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負責人看着姜栩栩,眼底划過幾分欣賞,「說說。」
京市組連同台下的京市學生也刷刷地看向姜栩栩,不敢相信她還有什麼辦法。
就聽姜栩栩緩聲道,
「可以用聚煞陣。」
那兩隻惡鬼雖說被打到魂飛魄散,但因為時間尚短,只要聚十里陰煞之氣,總能從其中抽出那兩隻惡鬼殘留的氣息。
姜栩栩這話一出,就聽那邊京市的領隊師哥道,
「這怎麼能行?!
且不說聚煞陣不易成功,就算成功聚攏四方陰煞之氣,也沒法從裏面分辨到底哪些是屬於那兩隻惡鬼的,這樣的辦法,既危險,也沒有可行性。」
那師哥雖是反駁她的話,但神色間不帶半點鄙夷或者斥責,更多的是站在玄術角度上與她爭論這個法子的不妥之處。
姜栩栩對這位師哥顯然要更耐心些,聞言道,
「單靠聚煞陣當然不能行,還要加上煉魂。」
她說,
「那兩隻惡鬼雖然沒了,但之前關它們的鬼瓶還在,只要將鬼瓶提煉一下,在對應聚煞陣,凝成的鬼氣足以支撐調查。」
有句話叫做存在過必有痕迹。
不管是鬼瓶還是周邊煞氣,都是遵循的這個道理。
聽到她後面這麼說,帶隊師哥顯然一愣,很快又思考起這個辦法的可行性。
底下的一眾學生也沒想到還能這麼結合著用,主修這一門的紛紛跟旁邊同學討論起來。
甚至還有人提問起姜栩栩操作中可能存在的風險要如何規避,姜栩栩見負責人不反對便也一一解答。
好好的第二場比試開幕,突然間就變成了討論大會。
甚至評委席的師長們也在小聲討論。
他們既然提出這個的建議,自然是因為有可行的辦法,但他們的辦法,考慮到安全性,和姜栩栩這個辦法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