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截運道師最新章節目錄 第4章_家遊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傳聞當年張家三兄弟在刨開礦洞洞口時,有一隻黑影從山洞裏躥了出來,還沒等張家三兄弟看清,就鑽進草叢裡不見了。

張家三兄弟以為是搗了獾子窩,就想着再把洞口刨深些,抓幾隻小獾子回家打牙祭。

誰知道越往裡刨洞越大,直到他們發現這是一處礦洞。

張家三兄弟不敢聲張,回到家後,當天夜裡同時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身穿灰袍的老太太向他們家討水喝。

那時候的張家三兄弟因為常年挨餓,面黃肌瘦,扛着鋤頭下地幹活時還經常被村裡人嘲笑是三個排骨精。

他們見那老太太可憐,就舀了一瓢水給老太太。

老太太喝完水,說看在他們心地良善的份上就放過他們一馬,讓他們伸出右手,每人給了他們一顆金豆子,並且警告他們不要再去礦洞,否則他們小命不保。

三人被嚇醒,醒來後下意識地看向自己右手,那手裡攥得哪裡是金豆子,分明是死老鼠!

張家三兄弟被嚇得不輕,當天就病倒了,之後連續多天高燒,眼看要一命嗚呼,張仙師出現了。

張仙師一眼就看出來張家三兄弟是惹上了山裡的邪祟,於是連夜帶人在礦山附近修建了一座土地廟,打那之後礦山裡也就沒再鬧過邪祟。

之後張仙師曾在大涼山停留了一段時間,在大涼山祖墳地周圍點了幾處風水寶穴,但凡把自家老祖埋在風水寶穴里的人家,現在都成了大涼山的富戶。

所以這次張仙師來大涼山,家家戶戶都想要張仙師給指點一二。

我聽母親說得邪乎,半信半疑間也就來到了張寶家的大宅。

天已漸黑,大宅門口卻依然圍滿了人,母親帶着我剛要向大宅內擠,卻見一個老漢正牽着一頭毛驢興沖沖地趕來。

「找到了,張仙師,我家的驢找到了!」

這老漢叫劉老漢,是我們村出了名的老光棍,原來在半天前,劉老漢從村頭閑聊回家發現拴在驢棚的驢不見了,找了半天也不見蹤影。

這毛驢是劉老漢的命根子,焦急如焚的他就扯着嗓子擠進大宅,求張仙師算算他的驢在哪。

張仙師也沒推辭,問了幾句話之後取出三枚銅錢丟在地上,沉吟片刻說道:「是個乾卦,乾卦代表西北,未初時辰丟的驢,癸水背陰之地,你的驢,應該是掉進西北的山溝或者蘆葦盪里了,去找找看。」

劉老漢聽完就按照張仙師指明的方向去尋找,果真不多時就將毛驢牽了回來,一身泥濘不假。

眾人直呼張仙師是活神仙,母親親眼所見更加確定張仙師的本事。

但此時張保來到門口說道:「各位鄉親父老,今天問卦就到這裡了,張仙師年事已高,又舟車勞頓,一整天沒休息,實在不能再勞煩他老人家了,大家有需要的明天再來,只要是咱們徐家溝的鄉親父老,卜卦看相,全部免費,還請大家今天先回吧。」

張保是大涼山首富,名聲顯赫,很有威望,大涼山沒有他一句話辦不成的事,所以也沒人敢忤逆他的意思,紛紛退去。

母親此時上前說道:「他叔,涼山放牛才剛回來,你讓張仙師給他瞧瞧,改改命。」

「切~」

一名村婦一邊翻着白眼一邊嗤之以鼻小聲嘀咕。

「改成狀元命都沒強到哪裡去,難不成改成皇帝命?」

母親面色難堪,看向張保,眼神渴求。

張保嘆了口氣,走向大宅中坐在太師椅上的張仙師小聲說了兩句,張仙師聞言看了我一眼,眉宇微挑,就示意我進去。

「學生見過張仙師。」我拱手說道。

張仙師撫須點頭,問道:「你叫徐涼,徐正道的兒子?」

「仙師認識家父?」我有些驚訝問道。

「倒也不算認識,十八年前有過一面之緣,當時見他一身正氣,不是尋常凡夫,你身為他的兒子,又頭頂儒氣高懸,是當了官兒吧?」

「仙師謬讚了,家父死得早,我也只是個放牛的,在家歇業有幾年了。」

「嗯?」

張仙師面露疑惑,似乎有些想不通,說道:「你過來給我瞧瞧,左手伸出來。」

我聞言上前,將左手掌心攤在張仙師面前,張仙師面色一震,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狀元之命?再怎麼不濟,也不至於淪落到在窮鄉僻壤放牛吧。」

聽到張仙師如此說,母親連忙上前下跪道:「張仙師,您也看出來我兒子是狀元命了,早些年孩子生了大病,喝過龍魚湯,所以成了狀元命,但是後來不知怎的一直考不上好大學。」

「還有這等事?」

張仙師疑惑間看向張保,於是張保就將當年我生病和被黃瘸子喂龍魚湯的事情說了一遍。

張仙師聽完,感嘆道:「沒想到這大涼山還有會望氣尋龍的人物,不過改命一說虛無縹緲,不能盡信,這孩子掌紋斷了幾截,命相古怪,近日還有中邪之兆,這幾天盡量在家不要亂跑,等我有空了仔細幫你瞧瞧,今天我累了,就先這樣吧。」

母親還要詢問,卻被張保示意打住,我只好拉着母親走出大宅。

此時夜色已黑,我走到門口時,特意回頭看了一眼。

張仙師面色凝重地看着張保問道:「怎麼回事?」

張保則靠近張仙師耳邊,不知在說些什麼。

晚飯的時候,母親說道:「張仙師說你這幾天有中邪之兆,所以這些天你先別出去,牛我來放。」

「你這身體走幾步就喘怎麼放牛,我就在村子近邊不走遠。」

我扒拉幾口飯沒理會母親就回了自己屋裡。

晚上的時候,我翻來覆去睡不着,本來以為當年龍魚和狀元命的事情只不過是黃瘸子編的謊話來騙人的。

可如今這個神乎其神的張仙師也一眼瞧出我是狀元命,說明這事八成是真的。

我趁着夜色來到村後的黃瘸子家想問個究竟,卻見黃瘸子家門口正站着一個人,剛猶豫要不要上前,黃瘸子家的大門打開了。

門內的光亮照在那人的臉上。

是張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