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舒沈長澤小說閱讀筆趣閣 第3章_家遊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第二章 平妻

她憑什麼不同意?

當年娶她,他便是一百個不情願。如今回府,難道還要看她臉色過日子不成!

沈長澤甩袖,失去了耐心:「此事我已拿定主意,進宮面聖時會上稟聖上。」

「侯爺既不給我留半點臉面,何不給我一紙休書乾淨利落。」姜舒轉過臉,心寒如冰。

一府二妻,她必定淪為上京笑柄。

這些年她因出身低微,每每參宴都被高門貴女們冷落嘲諷。沈長澤此舉無異於帶頭作踐她,往後她還有何顏面見人。

「你威脅我?」沈長澤面上浮起薄怒。

「侯爺想多了,我只是想給自己留點體面。」姜舒看着竹林中的飛鳥,突然就不想困在這高牆大院里了。

她想家了,想外面的天地了。

沒出閣前,爹娘對她管束並不嚴,她時常都能上街出遊。

可自從嫁進侯府,便要守頗多規矩,她再也沒像以前那般肆意過。

「不可理喻。」見姜舒執拗的很,沈長澤拂袖走了。

兩人鬧了個不歡而散。

「夫人。」楮玉檀玉端着茶水點心進屋。

方才她們上樓時,碰見侯爺一臉怒容離去,楮玉心中很是擔憂:「侯爺此次帶着功績歸來,聖上必會大賞,侯府從此興盛起來,夫人與侯爺這般針鋒相對,往後日子恐不好過。」

自古女子以夫為天,得罪了夫君便失去了倚仗,在這府里怕是艱難。

「咱們夫人都被欺負成什麼樣了,難道你還想讓夫人忍氣吞聲,委屈求全不成?便是那般日子就能好過了?」檀玉不忿的替姜舒鳴不平。

她的話提醒了姜舒。

「那就讓侯爺明白,過日子靠的是銀錢,不是功勛爵位。」姜舒眸光堅定,心中已有打算。

攬雲院,沈長澤安頓好程錦初母子三人,便進宮面聖了。

不出所料,皇帝對他大為讚賞,不僅封他為忠武將軍,還賞賜了黃金千兩,良田百畝,珠寶器物十箱。

「愛卿戍邊六年辛苦了,除了這些可還想要什麼賞賜?」御座上的皇帝和顏悅色的問。

沈長澤有勇有謀,驍勇善戰,是難得的將才,他甚是器重。

聽到皇帝的話,沈長澤一怔:「臣確有一事想求聖上恩典。」

「哦,何事?」皇帝饒有興趣的問。

沈長澤如實稟明緣由。

皇帝聽後撫着龍椅嘆息:「程將軍為國捐軀,其情可憫,准了。」

拿着聖旨回府時,沈長澤腦中不由自主浮現出姜舒那張委屈的小臉。

罷了,此事的確是他對不住她,是以他吩咐下人:「將聖上賞賜之物送一半到聽竹樓給夫人。」

沈母聽到這個消息,叫了沈長澤去說話。

「母親。」沈長澤一身疲憊。

沈母心疼的讓他坐下,命人奉上茶水後道:「母親叫你來是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母親請說。」

「平妻之事你已求得聖旨母親便不多說什麼,但姜舒那邊你須得好生安撫。這些年侯府全靠她,往後……也得靠她,你可明白。」沈母語重心長。

姜舒嫁入侯府時陪嫁了一百多間鋪子,皆是上京旺鋪日進斗金,侯府能過的光鮮全倚仗她。

「我明白。」想到自己堂堂一介男兒,竟要夫人用嫁妝養家,沈長澤有些羞愧。

母子倆又說了幾句體己話,沈母便讓沈長澤回去歇息了。

路過聽竹樓時,沈長澤停下了腳步,從敞開的院門往裡張望。

「夫人,侯爺送來的這些賞賜如何處置?」楮玉看着擺在院里的幾口大木箱請示。

姜舒瞧都懶得懶,淡聲吩咐道:「連同賬冊和庫房鑰匙送回攬雲院,告訴侯爺既已立平妻,往後這家便由錦夫人掌管。」

程錦初不是喚她一聲妹妹嗎?那她自然要恭敬姐姐。

院外的沈長澤聽到姜舒的話,負在身後的手緊了又緊,忍住了進去的衝動,陰沉着臉回了攬雲院。

不過是掌家罷了,她還當侯府離不得她不成?

「夫君,你回來了。」程錦初換了一身蝶戲水仙裙,牽着兩個出屋孩子相迎。

「爹爹。」兩個孩子撲進沈長澤懷裡。

沈長澤一手抱一個,面目溫和的聽他們興奮的說個不停。

「爹爹,這裡好大好漂亮……」

「那你們可喜歡?」

「喜歡。」兩個孩子異口同聲,歡喜不已。

「往後侯府就是你們的家,有什麼想要的就跟爹爹說。」沈長澤看着兩個孩子,滿眼寵溺。

程錦初在一旁輕嗔:「府里什麼都有,你別把他們慣壞了。」

楮玉來送東西,瞧見這一幕被深深刺痛。

原本她還覺得夫人的做法有些不妥,現在她只為夫人感到不值。

收斂心神,楮玉面無表情的開口:「侯爺,夫人讓奴婢來送賬冊和庫房鑰匙。」

把姜舒的話原封不動的複述給他們,楮玉放下東西走了。

「妹妹這是生氣了,我去給她賠個不是吧。」程錦初看着被退回來的賞賜,以及桌上的賬本和鑰匙,心有忐忑。

不論怎麼說,姜舒先她一步嫁入侯府,此事是她對不住她。

沈長澤將兩個孩子交給嬤嬤,一邊寬衣一邊道:「不必自討沒趣了,往後你只管過好自己,不去招惹她便是。」

「那賬本和鑰匙……」程錦初拿來備好的常服給他換上。

沈長澤默了默:「她既送來了,你便收下吧,有什麼不懂的去問母親。」

「管家勞心費神,往後要辛苦你了。」他伸手攬她入懷。

「夫君放心,我一定會管好家的。」程錦初靠在他寬闊的胸膛上,對侯府生活充滿了期待。

這是她父親用命給她換來的榮華尊貴,她一定要牢牢握住。

回府的第一頓晚膳,擺在沈老夫人屋裡。

席間姜舒什麼話也沒說,只安靜的用飯。

沈老夫人對兩個重孫稀罕的不行,恨不得親手喂他們。

「晏歡,來,喝碗牛乳。」

「晏陽,多吃點,你瞧你瘦的喲,曾祖母心疼。」

姜舒沒什麼胃口,隨意用了點便放下筷子,靜靜的等他們吃完離席。

然小孩子吃飯格外的慢,她等了許久,耐心都快磨光了。

「哐當——」頑皮的晏陽打翻了熱湯,潑到了姜舒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