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假面騎士,從龍騎開始 假面騎士,從龍騎開始第五章,在門口的北岡在線免費閱讀_家遊小說
◈ 假面騎士,從龍騎開始第四章,鐵兵在線免費閱讀

假面騎士,從龍騎開始第五章,在門口的北岡在線免費閱讀

轉身離開從機車後視鏡中出來,現在還不能像後期,能隨心所欲的從任何鏡子里出來。

要到神崎士郎時間倒流,消除神崎優衣的記憶,恢復神崎優衣的畫,使騎士的能力變成兩倍,與鏡世界的聯繫再緊一點才可以實現在鏡子里隨意穿梭。

鏡世界與現實世界的橋樑是神崎優衣,所以神崎士郎才能創造出來騎士系統,而騎士的鏡面穿梭就是模擬神崎優衣的鏡世界橋樑特性的鎧甲。

再加上同系統的騎士,所以騎士的卡只要不是專屬卡,其他是可以共用的。

專屬卡,就是與契約獸契約之後獲得的專屬卡。

像生存卡就可以通用,區別就是卡片左上角的小太陽般的標誌。

比如說龍騎刷的鐵兵卡,如果契約獸不存在就會蛻變成空白體,龍騎如果獲取就會變成龍騎卡。

再比如說生存卡,本來也不是龍騎的卡。

所有卡中最重要的是契約卡,可以影響所有已有的卡片。

空白卡可是通用卡。

所以,白驍現在的目標是成為一個擁有十張最終降臨卡的男人。

這應該也是神崎士郎小小的心機,讓騎士開啟爭奪戰。

使用卡片雖然會大量消耗體力,但是,只要一直狩獵,遲早進化到昭和騎士的程度。

是夜,白驍洗劫了傢具店,五金店和廚具店。

斷木鯊出的手,白驍負責運輸。

當然,白驍還是很有良心的,只拿自己需要的東西。

在暗處的神崎士郎露出笑容,有慾望,濫用能力,一個合格的騎士。

對白驍放下心來,有慾望的人不需要他親自推動戰爭。

白驍第一個目標不是起房子,而是進城,到處亂逛,一是狩獵,二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到花雞餐廳。

主角身邊的怪物可比其他地方多多了。

而且比較容易遇到其他騎士。

白驍已經打算在這個世界當惡人了,畢竟在這個世界,好人活不長。

第一步,先找到北岡秀一,那個自私又自戀的的律師,不打架,要點錢花花。

白驍可是美食愛好者。

北岡大律師的住所並不難找,只要找個報亭,隨便找幾個報刊,就可以看到那燒包的四十五度的照片。

至於簡介就不用看了,基本上都是自戀般的介紹,雖然說他本身在律師行業很出色,但對於白驍來說,並不重要。

「吾郎,今天中午要不吃牛排吧」

北岡秀一坐在老闆椅上搖搖晃晃,如同平常一般對旁邊的高瘦蓬鬆頭髮的男人說道。

「是先生,我去買點菜」

今天並沒有委託沒有約會,所以對於北岡來說,又是可以享受吾郎投喂的一天,但前提是白驍沒有中午過來。

白驍特意的在事務所不遠處足足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前兩天都是吃零食和速食食品度過,今天怎麼說也要當個食劫者,畢竟大律師的伙食可好着呢。

等到由良吾郎回來,從窗戶看到已經開始裝盤才來到事務所的門口,按下門鈴。

由良吾郎和北岡對視一眼,北岡大律師得罪的人可不少,所以門都是半開的。

先要看人,然後才會選擇開門栓。

白驍也就二十歲,皮膚畢竟偏古銅色,再加上普通的長相,一米七四的身高,比律師都矮了一截,吾郎看了一眼,直接打開房門。

「你好,這裡是北岡事務所」

不過吾郎還是用客氣的語氣說道。

不得不說吾郎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管家。

「小朋友,我的律師費可是很高的哦,你支付得起么」

北岡輕鬆愜意的說道。

「不要看我的長相和年齡就以貌取人,以你在報紙上發的價格,包你半年的時間輕輕鬆鬆」

白驍直接胡說八道,吹牛又不用交稅,而且他是來打秋風的。

一聽這話,北岡的笑容立馬變得熱情。

上來想招呼白驍坐下。

「不知先生名諱」

「叫我河暴就行」

日本什麼姓都有,北岡秀一毫不在意,雖然本市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家族,那應該是其他地方過來旅遊的大家族,應該是遇到事了。

北岡已經在想怎麼大賺一筆的時候。

白驍直接來到來到廚房,直接拿起一把叉子,將吾郎煎好的牛排插上,直接開啃。

就在北岡要開口之前拿出淵騎卡盒。

「打一架,練練手」

北岡的卡盒應該也獲得了,所以白驍絲毫不擔心北岡會懵逼。

「嗦嘎,原來是這樣,要等到你吃完么」

北岡無奈的說著。

然後掏出鐵兵的卡盒。

白驍囫圇吞棗般將牛排吃完,不得不說吾郎的手藝是針不戳。

然後直接來到房間的鏡子前,與北岡一左一右站好,掏出卡盒。

擺姿勢。

「Henshin!!」

變身,直接進入鏡子,開着駕馭飛射號進入鏡世界。

北岡不愧是老油條,一個合格的射手,直接將飛射號開到白驍十幾米開外。

但是白驍完全不在意,龐然召喚機是掛在腿側的,拿出來還需要一點點時間。

而這幾十米對於淵騎來說只需要不到倆秒,反應速度快的優勢就出現了。

白驍快速跳出飛射號,朝着鐵兵奔去,同時掏出刀劍降臨卡片。

傻獃獃的等人先手是不存在的。

塞進深淵召喚機中。

「刀劍降臨」Sword Vent

這開始有着3000AP的武器,還是兩把。

兩把軍刀從空中飛向淵騎,左手上的深淵召喚機消失。

雙手各握住一把軍刀。

戰鬥就是拿自己的長處去打敵人的短處,讓自己處於優勢地位。

白驍的優勢是靈活,反應速度快,鐵兵恰恰相反,他的長處是遠程和火力覆蓋,還有本身身體素質差一點,畢竟有絕症。

被白驍靠近的那一刻,鐵兵的落敗是唯一的下場,白驍可不會讓鐵兵有刷卡的機會的。

「喂喂喂,小孩子就不要這麼兇殘了嘛」

看着已經來到身前的白驍,北岡秀一忍不住開口,手裡的龐然召喚機才抬起來。

右邊的軍刀砍向鐵兵的左腿,鐵兵不夠靈活,只能倉促傾斜身軀。

同時深淵左刀砍在鐵兵右手手腕上,直接將將召喚機打飛出去。

隨後直接上前將龐然召喚機踢飛幾十米開外。

將軍刀掉。(大橙丸(*゚∀゚*))拿出深淵召喚機,從卡盒中抽出一張卡片。

「契約降臨」Advent

召喚出深淵斷木鯊和鎚頭鯊。

並沒有第一時間讓契約獸去攻擊鐵兵。

白驍在等,等北岡秀一投降,這位大律師可是能屈能伸的,骨氣也不太高,能屈能伸,連一個小混混都跪,底線有點低,就是有些陰險。

白驍慢慢的走上去,背後是兩隻鏡怪物。

有一股子莫名的壓迫感。

果然,北岡秀一忍不住了,召喚機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契約獸召喚不出來,近戰不是對手,跟何況完全不知道白驍還有什麼底牌。

只能說,現在北岡秀一的小命都在白驍手上,在鏡世界中被殺,哪怕吾郎知道也不能怎麼樣,說不定會直接被白驍的契約獸解決掉。

北岡很明顯知道這一點,而且以他的智商,哪怕有些慌亂,也明白白驍這樣子對他有所圖,所以,北岡直接使用技能。

立馬跪下,然後用討好的語氣說道。

「等等,放過我,放過我吧,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只要你放過我,以後給你當牛做馬都行,只要放過我」

北岡開始惜命得緊。

但是白驍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至於北岡當牛做馬。

白驍表示,我可不想防家賊,白驍可不相信玩腦子能玩得過大律師。

「不愧是我心目中的北岡大律師,我要錢,現金」

白驍也直接了當,能省不少麻煩。

說多錯多,要是被北岡發現漏洞,說不定就會被坑到直接驅逐出境。

北岡秀一一聽,樂了,除了命,他最不缺的就是錢啊。

「沒問題,不管你要多少,出去後立馬給你」

然後直接回到鏡子前,捂着手走了出去,哪怕有鎧甲阻擋,白驍一刀也讓北岡秀一受了不小的傷。

召喚機也不用找了,下次變身就會回來,所以,北岡也不擔心。

「先生」

旁邊的吾郎驚呼一聲,急忙跑上來,擔憂的看着北岡秀一。

「吾郎,沒事去拿上支票,陪我去銀行取錢」

「不用了,北岡律師,讓吾郎去銀行取吧,我在這裡幫你處理一下你的手腕」

白驍直接在旁邊說道,要是讓北岡走,到時候要再次找到開始難上加難。

沒辦法,北岡只能妥協,吾郎用憤怒的眼神看了一眼白驍,看到北岡微微點頭之後,才離開。

至於取多少,就看吾郞了。

「律師,你說,吾郎會取多少回來」

「肯定會讓您滿意的」

「那我們就賭一下吧,如果我滿意,我以後只要你不找我麻煩,我永遠不對你出手,如果不滿意,哈哈,你知道的」

「你放心,絕對會讓你滿意的,要不要喝杯熱咖啡,我幫你去泡」

北岡用討好的笑容看着白驍說道,只要進廚房就給吾郎發信息,能取多少取多少,博一線生機。

「咖啡可以慢慢喝,就在這裡陪我吹吹牛,聊聊天吧」

北岡笑容突然凝固。

白驍不打算殺了北岡,鐵兵也不用現在下線,只是想逗一下被岡。

白驍對北岡還是有點好感的,而且鐵兵也複製完成。

在白驍看來,現在錢對於他來說,只要夠用就好,他又不想在物質方面裝逼。

只要不是幾千日元就可以。

以吾郎對北岡的態度,絕對不可能只取幾千日元。

只是北岡不了解白驍,再加上白驍的騎士身份和了解騎士之間的關係所以才會心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