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武天道 輕狂的男子_家遊小說
◈ 

輕狂的男子

  水蓮蓮,春雨綿綿,情怨怨無眠、風蕭蕭,情絲了了,字草草微妙…奇異的聲音久久在他腦子裡回蕩,哼都死了那麼久還有這些感情,不愧是我們的武神蕭然,哈哈,果然很有內涵啊,小弟很是佩服呢,但這是什麼意思?不過不要緊,你們這兩個白痴最後還不是要靠我才能保住小命…一個魔氣滔天的男子站在小鎮上方悄悄說道,他的嘴角微微上翹,他面帶微笑含,而目光緊緊盯着下方的一個人久久不曾移開過,隨着他的目光追去…
  一道提拔的身影出現在他眼裡,那是一個男子,他就站在小鎮入口口裡好像不斷說著什麼,不一會兒來往的旅客漸漸走了過去,只見見男子低低的聲音慢慢說著;『清晨,春姑娘穿着美麗的衣裳,舞着暖風,招展地笑着向我們走來,給大自然披上了新裝,使萬物顯現出無限生機。一縷縷金黃色的陽光撒向剛披上新裝的草地,陽光照耀着小草上的露珠兒,露珠兒顯得晶瑩透亮,美麗極了,說完他還拋了拋『媚眼』開始在這群姑娘身上亂瞄。
  一個美麗女子她聽得如痴如醉,漸漸忘了矜持,開始時還不與男子對視,可是面對這樣神乎其技文采女子還是心動了,這個人叫做蕭然,他一看便多看了女子幾眼,隨後找到女子面前,輕輕拉着她的手,那一刻四目相對溫柔道;美眉,做我知己好不,我們可以秉燭夜談,共談人生理想。接着蕭然把手伸向天空,他對着天空道;把我們的夢想放飛在自由的藍天下,讓它自由飛翔。
  『好啊』女子高興地說道,蕭然一聽頓時激動不已,他一改以往帥氣的模樣,色迷迷地急忙問道;那咱們什麼時候開始約會啊?
  女子一聽,沉默幾秒,才露出凝重的表情,用特有的語氣、堅定的神態,向著蕭然溫柔道;約會,約你媽的頭,敢泡老娘,死一邊去,流氓。
  蕭然鬱悶着,看着這淑女這樣罵人,無奈知趣一邊閃去,那個女子還在一旁罵罵咧咧,直到蕭然遠去,她還罵個不停。一個老男人聽到聲音後,他匆忙走了過來對着女子親卻問道;我的女兒,你怎麼了,怎麼叫喊成這樣?語氣充滿的關切,一點也不做做,
  女子一聽頓做委屈樣子道;我們鎮子那個流氓來騙錢了,不過還好,我剛剛用老媽教的話語把他狠狠臭罵了一頓。老男人一聽事情前後後,沉默不已…感情自已的女人被他騙過錢了。
  蕭然快步走到很遠的地域去,他感覺選好另一個位置繼續裝模作樣念道;『春天,它不像夏天那樣乾枯炎熱,不像秋天那樣冷清,也不像冬天那樣寒冷。而春天是一個生氣勃勃,充滿活力的春天,這使我想到了我們的母親,母親就像大地,母親生下我們,我們就有了生命,大地回春了,就等於一切都要重新開始了,所有的生命都重新來過.。
  哦!春雨呀,原來你跟着春姑娘一起來到大地,使大地生機勃勃,散發著清新的氣息,你靈巧的手,拔動着我的心弦,拔動着姑娘美好的希望與夢想。』
  幾位外地來往的姑娘不由得被這美好的詩詞吸引住了,只見他大約十五六歲,一雙眼睛靜靜凝視天空,在陽光的映襯下美目中流光溢彩,周圍的女子一個個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紛紛把目光移向一邊,不管與他對視,可是他就是這樣有魅力的男子,令人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如果蕭然的外表是一幅畫的話,那他的眼神就是眾所皆知焦點,蕭然沉浸內斂,如同曉月清風,不知不覺間已經奪走你的神智,讓你忍不住覺得他就是那陽光、那溫暖愜意的家。
  『我閉緊嘴,風卻像是一隻有力的手,窒息着我的呼吸,*迫我不時地張一張嘴。就在這一剎那,它也會往我的口腔里揚一把土,類似一個惡作劇的孩子。
  二月里的春風,在白天,暖洋洋的,帶點潮濕味兒,吹在臉上,卻有點像棉花絮拂着臉上的味道;可是一到夜晚,特別是深夜,那股尖厲勁兒,真有點像剪刀呢。夜風在河灘里飄動着,沙灘里的柳樹,像喝醉了酒似的,使勁地舞動着她滿身的嫩油油的枝條。』
  『喲,蕭然你又在賣弄文采了啊』一個女子輕輕說道,她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雖然不大但也清晰,眾人紛紛回頭看去,只見她;粉紅玫瑰香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鬢髮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妖妖艷艷勾人魂魄。
  『呵,這不是雲彩姐嘛,大白天的,怎麼把您吹來了』蕭然輕輕道,周圍女子個個對她橫眉冷眼,被蕭然稱作雲彩姐的妖艷女子很是開心,滿臉笑意道;沒啊,就是來看看你在做什麼,是不是又在調戲我這樣的娘家婦女啊。女子說完輕輕用雙手託了托她讓人噴血的胸部。
  圍觀的女子不緊驚訝於她的妖艷,個個忍不住看了她一眼,這一看只覺得她甚是討厭,不為別的,同樣是女人怎麼就不一樣,她該凸的凸,該凹的凹,體態很是均勻,簡直就是男子夢想中的情人。圍觀的女子悄悄地輕輕捏了捏自已的胸部與她凌空比划了下,最後不得不接受這個致命的打擊,一個個像斗敗的公雞,個個垂頭喪氣。一個女子站出來不服氣道;你是什麼人啊,來這做什麼,身材長成這樣是你的榮幸,但你用來嚇人那就是你的不對了。
  妖艷女子一聽輕笑着,她一把捂住鮮艷的紅唇,那一刻周圍的女子個個自嘆不如,只見她輕輕又捏了下自已的胸部才嬌笑道;嚇着你了,那不好意思啊。聽完她的話語,那名女子氣極,好像她這樣萬人迷的身材很是了不起。眾女子只見她又把手房子自已胸部上,看着這一幕圍觀的女子嚇得花容失色,緊緊一瞬間就溜之大吉。老蕭一張臉頓時苦的像瓜子一樣。
  這是他昨天想了一夜才想出來的,這樣又被這妖艷女子破壞了。『雲彩姐,你怎麼又來了』蕭然苦笑着。
  妖艷女子白了他一眼,隨即凶神惡煞道;你想把老娘甩了,老娘才沒那麼笨了。蕭然一看這才輕鬆下來,這才是他的地下女友,黃雲彩,小鎮原著居民,是一個寡婦,她二十三歲剛剛嫁過去還沒有入洞房就剋死了丈夫,膝下無子女,在替丈夫死後三年後守了幾年活寡就被所謂的家人趕了出來,隨之被人欺凌,當時老蕭被迫殺了人,正是這鎮子里的一個眾所皆知的流氓,看不慣這個鎮子人所作所為後救下了她,還殺了幾個人,那年老蕭十五歲,雖然又向往常般殺人了,蕭然自嘲道;沒事,又不是第一次。語氣之平淡,或許蕭然不在意,可是對於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子來說,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意味着什麼,從此這個女人生命里有了一個依靠的肩膀。
  那時老蕭剛剛與自已的侄子東方九重來到這個地方,十五歲的蕭然帶着一個七歲的九重流浪到這裡,在習慣這裡的冷漠後,蕭然憑着一把劍,一身不弱的功夫在這邊謀了一個鐵飯碗,是在一個小鏢局裡討生活的鏢夫,錢不多但也足夠兩人生活,隨之遇到了這個妖艷女子。
  家裡無緣無故多了張嘴吃飯,雖然許多事情已經不用蕭然那麼麻煩了,可是這飯錢從哪來,別看蕭然平日里高枕無憂,其實他的口袋裡沒有幾塊錢,心裏不知比誰都着急。
  今天雲彩特地趕來告訴蕭然好消息的,可是這廝竟然再調戲美眉,她心想平日里天天叫他偷看其他人洗澡,今晚這樣這樣,整死這個臭流氓的。
  『今天長風鏢局來這裡收人了,你可以去試試,省的你老是無所事事的來騙這些大姑娘的錢,人家的錢可是用了打扮來找老公的不是給你騙的,還有順便今天這個鎮子的某個大小姐在沐浴哦,你要不要去看看』這是雲彩的原話。
  蕭然一聽當下跳起來大聲道;哦也,酷斃了,老婆你真是對俺太好了,來親一個。說完便狠狠親了下雲彩,雲彩其實不想讓蕭然去看哪個美眉洗澡的,可是她自已覺得自已對不起蕭然,雖然兩人過去很好,可惜她一直因為自已嫁過人而自責,誰叫她命苦。
  抱着這種心理,她不知從哪聽說;擁有一個處女來說對於一個男人來講是種多麼強烈的誘惑,其程度來講不亞於生活的需要,於是她偷偷教唆蕭然去偷看其他女子洗澡,以次來挽救自已這種自責心理。
  蕭然這人雖然為人很好,可是就是有一點不行,他太好色了,他的好色程度就連一直疼愛的侄子也不惜變相教導着,五歲的孩子愣是被他帶領着成天不斷出入女子澡堂,九重才緊緊兩年就看過了不下於四位數的女子身體,這不蕭然連哄帶騙地與雲彩一起回家去了,他準備等天一黑,今晚他就開始行動了…
  『九重,你看美女們怎麼還沒來啊,我們已經在這等了整整一個小時了』蕭然着急着問道,九重漫不經心道;什麼啊,人家洗澡就去睡覺了,這時才什麼時候啊,哪有這麼早,我一般都是洗澡後順便噓噓的,才去睡覺,你慢慢等吧,估計等我噓噓睡覺後,她們才會來的。
  蕭然一聽都不知說什麼了,他轉過頭來狠狠瞪了九重幾眼。九重攤攤手,無奈道;要是在這邊也被人發現了,那我還是說我在抓賊哦。
  『抓賊,抓什麼賊,哪有那麼多賊可抓』蕭然狠狠道,九重一聽鬱悶說著;『叔叔,不是我說你,第一你剛才都看了幾個人了,你那玩意一點感應都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