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而此時的青年臉色有些發白,額頭上也出現了細密的汗珠,但他卻硬撐着,緩緩抬起頭,臉上帶着一抹笑容。

「謝前輩教誨,我會轉達的。」

話音落下,青年帶着眾人轉身離去。

老人表情一如之前般冰冷,再次閉上雙眼,那權杖也逐漸暗淡,沒入老人的體內。

……

不知不覺間,一周過去。

看着已經完全沒有了能量的晶石,餘生起身,打掃了一下已經落滿灰塵的房間,收回門口,窗口處的陷阱,打開窗戶,凈化着屋內那有些渾濁的空氣。

而電話聲也幾乎同時響起。

「喂,是餘生么?」

劉青峰的聲音自電話中響起。

餘生坐在沙發上,拿着電話嗯了一聲。

似乎是已經習慣了餘生的說話方式,劉青峰繼續說道:「明早回學校。」

「因為鑫海城那邊的事,墨閣對此十分重視,似乎還牽扯到了上面的一個什麼計劃,具體的我沒有資格知道。」

「但是,明天會有除妖閣的人來,進行所有學徒級的摸底考核。」

「並且對其中的優秀者分配資源。」

「這次考核很重要,一個學校,估計也就幾個名額而已。」

「無論成不成,盡全力試試。」

劉青峰說的十分詳細,包括這次考核的流程,時間,包括一些可能存在的問題,事無巨細。

餘生就這麼安靜的聽着。

「嗯。」

再次回應了一聲。

「行,你好好準備吧。」

「我多問一句,為什麼給你父親打電話打不通。」

劉青峰有些疑惑的問道。

餘生認真的想了想:「可能是監獄裏面不允許用手機吧。」

電話那邊變的安靜。

又是數秒後,電話掛斷。

不可否認,再怎麼理智的人,和餘生聊天久了,都會覺得心臟有些不太舒服。

而作為和餘生溝通最多的他,對這點理解的更是無比透徹。

將電話放下。

餘生站在窗口的位置,有些出神的看着遠處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片刻才回過神來,翻着牆上的日曆,呢喃着說道:「還有…312天。」

至於這日子具體代表了什麼,不得而知。

……

次日。

回到學校,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此時班級內的同學大部分還是很興奮的,雖然在得知自己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天賦異稟,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會有些沮喪,但在沮喪過後,就再次被這種新鮮感衝擊着情緒。

畢竟,天賦只是起步,而並非結局。

墨閣十老中,唯一暴露在明面上的那一位,據說剛剛覺醒時,也不過五紋而已。

有這麼一個前例在,他們就可以毫無壓力的再次憧憬着未來。

成為人族頂梁,一人退萬妖。

還真是讓人熱血沸騰。

餘生和眾人就彷彿屬於兩個世界般,坐在角落裡,格格不入。

很快,劉青峰表情嚴肅的走了進來,看着眾人:「情況有變,剛剛接到通知,這次省里來的,不僅有除妖閣的人,還有警衛司,預備役。」

「並且改了考核模式。」

「由每個學校推出五名學生,進行淘汰制考核。」

隨着劉青峰的話音落下,下面瞬間炸開了鍋。

似乎每個人都在憧憬着,自己是學校那五名代表之一。

要知道整個漠北市,就只有三個初級學校,也就是說,這場考核一共只有十五人而已。

哪怕只是一輪就淘汰,也會進入高層領導們的眼中。

而這,就是通天的道路。

他們雖然年輕,但又不是傻,自然知道這件事的利益有多大,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劉青峰的身上。

「咱們班…」

「校長親點,餘生入選。」

劉青峰停頓了片刻,這才開口說道,目光落在了餘生身上,有些疑惑。

雖然餘生性格孤僻,但各方面的數據還算不錯。

作為班主任,這點他還是很清楚的。

但讓他想不通的是,這個數據在學校內應該也只是算優秀而已,想要入選那五個名額,有些不太可能,而且還是連校長都注意到的存在。

難道他家裡…有人?

一時間,劉青峰思維不斷擴散。

昨天電話里,餘生說自己父親在監獄,難道是自己理解錯了,他父親在監獄工作?

而且是監獄中的領導?

但漠北城這麼一個小地方,大家知根知底的,監獄領導里,也沒有姓余的啊。

「憑什麼啊!」

「就是,我們誰不比他強啊!」

「黑幕!」

一群學生情緒頓時變的激動起來,紛紛大喊着。

在學徒期間,身體強度才是決定了一個人實力強弱與否的標準,餘生的身形消瘦,怎麼看都是打醬油的角色。

憑什麼他能入選!

一時間,群情激昂。

劉青峰冷靜的注視着,在眾人情緒逐漸冷靜後,才淡淡說道:「不服么?」

「的確,就連我也不知道餘生為何能夠入選。」

「但這並不是你們叫喊的理由。」

「如果餘生自身實力過硬,這隻能證明他低調,內斂,你們不如他。」

「就算如你們所說,這裏面有黑幕,但又如何?」

「記住,在這個世道里,一切的權利都是祖輩用鮮血,生命換來的!」

「難道有一天妖獸襲城,你們也要衝着妖獸喊,這不公平?」

「如果你感覺到了不公,那就忍着,提高自己的實力,直到有一天,能夠打破你眼中的規則。」

「而不是在這裡,無能的叫喊着。」

劉青峰說這番話的時候,表情嚴肅。

而台下的學生們則是逐漸沉默下來。

「餘生,去校長辦公室。」

「他要見你。」

劉青峰的聲音恢復了平和,看着餘生說道。

「好。」

餘生點了點頭,就在所有學生的注視下起身,推門,離去。

「記住,你們沒有時間去憧憬未來!」

「與其做着不切實際的夢,不如努力修鍊,哪怕提升一絲的實力,真當危機來臨時,卻能救你的命!」

「看着電視中那些人族高層們,感覺光鮮么?」

「羨慕么?」

「你們又是否知道,他們在光鮮的外表下,是滿身的傷痕!」

「這傷,代表着守護!」

「如果你們只看見了他們的權利,外表,那你們永遠不能理解,何為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