的笑容。

其實他心裏還是有點緊張的,以前的他只不過是個卑賤的喂馬小廝,根本沒資格踏足這裡。

現在卻可以光明正大,昂首挺胸的站在此地,這種翻身逆襲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這麼想着,岳滄臉上的看似謙和的微笑,變得有些得意。

顧庄不敢怠慢,親自起身相迎,「岳滄神子遠道而來,顧庄有失遠迎。」

岳滄卻根本不理他,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遠處的顧惜朝,整個人痴傻在原地。

實在是太美了,曼妙的身形,披肩的長髮,冷艷的氣質,以及那張不可方物的容顏,折射出一種純潔神聖的氛圍,令人不敢逼視。

岳滄只感覺煙霞籠罩,恍見仙人,情不自禁生出自慚形穢之感。

顧庄被無視,心中很是惱怒。

觀海少主身份無比尊貴,待人尚且溫潤謙和。

你小小的青雲山神子,憑什麼這麼囂張?

顧惜朝感受到岳滄的目光,媚而細長的美眸微眯,有些不悅。

她討厭這種眼神。

岳滄反應過來,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心臟還是不爭氣的劇烈跳動。

「在下青雲山嶽滄,久聞顧仙子美名,今日一見,實慰平生。」

「岳滄神子言重了,惜朝不敢當。」

顧仙子微微還禮,語氣淡淡,無喜無怒。

她總感覺這個岳滄看自己的眼神不懷好意,透着股強烈的佔有慾。

外表的謙遜有禮,不過是他的偽裝罷了。

「聽聞顧仙子修鍊出了岔子,在下特地帶來了青雲山聖葯,或許對仙子有所幫助。」

說著,岳滄手掌一翻,將一個靈光繚繞的紫金木匣遞過去。

「我已有了破解之法,多謝神子好意。」

顧仙子婉拒,心中疑慮更重。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青雲山距離永安城數萬里之遙,自己和他之間也沒有過任何交集,他為什麼要特意來給自己送葯?

他究竟有什麼企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