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舒沈長澤小說閱讀筆趣閣 第9章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怎麼行!」薑母急了。

「聽說侯爺立了平妻,又帶回一兒一女,你若再不抓緊,往後侯府還能有你的立足之處?」

出嫁從夫,母憑子貴。唯有生下一兒半女,她在侯府才有一席之地。

「我知道,娘你別擔心,我有分寸。」姜舒拍着薑母的手寬慰。

但薑母哪裡肯聽,一臉憂心道:「咱們女子不比男子,縱使胸有丘壑也無法建功立業,只得困於宅院相夫教子。」

「若是尋常人家倒也罷了,以姜家的財力買也能為能你買份安枕無憂。可你嫁的是靖安侯府,錢財在門第權力面前一文不值,你若沒有子女承膝,這一輩子可怎麼過!」

想到姜舒往後的凄涼處境,薑母竟哭了起來。

「娘。」姜舒急忙拿帕子為薑母拭掉眼淚,輕聲軟語安撫:「娘說的我都懂,我會抓緊的,侯爺他對我也並非全無情意。」

「當真?」薑母紅着眼追問。

姜舒點頭,帶着幾分嬌羞道:「今早侯爺還抓着我的手不放。」

「他心悅你便好。」薑母破涕為笑,稍稍放下心來。

想着女兒未經人事,不懂夫妻相處之道,薑母拉着她的手悉心教導,只盼望她早日得子。

另一邊,姜父姜寧帶着滿腔怒氣同沈長澤敘話。

「……邊關當真如此殘酷艱苦?」姜寧半信半疑的問。

沈長澤頷首:「戰場從來都是殘酷的,我能活着回到上京,多虧了……錦初和師父。」

「這些年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便是出於男子的擔當,我也不能拋下她不管。」

聽沈長澤講清娶妻緣由,姜父沉默了許久方道:「過去的事已成定局無法更改,往後對舒兒好些,她這些年也不容易。」

「我知道,我會對她好的,請岳父放心。」沈長澤鄭重許諾。

姜寧揚着細皮嫩肉的拳頭恐嚇:「你要是敢辜負我阿姐,我饒不了你。」

都說長姐如母,他從小便是由阿姐帶大的,感情深厚無人可比。誰要是敢欺負他阿姐,不管那人身份有多尊貴,他也要跟他拚命。

望着眼前青澀桀驁的少年,沈長澤彷彿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不由會心一笑。

他握拳與他碰了碰,定下男人之間的約定:「若我辜負了她,我便任由你揍絕不還手。」

此時的沈長澤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少年當真會將他揍的鼻青臉腫。

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談後,父子倆對沈長澤改觀許多,接下來的相處十分融洽。

「下這裡,一石二鳥。」

「觀棋不語,爹你能不能別說話了。」

「臭小子,你要是不會就讓我來……」

姜舒同薑母回到大廳時,見到這和諧的畫面驚愕呆愣了好一會兒。

她們出去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老爺夫人,午膳備好了。」管家前來稟報。

沉浸在下棋中的三人充耳不聞。

無奈,姜舒只得上前道:「爹,侯爺,阿弟,用午膳了。」

三人戀戀不捨的起身,結束了棋局。

席間,姜寧不停的給姜舒夾菜,好似她自己不會夾一般。

一頓飯吃的姜舒撐圓了肚皮,被沈長澤扶着上馬車。

「阿姐,過兩月我生辰,你們一定要回來陪我過。」姜寧扒着車轅滿眼不舍。

「知道了,一定給你備份大禮。」姜舒摸摸他的腦袋,笑意明媚。

但車門關上,馬車駛動的瞬間,姜舒的眼淚掉了下來。

一隻大掌伸來,溫柔的替她拭掉晶瑩淚珠。

「別哭,往後你想回來,我便陪你回來。」沈長澤將她攬入懷中輕聲哄慰。

姜舒想起母親的話,沒有掙扎,將頭靠在他肩上平復情緒。

今日起的早,平日又午憩的習慣,姜舒覺着有些睏倦,輕輕瞌上了眼。

懷裡的人半晌不動也不說話,沈長澤試探的叫了一聲:「夫人?」

沒有回應。

沈長澤低頭一瞧彎了唇角,眼中浮起點點柔情。

看着懷中人精緻的眉眼,挺翹的鼻尖,瑩潤的櫻唇,以及皙白的脖頸,沈長澤只覺喉間發緊。

他很想親吻她,又怕擾醒她,小心翼翼執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輕輕落下一吻。

姜舒睡了一路,馬車停在侯府門前時她都沒醒。

「夫人……」楮玉欲叫醒她。

沈長澤一個眼神制止,輕手輕腳的抱着她下了馬車。

侯府的下人見狀,紛紛噤聲無聲行禮。

許是走路的動作太大,沒走幾步姜舒就睜開了眼,迷濛軟糯的問:「到了嗎?」

「嗯,你睡你的,無礙。」沈長澤抱着她走的很穩。

意識到自己現下的狀況後,姜舒猛然驚醒,抓着沈長澤的衣襟臊紅了臉:「你放我下來,讓人瞧見多笑話。」

沈長澤低笑:「該瞧見的都已經瞧見了,你現在下來更讓人笑話,還是『睡着』的好。」

姜舒實在羞的沒臉見人,只得將臉埋在他胸口裝死。

溫香軟玉在懷,沈長澤只盼望回聽竹樓的路長一些。

經過攬雲院時,聽到下人稟報的程錦初迎了出來:「夫君,你……」

『回來了』幾個字卡在嘴邊,程錦初猶如被一記重拳擊中。

不過半日的功夫,他們就如此親密了?

雙眸驟然一縮,沈長澤斂起唇邊笑意,略有些不自在道:「她睡著了,我先送她回去。」

程錦初沒有搭話,怔怔的看着沈長澤抱着姜舒進了聽竹樓。

她在府中同奴僕周旋,被惡奴刁難,他卻在外同姜舒柔情蜜意。

程錦初握緊雙手,憤怒,嫉妒,不甘……漸漸從心底滋生而出。

她爹犧牲了性命,她陪着他出生入死滿身疤痕。可姜舒呢?她付出了什麼?憑什麼搶走她的夫君。

她不甘心!

終於回屋,姜舒迫不及待從沈長澤懷中下來。

「檀玉,水。」

憋了一路,她急的口都幹了。

檀玉趕忙奉上茶水,姜舒接過一口氣喝了乾淨。

沈長澤在一旁瞧着她,覺得分外可愛。

「侯爺。」平復了心緒,姜舒看着他認真道:「往後不可再如此了,於禮不合。」

「好。」沈長澤沒有辯駁,而是眸光炙熱的盯着她道:「我還有事,晚間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