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金色鎖鏈自瑞恩手中飛出。

藤蔓似的纏繞在黑衣銀髮的少年身上。

他生的修長挺拔,雙腿修長筆直,懶洋洋站着也不掙扎。

被鎖鏈禁錮的手腕悠閑耷拉着,看起來對什麼都無所謂,只有當被拽着踉蹌往前時,才皺眉不悅的嘖了一聲。

Alpha天生唯吾獨尊,喜歡佔據主導地位。

綠眸小Omega心一驚。

「嘶,輕點兒啊~」

少年弔兒郎當的睨着他,尾音盪着弧度。

瑞恩像是被踩了尾巴,瞬間臉色爆紅,「你你你,閉嘴!」

謝灼低眸笑了兩聲,覺得挺好玩。

下一秒便覺察到指揮官投來的冷冽目光,他一怔,隨即有些無辜的抬起手,「疼~」

「……」

時霽直接忽略他,聲線淡漠的吩咐瑞恩,「帶去禁閉室,候審。」

瑞恩嚴肅領命,「是!指揮官!」

時霽沒再多管他們,體內被安撫的灼熱隱隱再生,他有些煩躁的摁着額角,轉身大步離開。

即使沒回頭,身後灼熱的目光也讓人難以忽視。

危險又纏綿。

……

醫療室內,時霽脊背挺直坐在窗前。

一管抑製劑盡數注射進腺體中,身體里的不適這才得以平復。

「時指揮官,恭喜您迎來了二次分化。」

赫茲院長帶着中心醫院的研究報告,微笑告知他這個消息。

時霽沉默兩秒,並不驚訝。

嗓音清冷淡漠,「這有什麼好恭喜的嗎?我分明二十四歲了。」

正常分化期在青春期十四歲,從來沒有人這麼晚才分化。

赫茲院長慈善的笑,「但在你們貓系種族,二十四歲還只能算小貓寶寶呢。」

他用滄桑的手比划了個襁褓大小的寶寶。

時霽:「……」

時霽別開眸,嗓音冷淡而禮貌,「您叫我時霽就好。」

赫茲院長蒼老的眼眸溫柔注視着他,良久才緩緩開口。

「根據研究記載,每一次分化都是有跡可循的,倘若不是遭受到巨大衝擊,沒有人會突然分化。」

「無論是基於內心還是外力。」

曾有報道顯示,一位青春期的Omega因為長時間遭受暴力不公,而在某天分化成了Alpha。

赫茲院長望着這位在整個銀河系都赫赫有名的戰神指揮官,蒼老眼眸如同隨時可以無私停靠的港灣般溫柔。

「小時霽,不用擔心。」

「第八星系會幫助你,找到茫茫人海中,屬於你的Alpha。」

時霽:「………………」

沉默彷彿是今晚的康橋。

時霽忍無可忍的站起身,清透手指拿起體檢報告單,薄涼視線從性別一欄中的Omega掃過。

「我不需要Alpha。」

他接受不了被標記。

這世上也沒人能夠標記他。

體檢報告被輕飄飄扔進垃圾桶。

恢復正常的指揮官依舊冰冷禁慾,除去肌膚上瑩潤着薄濕的光,有種琉璃般的美麗易碎感。

他抬步往外走。

「還有——」

他側過眸,皺皺眉頭道,「我叫時霽,以後不要叫我小時霽。」

赫茲院長撫着鬍子無奈笑了。

時霽來到禁閉室,看到黑色制服的小Omega正在狂掐自己的人中,看起來被審訊氣的不輕。

「指揮官,您來了!」

瑞恩看到他立馬又精神奕奕的。

時霽嗯了一聲,側眸看向審訊室中的場景。

隨口問,「怎麼樣?」

瑞恩很難言說,「您……您還是自己看吧。」

審訊室內,銀髮少年坐在椅子上,長腿微敞,金色鎖鏈扣住修長手腕,隨意垂在雙腿之間。

「我對指揮官真的沒惡意,你們還要我說幾遍啊。」

面對嚴肅的質問時,他甚至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

語調懶散又漫不經心,「我寧願自己出事,也不會讓他出事的。」

「為什麼一直問我這個問題,難道是我愛意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

「……」

審訊學長顯然也氣的想掐人中。

他冷聲質問,「你企圖綁架指揮官,還敢說沒惡意?」

「誰說綁架指揮官就是有惡意了?」謝灼懶懶掀眸反問。

那雙笑意懶散的桃花眸,盪着深不見底的幽光。

「你們在這欺負我心上人,還不允許我出手了?」

學長被懟的一時語塞。

今天的事確實是意外,誰也沒想到指揮官會突然二次分化。

否則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謝灼轉而又恢復那副樹懶似的模樣,「放心,就算是綁架,我也會把指揮官照顧的好好的。」

「給他買最軟的床墊和被子,床上堆滿娃娃,等他乖乖的睡醒了,我就喂他吃我親手做的飯,再附贈一個甜甜的早安——」

審訊室的門被『砰』一聲打開,在學長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時霽冰冷修長的身影站在門口。

白衣黑褲,逆着光。

他精緻眼眸古井無波,面無表情掃過少年。

語調薄涼的問,「甜甜的早安什麼?」

謝灼:「……」

他顯然沒想到會被當場抓獲,『啊哦』了一聲。

隨後試探性的要開口,瑞恩直接一把衝過來死死捂住他的嘴。

扭頭對時霽大喊:「指揮官,別聽,是惡評!」

「……」

場面一度凌亂,時霽有些頭疼。

隨後他接替了審訊工作。

白衣黑褲的指揮官坐在對面,脊背挺的筆直,薄光淺淺打在他肩頭,清風霽月的讓人不敢直視。

他開口,「3S機甲哪來的?」

氣氛一瞬歸為嚴肅。

謝灼茫然無辜的抬眸,「什麼3S機甲?」

時霽薄涼精緻的眼眸直視他,「八大星系所有的3S機甲全部記錄在案,在我面前沒必要裝傻。」

謝灼還沒開口,時霽又道:

「翎羽,3S輔助型飛行機甲,機甲大師蘇爾生前最後一件作品。最後一次出現是在主星系皇宮,隨後便神秘失蹤至今。」

時霽的意思很明顯,主星系失蹤的武器出現在遙遠第八星系一位少年手中,任誰都覺得詭異。

這才是他扣押少年的真正意圖。

聯邦總指揮的目光清冷帶着審視,那是長居高位之人對眾生的俯視。

謝灼望着他的目光,回答,「撿的。」

時霽長眸微眯,「不要撒謊。」

似乎因為他態度太過冰冷,謝灼興緻也不高,連頭頂凌亂翹起的銀毛都耷了下去。

他望着指揮官說,「我不會對您撒謊。」

年輕的Alpha有些灼熱赤誠的心臟,從始至終都毫無顧忌,無所保留。

氣氛僵持良久。

瑞恩都已經呆若木雞,嚇得手腳冰涼。

原來指揮官正常時候這麼可怕!

時霽起身,面不改色的往外走,「放了。」

瑞恩下意識的應聲,「好的我這就把他處死,嗯?……嗯?放了???」

時霽並未多言,只在臨走時警告銀髮少年。

「翎羽是輔助型武器,並沒有實質性傷害,以後再這麼招搖過市,小心你的狗命。」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審訊室。

瑞恩一臉費解的去鬆綁。

「啊~原來指揮官是在關心我啊。」

少年頓時換了副嘴臉,笑的春心蕩漾。

瑞恩作為指揮官的唯粉立馬反駁,「才不是!」

這三個字對戀愛腦來說顯然毫無殺傷力。

謝灼彎着桃花眸,精緻桀驁的眉眼難掩愉悅,「這才是長大後第一次見面,指揮官就這麼熱情的關心我。」

「那再多見兩次,指揮官還不得愛上我啊~」

——

毒唯瑞恩:???

時美人:普信男,真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