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章(2)

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操作上卻更加複雜。
而之所以給出這樣的選擇,其實也是想考驗一下那兩組沒能拿到鬼瓶的學生對於這方面知識的把握。
但凡他們能搜集到部分鬼氣,評委這邊也會給予一定的積分肯定。
結果誰能想京市這邊的學生沒想到辦法,反倒是姜栩栩提出來了新思路。
清風觀觀主此時輕飄飄開口,
「我之前就說姜小友在符術上的理解,就算是做學院客串講師都夠資格吧,你們當初還質疑我。」
說的是當初姜栩栩還沒入讀海市道教學院前他想保薦姜栩栩來京市的事。
旁邊的師長聞言還想反駁,畢竟天賦再高,她也才十八歲,又不是出身正統,學院就沒有過這樣的先例。
但這些話到嘴邊,想起眼前人在玄門中的地位,又默默閉嘴。
那邊的討論很快也被負責人叫停。
雖說這樣的氛圍很好,但現在還是第二場比試。
而經過姜栩栩的這一番「提醒」,京市組的師哥猶豫半晌,最終決定選擇第二個方式。
哪怕最後失敗,這也是他們京市學院的一次自我挑戰。
負責人看着五個學生重新燃起的鬥志,滿意地點點頭,又看向妖生組那邊。
玄枵以及另外五名小妖就那樣看着他,
「你這麼看我們幹嘛?」
其中一隻小妖沒好氣地說,「我們看起來像是懂這些玩意兒的嗎?」
沒看它們剛剛都沒參與他們那些討論么?
他們肯定是選第一個方式啊!
所有人:……
好吧。
這邊一行人重新戴上留影符準備出發,比賽正式開始前,姜栩栩又特意跟負責人確認了一下,
「你說要消除執念,如果惡鬼本身的執念就是為惡,打死它算不算消除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