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這不僅是為了本總管一統大奉,更是為了你們自己的公侯伯子男爵位!」
「想要世襲罔替的封妻蔭子,那就必須把軍隊帶好!」
柯勤曉看着王彥章和陳玉成:「明白本總管的意思吧?」
「末將明白!」
「末將謹遵林公公號令!」
在柯勤曉的注視下,王彥章和陳玉成都畢恭畢敬的,向著柯勤曉重重鞠躬行禮,表示明白。
「嗯。」
柯勤曉滿意的微微頜首,又掃視着申時行:「酒肉犒賞戶部準備好了,那賞賜的銀兩布匹呢?」
「兒郎們征戰回來,該拿着銀子回家娶媳婦,或者拿着布匹給老婆和孩子扯一身新衣服。」
「再或者買一些酒肉糧食,回家孝敬父母。」
「這些可都離不開銀子!」
柯勤曉說道:「兒郎們的賣命錢,一定要儘快發下去!」
「回稟林公公,都準備好了。」申時行立刻回答:「戶部和兵部以及都察院的官員,會一起押着銀子,然後按照軍隊提交的花名冊和戰功,核對真實身份的逐一發放。」
「明天就可以發放。」申時行恭敬的看着柯勤曉:「保證一分都不會少。」
「很好。」
柯勤曉滿意的微微頷首:「兒郎們拿着銀子放假回家,這是好事。」
「辛苦你們了。」
柯勤曉拍了拍申時行肩膀:「辦好了,你們也有賞。」
「林公公過譽了,我們不辛苦。」申時行趕忙說:「我們在後方沒什麼危險,每天都可以和老婆孩子團聚。而士兵們在前線拚命作戰,流血犧牲的隨時可能回不來,他們才是真的辛苦。」
「都辛苦。」
柯勤曉笑了笑:「張四維,你多準備一分銀子,過年時給朝廷的在職官員們發下去,當做年終獎的犒賞。」
「皇帝還不差餓兵嘛!」柯勤曉笑道:「過年期間本該清閑休息,現在讓你們如此忙碌,不給賞賜說不過去。」
「這——」張四維有些猶豫。
「咳咳。」張居正幾聲乾咳的,掃了張四維一眼。
「謝林公公恩典。」
本想拒絕的張四維,在張居正的暗示下,立刻向柯勤曉重重鞠躬,應下了此事。
「很好。」
柯勤曉滿意的微微頷首:「沒什麼事了,大軍凱旋迴京吧。」
對着眾人一揮手,看着面前女帝的金光色龍輦,柯勤曉神色複雜的深吸一口氣。此刻,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柯勤曉很清楚的知道,接下來他恐怕就要逃不出女帝手掌心的。
被女帝生吞活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