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舒沈長澤小說閱讀筆趣閣 第5章_家遊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第四章 掌家

「在想什麼?」見姜舒愣怔出神,沈長澤不由好奇。

「觸景生情,想起大婚那日。」姜舒回神,不再憶想。

「這幾年委屈你了,以後我會好好補償你。」沈長澤努力回想,卻想不起大婚那日她是何模樣。

姜舒笑笑,不予置否。

征戰沙場的將軍,用舞劍握槍的手小心翼翼的給她敷手,說不觸動是假的。

為了掩藏心中的悸動,姜舒隨口扯了個話題:「邊關,戰場……是什麼樣的?」

「烽煙黃沙,狂風寒雪,刀光血影,屍橫遍野……」沈長澤口中的邊關很不美好。

姜舒垂眸,瞧見沈長澤手背上有條細細的疤痕,於是問他:「你這些年是不是很艱難?」

聽她關心自己,沈長澤心頭一震,喉結滾動嗓音沙啞道:「第一次上戰場,我被戰爭的殘酷驚到,一愣神給了敵人可趁之機。危急時刻師父擋在了我面前,彎刀刺穿他的胸膛,滾燙的血濺了我一臉。」

「一次敵軍夜襲,神思不清的我被長槍扎中胸口,險些便沒命了,是錦初斬殺敵人救了我……」

「數次死裡逃生我終於有了經驗,學會了時刻警醒保護自己,雖然仍舊避免不了受傷,但總能留得命在,那些傷也就算不得什麼,養幾日便好了。」

聽着他雲淡風輕的口吻,姜舒有些羞愧。比起他在戰場受的傷,她這點燙傷實在不值一提。

可她還是覺得疼,鑽心的疼。

「錦初也有一身好武藝,上陣殺敵絲毫不遜於男兒。這些年跟着我出生入死,留下了滿身疤痕,這要是在上京,怕是都嫁不出去。」

說起程錦初,沈長澤眼中有愧疚也有心疼,糅合成濃烈的愛意紮根在他心底。

姜舒知道,她無論如何都比不過程錦初了。

「你們受苦了。」姜舒由衷道。

拋開私人恩怨不談,沈長澤和程錦初保家衛國,值得她敬佩。

沈長澤搖頭:「比起其他將士這點苦算不得什麼,且我們比他們幸運,還能活着回到上京,我很知足了。」

聽他心平氣和的說著這些年的九死一生,姜舒心中釋然了些許。

可她心疼了別人,又有誰來心疼她呢?

以柔弱之軀撐起一個落敗的侯府,她也並不容易。只是她的艱難無處訴說,只能埋在心底。

不願再想這些,姜舒閉上眼,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夜風微涼,沈長澤見她睡著了,動作輕柔的將她抱到了床上。

姜舒很輕,輕到他抱在懷裡感覺一點也不踏實。

拉過錦被給她蓋好,沈長澤換了一塊冰繼續給她敷手。

床上的人兒睡的不甚安穩,時而蹙眉時而翻動。

沈長澤怕她弄到手背,只得用手抓着她的皓腕。

如此近的距離,清晰到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長睫,就更別說精雕玉琢的小臉和眉眼了。

世人皆愛美,他也無法免俗。

視線順着玲瓏翹鼻往下,落在櫻紅的唇瓣上,止不住喉頭滾動。

這是他的妻。

咀嚼着這幾個字,沈長澤心中生出絲絲甜意,俯身吻了一下姜舒光潔的額頭。

翌日,姜舒醒來時已是天光大亮。

「檀玉,什麼時辰了?」

「辰時過半了,夫人可還覺得疼?」檀玉扶着姜舒起身。

姜舒低眸瞧向已經消腫的手背:「不怎麼疼了。」

她在屋裡搜尋一圈,沒有見到沈長澤的身影,想必已經走了。

看出她心中所想,檀玉道:「侯爺守了夫人整夜,天明時給夫人上了葯才走。」

「他守了一夜?」姜舒有些難以置信。

檀玉點頭:「楮玉也在屋外守了整夜,隔半個時辰送一次冰,親眼所見。」

原本檀玉極不待見沈長澤,但現在卻有了改觀:「奴婢覺得侯爺心裏還是有夫人的。」

可他的心裏不止有她。

姜舒不語,穿好鞋襪後任由檀玉伺侯她洗漱,然後坐到銅鏡前梳妝。

攬雲院里,晏陽晏歡在院子里玩耍,程錦初在屋中查看賬冊。

她雖識字,但侯府賬冊錯綜複雜,她看的十分吃力,許多地方都不甚明白。

她想問沈長澤,然他剛歇下,且他一介男子也不一定懂後宅庶務。思來想去,她帶着賬冊去尋了婆母林氏。

「什麼?姜舒讓你掌家。」沈母驚的險些讓茶嗆到。

見沈母如此大的反應,程錦初以為是不信任她,於是信誓旦旦的保證:「母親放心,我一定會盡心儘力。」

沈母擺手:「我不是不放心你,只是你不了解侯府,這家不是誰都能掌的。」

沈母嘆氣,不知該如何同她說,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我初到侯府,確然什麼都不懂,還望母親不吝賜教。」程錦初是鐵了心了。

她就不信了,管個家還能比上陣殺敵更難?

「唉!」事已至此,沈母知道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只能用事實說話。

「先別管賬冊了,你隨我去庫房看看吧。」

庫房的確要盤點,程錦初不作他想,拿上鑰匙隨沈母去了。

侯府的庫房很大,但裏面卻很空,只有十幾口木箱。

沈母讓人打開,程錦初瞧見木箱里裝的都是古玩字畫等器物,只有兩箱白銀和一箱黃金。

「這……」程錦初不敢相信,偌大的侯府竟只有這點家產。

沈母摒退下人羞慚道:「侯府自二十年前就逐漸衰敗,長澤他爹走的早,我一個婦道人家又不會生財之道。若非如此,又怎會娶一個商賈之女做主母。」

便是如此,她也覺得姜舒嫁入侯府是高攀。

「所以姜舒掌家所有開銷都出自己她自己?」此時此刻,程錦初終於明白沈母那句話了。

這家的確不是誰都能掌的。

沈母吶吶汗顏:「要不是她,侯府早破敗了。」

程錦初捏緊手中的鑰匙,面色發冷。

難怪姜舒如此大方的讓出掌家權,合著是想挖坑羞辱她。

她聽沈長澤說過,姜舒是上京富商之女,別的沒有,就是銀子多。

「我們先回去看賬冊。」程錦初深吸一口氣出了庫房,身影堅毅決絕。

沈母想勸她把掌家權交還給姜舒,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這兩個兒媳,她是一個也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