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截運道師最新章節目錄 第6章_家遊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一幕把我嚇得倒吸一口涼氣,差點站立不穩。

「誰?」

張仙師抬頭向我所在的方向看來。

我暗道糟糕,轉身就跑,連滾帶爬地跑出山洞,躲在遠處的樹林里大氣也不敢喘。

張仙師很快追出山洞,四下張望,張保也氣喘吁吁地跟出來,問道:「三叔,看到人沒有?」

張仙師搖頭,只見他從道袍中取出一隻白色的紙鶴,口中念咒,接着往紙鶴上輕輕一吹,紙鶴當即撲扇翅膀,如同活物。

「去,把他找出來。」

紙鶴像是能聽懂一般,徑直飛向樹林,我嚇得亡魂大冒,轉頭剛要跑,卻見我身後站着一個人,來人正是黃瘸子。

「噓——」

黃瘸子示意我不要出聲,只見他手持一張黃符和一根銀針,銀針刺破我的食指,一滴鮮血低落於黃符之上。

黃瘸子迅速將染血的黃符捲起來,接着從腰間的布袋裡掏出一隻大老鼠,雙指捏開老鼠兩腮,黃符麻利地塞進老鼠嘴裏,扔向一旁。

「捂住口鼻,不要呼吸。」黃瘸子一邊說著一邊把我拉到樹叢後躲起來。

片刻之後,那隻紙鶴尋來,竟懸停在大老鼠的頭頂無火自燃起來。

張仙師和張保追來之後,張仙師看了一眼被紙鶴尋到的老鼠,冷聲說道:

「以為用一隻半死不活的老鼠能騙得了本座,旁門左道。」

「三叔您剛剛用的是什麼法術,當真是神奇。」張保問道。

「此術喚紙鶴尋蹤之術,區區小道爾,不過能利用一隻老鼠破我的術,背後的人怕是道門弟子,你們大涼山有多少個懂得風水術數的?」

「回三叔,大涼山十里八村,每個村都有一個風水先生。」

「那個黃瘸子的本事如何?」張仙師問道。

「村後頭賣壽衣紙錢的黃瘸子?他在大涼山應該排不上號,不知三叔怎麼突然問起他來?」

「我總覺得這個黃瘸子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眼下棘手的是,今晚山洞裏的事情一旦傳出去,怕是會惹出不小的麻煩。」

「三叔您放心,山洞裏的事情不會傳出去,縣裏面全是我的人,有人告發的話,他們會第一時間和我聯繫,當天晚上我就會處理掉,咱們張家財運亨通,賺的錢幾輩子也花不完,只可惜小龍不諳仕途,不然咱們張家何須怕他人來視察。」

「小龍這孩子我也有些年頭沒見了,他何時回來?」

「傍晚時和我通了電話,說是明早回來給您請安。」

「那好,明早見見這小子,先回去吧。」

張仙師說完,望着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老鼠,一腳踩碎。

張仙師和張保走遠之後,我這才長舒一口氣。

黃瘸子則盯着兩人的背影,一臉陰翳。

「下次見到道門的人,最好是離遠點,這個張仙師道行不俗,三丈之內有人呼吸他都能察覺到,要不是我及時趕過來,你今晚就交代在這裡了。」

我嚇得腿軟,到現在還止不住打擺子,說道:「我看見他們殺了人,六男六女,都才十幾歲,被他們埋在山洞礦池裡了。」

「埋了十二個人,看來是個小型礦,小場面。」

「小場面?那是十二條活生生的人命!」

我悲憤說道,看着黃瘸子這一臉的雲淡風氣,像是在說殺雞。

「是的,十二條人命,要不是我趕來,加上你就是十三條。」

黃瘸子說著抄小道朝徐家溝的方向走去。

我邊跟上去邊問道:「張家在礦山裡殺了這麼多人,我們什麼都不做嗎?「

「有你這種想法的人不止一個,如今他們墳頭的草比你都要高了。」

「你也見過張家殺人嗎?」我問道。

「見過。」黃瘸子直言不諱。「張家的礦產規模巨大,共有三山九洞十八窟,每一座礦山被發掘,都要埋下不計其數的屍骨。」

「難道每座礦山底下都有礦癤子嗎?」我問道。「我聽說礦山發現礦癤子的情況很罕見,一百座礦池也不一定有一座裏面出現礦癤子。」

「這就是大涼山與眾不同的地方。」黃瘸子說道。「大涼山地下礦脈形成原因特殊,幾乎每一座礦池裡都有礦癤子,而消除礦癤子的方法只能生祭,不然礦山會一直出事。」

「難道不能用牲口代替人生祭嗎?」

「這種方法他們不是沒試過,只是嘗到了活人生祭的甜頭,誰還會用牲口來代替,再者張家礦產背後的靠山是龍虎山,龍虎山為天下道首,勢力龐大,想要在龍虎山門內站穩腳跟,張三爺一樣需要儘可能多的財力支持。」黃瘸子說道。

「你說的張三爺,指的是張仙師?」

「不錯,這張家三兄弟,張保,張發和張財,幾十年前突然被人丟在了大涼山裡,由村裡供銷社養着,丟下他們的人就是張三爺,張三爺是張家三兄弟的親三叔,他同樣也是兄弟三人,為了避難才出家為道,沒想到傍上了龍虎山這棵大樹。」

「背靠大樹好乘涼這句話果然沒錯。」我有些失落說道。「我十年寒窗苦讀,科科滿分,自以為能有所作為,沒想到混成現在這個樣子。」

黃瘸子笑了笑,說道:「這世上的天才可不止你一個,正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讀書於命理法門中只能排在最後。」

「可我之前是狀元命。」我有些不甘說道。

「狀元命又如何,事實證明,命相再好也是可以篡改的。」黃瘸子說道。「之前你問我,是誰改了你的命相,想必經過今天晚上的事情,你應該能猜到了。」

「看來應該是張家了,可是張家有錢有勢,這些年來,張保對我家還不錯,逢年過節還送東西給我家,他兒子張龍和我也是關係要好的兄弟,我想不通張家為什麼要改我的命?」

「你想知道真相,我明天可以帶你去見一個人。」黃瘸子說道。

「不過知道真相後,你就再也不能像現在這樣有安穩日子過了。」

「換句話說,你的劫數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