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截運道師最新章節目錄 第9章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大涼山地處西南邊陲,背靠深山老林,自打祖輩遷徙定居以來,常有精怪野狐之事流傳,所以大涼山十里八村每個村都有一名懂得風水相術的先生。

而郭瞎子之名,如雷貫耳。

當年黃瘸子抓龍魚救我那會,鄰村的郭瞎子就已經名聲在外,也因為龍魚事件,很長一段時間大涼山都流傳着一句話,叫南瘸北瞎。

只是我一直在外讀書,從來沒見過郭瞎子,只聽村裡人講過一些關於郭瞎子的事情。

據傳郭瞎子的祖上在幾百年前就是大涼山有名的大道士,世代傳承,所以算起來郭瞎子出自正宗的風水世家,他極擅長風水堪宅,尤其是陰宅堪點的造詣上,大涼山無人能出其右。

大涼山雖然地處偏僻,但建國以來倒是出了不少大學生,尤其是郭瞎子所在的郭家村,前後一共出現過十三名大學生,全都和郭瞎子有關。

那時的郭瞎子說誰家的祖墳冒青煙,誰家的兒子就必然有出息。

二十年前,大涼山礦山的發掘和開採得益於張仙師,張仙師離開之後,大涼山最有名望的郭瞎子自然就成了張家的座上賓。

張家的礦場共有三山九洞十八窟,每一處礦池的順利開採都離不開郭瞎子,郭瞎子在大涼山的威望也自然不是黃瘸子能比的。

眼下郭瞎子看出我中了邪,給我黃符保命,無論真假,我心中都是感念的。

回到家後,我身心疲憊,喝了兩碗粥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睡到半夜,胃裡一陣翻江倒海,趴在床邊就吐了起來,等我抬起頭時嚇得渾身寒毛直豎,因為此時窗戶外面站着一個人。

正是我白天時在噩夢中見到的那個灰炮老太太。

老太太面目猙獰地盯着我,看得我不寒而慄,她手裡打着一盞老式煤油燈,開口說道:「你跟我來。」

傍晚的時候郭瞎子曾警告過我,無論今天夜裡我聽到或看到什麼都不要出門。

我手握黃符,裹着被子蜷縮在角落裡。

老太太見我不走,又說道:「你別害怕,你之所以能看見我,是因為你身上的三把火即將熄滅,你是純陽火命,這些年來一直邪祟不侵,如今有人想要加害你,也同時給了我傳話的機會,在你身上的三把火熄滅之前,你得去見一個人,那個人會告訴你一些秘密,這世上無論是誰害你,他都不會。」

「誰?」我心中納悶的同時,更加篤定精怪迷惑人心的說法,無論這邪祟說什麼,我都不會信。

但是沒想到老太太卻說了一句讓我破防的話:

「你父親。」

二十年前我才六歲,母親帶着我從外鄉千里迢迢趕來大涼山找父親,那時候大涼山還沒修路,山路難行,趕到徐家溝時,我腳底磨得全是血泡。

聽母親說,父親那時候是個跑山的郵遞員,大涼山想要和外面通信全靠他。

但是父親木訥,不怎麼愛說話,所以他見到我們娘倆時,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反倒是有人起鬨喊道:「徐正道,你這怎麼還買一送一啊!」

圍觀的村民哈哈大笑,父親感覺沒面子,就呵斥我們跟他回家,還嘴硬地跟其他村民說這個媳婦兒沒花錢,是他幾年前下鄉考察時硬纏着他的女人,甩都甩不掉。

回到家後父親也對我們愛搭不理,但他還是燉了一隻老母雞給我和母親吃,直到晚上他才打水來給我清理腳上的傷口,他小聲地跟母親說:「秀梅,這幾年辛苦你了,你把咱兒子養的真好。」

母親說,睡覺的時候父親還把我的一雙小腳放在他的肚皮上,生怕我凍着。

但是這一切我都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我的記憶里沒有父親,只知道自己被城裡孩子欺負時不能還手,遇到不公時只能忍氣吞聲,就連高考的分數出了問題,我都無從調查。

老太太說完,打着燈籠就向黑夜中走去,我翻開窗戶跳出去,遠遠地跟在老太太身後。

不知走了多久之後,我跟着老太太來到了一汪大河邊。

老太太挑着煤油燈,徑直走向河裡。

月光明亮,我看向河面的倒影,竟發現自己身上真的燃燒着三把火。

小時候我就聽村裡的老人講,人的身上有三把陽火,一把在頭頂,其它兩把分別在左右兩肩上,如果你在走夜路時,聽到有人喊你的名字,千萬不要回頭,因為人在轉頭之時,驚懼之氣呼出很容易將肩上的陽火熄滅,陽火熄滅,則精氣神折損,從而導致邪風入體,身染惡疾。

眼看老太太走向大河深處,我一咬牙也只好跟過去,很快河水就淹沒我的胸口。

而在這時,那個灰炮老太太卻忽然轉過頭,目露驚恐,丟掉手裡的煤油燈,貼着水面飛快地游向大河對岸。

「徐涼。」

一個詭異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同時一個黑影緩緩升起,我猛地回頭,卻見身後一條似蛇非蛇,似鱔非鱔的怪物正直勾勾地望着我。

怪物水桶粗細,光是頭頸部位就兩米來長,其餘身子全都沒在水底。

我嚇得半死,拿起水上的煤油燈和怪物對峙。

長久以來,大涼山一直流傳着一個傳說,

說是在大涼山周圍的河流之中,生活着一條成了氣候的鱔魚,這條鱔魚不一般,乃是極其罕見的望月鱔。

望月鱔和鱔魚不同,它極其兇猛,喜食同類和動物腐屍,所以體內含有劇毒,一旦被食用,食用者必死無疑。

而望月鱔之所以叫望月鱔,是因為每逢月圓之夜,望月鱔都會浮出水面,望向月亮所在的位置,吸收月華,似是修鍊。

十八年前,大涼山礦場剛開採那會,地下被挖出泉眼,為了不影響煤礦開採,張家三兄弟帶人挖了一條大河引流。

起初河水甘甜,清澈見底,但是沒過多久,一群孩子下河洗澡時淹死了個人,等撈上來時已經不知被什麼東西啃得面目全非。

後來河水越發變黃,有村民放牛時發現自家牛犢少了一隻,四處尋找時在河邊發現了一條巨大的蛇形生物,全身黃皮,腮部震動,像極了鱔魚。

傳聞鱔大成蛇,蛇大成蟒,蟒大成蛟,蛟大成龍,大涼山村民對精怪野狐向來敬畏,就將礦場後面的這條大河取名為黃龍河。

我十二歲那年路過黃龍河時,隱約看見一條巨大的身影從水底掠過,於是就多看了一眼,誰知在河裡出現了一雙恐怖的眼睛,嚇得我亡魂大冒,回家不久就發了高燒,這才有黃瘸子尋龍魚救我的事情。

這件事情我一直沒敢告訴母親,這些年來也一直是我的噩夢。

眼下這條望月鱔再次出現,見我挑燈不動,驟然發起進攻。

我將手中的煤油燈砸向望月鱔,被望月鱔一頭頂進河裡,我嘴裏被猛灌幾口河水,一腳蹬在望月鱔頭上,向岸邊游去。

望月鱔折返,掀起巨浪,張開血盆大口向我咬來,我一腳踹出去,卻被望月鱔一口咬在大腿上。

望月鱔在水裡力大無窮,猛然將我拖入河底,任我如何掙扎也無法逃脫,眼看要栽在這裡時,卻見一個黑影從不遠處游來。

那黑影手持一把銹跡斑斑的刀,一刀刺進望月鱔的腮部,望月鱔吃痛鬆口,那黑影則乘機抱着我迅速游向岸邊。

眼看望月鱔再次衝來,黑影一把將我推上岸。

「兒子,不要相信任何人,離開大涼山別再回來了。」

黑影說完,轉頭就和望月鱔纏鬥起來,很快淹沒在大河之中。

我口中嗆水,癱倒在地,意識朦朧中看見兩個人影向我跑來。

「爺爺,徐涼傷得很重。」黃素素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他撞邪了,把他背回家。」黃瘸子說道。

黃素素吃力地背起我,我則轉頭看向黃龍河的方向,喃喃自語地喊了一聲: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