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相親當天,我跟豪門大佬火速領證 第9章 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肯定是不能在米柚辦公室一直待着的,她尋摸着,給陸言舟打了個電話,響了三聲,對方接起,聲線略顯疲憊。

  「陸太太。」

  他的聲音會勾人,明明隔着電話,卻猶如炸開在耳邊,耳朵發癢。

  分明很簡單的三個字,總感覺被他叫出情意綿綿的繾綣味道。

  「沒有打擾你吧?」

  「嗯,剛下手術換好衣服,不是去公司談版權問題了?

結束了嗎?」

  「遇到了一個瘋子,帶人堵我,人多我打不過,我想問問你下午忙不忙,有時間的話,順便過來接我。」

  陸言舟正在換衣服,一顆一顆的扣着襯衫扣子,原本想跟楚檸溪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聽到這麼一句,手中動作頓住。

  他眉目染上寒霜,漆黑的眸底冷意迸射。

  對着電話那頭,嗓音卻溫和無比,猶如站在暗影里的天使,善良又邪惡,「地址發我手機上,我馬上過來接你。」

  「會不會耽誤你工作?」

  醫生一般都很忙吧,要是耽誤了他工作,有點過意不去。

  「不會,我新婚,有假期。」

  掛上電話,楚檸溪翻找陸言舟的微信,將定位發出去。

  一抬眸就看到米柚亮晶晶的眼睛,她無語,「你這是什麼眼神?」

  米柚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轉着手裡的筆,「你剛才接電話的神態,我就該給你錄下來,完全一個陷入戀愛的小白白。」

  被大灰狼騙了還數錢的小兔子。

  楚檸溪,「……你說認真的?」

  「當然,你老公來接你?」

  「嗯。」

  一輛銀白色大眾CC駛入Cartoon地下停車場,車剛停穩,陸言舟就接到蘇幻的電話,「老大,你也到複查時間了,現在怎麼還沒見到你?」

  蘇幻覺得很心累。

  這麼多年來,他不僅是楚檸溪的心理醫生,也是陸言舟的,當然,偶爾是陸言舟反引導他,最終他成為病人。

  可某些時候,陸言舟的情況,還是需要他干預。

  陸言舟像是一個緊繃到極致的氣球,隨時會爆炸,這時候的他,其實不太適合待在楚檸溪身邊,因為楚檸溪的一舉一動,或者一些行為,會引發誘因。

  導致結果難以預測。

  但沒想到陸言舟會多一天都不等,直接跟楚檸溪閃婚了。

  原本今天下午約好時間複查,不過等到現在,蘇幻都沒見到陸言舟身影,想了想,才打出這個電話。

  陸言舟完全忘掉了這回事。

  他推開車門下車,「今天暫時不去,換個時間,有事。」

  蘇幻,「老大,你的情況,你自己也清楚,你別失控啊。」

  「嗯。」

  當然不會,萬一嚇到她怎麼辦?

  陸言舟本想掛電話,倏然想到了什麼,問蘇幻,「Cartoon你熟悉嗎?」

  蘇幻:「……」陸予舟聽到這話,該作何感想啊?

  心底為陸予舟默哀三秒鐘,蘇幻給了陸言舟答案,「Cartoon是你家老二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專攻漫畫。

  凌小五什麼都知道,詳情你可以問問。」

  隨即,電話被掛斷。

  蘇幻半癱在椅子上,唉聲嘆氣。

  米柚在見到陸言舟的那一刻,就知道閃婚這種事除非你情我願,不然絕對閃婚不成功。

  而陸言舟各方各面,都值得被閃婚。

  男人渾身氣質淡漠,高冷又禁慾,拒人於千里之外,一張臉毫無瑕疵,人間妄想,身高腿長,哪兒哪兒都挑不出毛病。

  看向楚檸溪的眼睛卻溫柔似水,彷彿那雙漂亮的眼睛已經承載不住蔓延而出的溫柔,傾瀉而出,將楚檸溪裹挾其中。

  這哪兒像是閃婚的人,就跟相愛多年走進婚姻殿堂似的。

  她有點相信一見鍾情這個詞了。

  米柚越發覺得,下一本新文,就拿她自己老公當男主沒問題。

  太好嗑了,她決定了,她是頭號CP粉。

  兩人告別米柚,乘電梯下樓。

  「怎麼回事?」

回到車上,再三確認楚檸溪沒任何損傷,陸言舟問了一句,楚檸溪是直到他出現,都沒想到他居然來得這麼快。

  從她把地址發出去,也不過二十幾分鐘的時間。

  她心底一暖,唇角帶笑,「我沒想到今天來談合作的人是晏檸雲,我媽昨晚上是不是跟你說過我們跟晏家的關係?」

  「嗯。」

  楚檸溪瞭然,「當年我們還沒離開晏家的時候,晏家除了老爺子,其實也沒人待見我跟我母親,只是老爺子過世得早。

  老爺子一過世,我父親就玩得很花,完全不在意我母親的感受,那時候我母親就開始籌劃離婚的事情,離婚分割晏二爺的財產,導致晏家很不高興,晏家人也一直記恨這件事;  以前跟晏檸雲關係也不好,應該說我跟晏家任何人關係都不好,離開晏家那晚,我好像發病過,砍傷了晏檸雲的手臂。

  這件事,她一直記恨我,所以現在覺得我們一無所有,她報復起來比較沒有後顧之憂。

」  楚檸溪看不到的地方,陸言舟眸底的冷色深了深,「砍她是因為她惹你不開心了吧。」

  楚檸溪有些意外,忽然失笑,「我以為陸先生會先問我,為什麼砍人,砍人是不對的。」

  陸言舟聞言,眉梢微微挑起,「陸太太心底,我這麼善良?」

  被他眼神這麼看着,楚檸溪覺得甚是尷尬,別開視線,「倒也不是覺得陸先生過於善良,只是通常人的思維方式罷了。」

  「我跟陸太太才是一家人,別人的事情,我不關心。」

  「陸先生請繼續保持你的立場,我就看不慣那種胳膊往外拐的人。」

  「陸太太放心。」

  不會有那麼一天。

  兩人一起回來,楚媽媽很是意外,眼神在兩人之間瞅了瞅,沒忍住好奇,「你們兩不同路吧,怎麼一起回來的?」

  「我下班早,去接的檸檸。」

陸言舟回。

  楚媽媽哦了一聲,「沒結婚之前,我女兒金剛芭比,結婚後,變成了芭比。」

  楚檸溪:「……媽,這麼損人不太好,對了媽,我今天遇到晏檸雲了,她還記恨我砍她手的事情,估計會調查咱們的行蹤,報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