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天德啊,聽說你家大閨女今年十七了,還沒有許配人家?」馬皇后說道。

果然……徐達心中一稟,嘴上回答:「是啊,再有幾個月就十八了,已經是大姑娘了。」

「咱給她說了好幾戶人家,她死活不同意。」

徐達的表情有些無奈,也不知道是不是演的。

聽到這話,馬皇后眼前一亮,這不正好符合自家老二的要求嘛!

最重要的是,這些孩子從小都是一塊長大的,彼此之間也很熟悉。

老朱在一旁靜靜的看着,對於子女的婚事,他一向是交給馬皇后負責的。

「那天德,你覺得咱家老二如何?」馬皇后問道。

「秦王殿下是咱們大明的少年戰神,有上位的風采,自然是極為優秀。」徐達說道。

「那讓咱家老二給你當女婿,你覺得如何?」馬皇后說道。

「嫂子,這……」徐達面露「為難」之色。

「咋,你剛剛還說咱家老二優秀呢。」老朱見此,眼睛一瞪,不滿的說道。

「上位,咱不是這個意思。」徐達連忙說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老朱說道。

「上位,您兒子什麼性格,您自己清楚。」徐達小聲嘟囔。

老朱老臉一紅,他知道徐達指朱樉無法無天,但這他也沒有辦法,因為朱樉連他這個當老子的話都不聽。

不過他當然不能承認,這是面子問題。

於是蠻橫說道:「就這麼定了,咱會下旨。」

「哎,臣,遵旨。」徐達嘆了一口氣。

看着兩人這個樣子,馬皇后給了老朱一個白眼,好好一件事搞成這樣。

……

臉色難看的徐達離開皇宮後,頓時露出了笑容。

對於朱樉這個女婿他滿意嗎?

當然滿意,但是不能在老朱面前表現出來。

他是開國功臣魏國公,朱樉是第一藩王,兩人走的太近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容易引起老朱的猜疑。

不管是為了他女兒,還是為了徐家,他都只能這樣做。

唉,難啊!

回到國公府。

徐達剛坐下,一個長相恬靜,姿容絕美的少女端着茶款款走來。

「爹,喝點茶。」

「妙雲啊,一轉眼你就這麼大了,爹有點捨不得你啊!」徐達看着自己女兒,緩緩說道。

「那女兒就留在府上,多陪陪爹。」徐妙雲在一旁坐下,笑道。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爹不能再讓你拖下去了。」

「今天陛下也說了,要給你和秦王賜婚。」

「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爹,你說什麼呢?」徐妙雲俊俏的臉蛋上浮現一抹羞紅,有點不好意思。

「咱是你爹,還能不知道你的心思?」徐達捋着鬍鬚笑道。

朱樉少年成名,北伐之時又立下赫赫戰功,是整個京師的二代都羨慕的存在。

更遑論這一次,活捉了北元皇帝,找到了傳國玉璽(早朝宣布了),使他的名聲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自古美人愛英雄,徐妙雲也不例外啊!

更不用說和朱樉從小就相熟,說一句青梅竹馬也不為過。

……

另一邊的朱樉還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就這樣定下了。

他看着手裡的地契,心中滿意。

「張玉,做的不錯。」他笑道。

「這都是末將應該做的。」張玉說道。

「你從鹽山帶回來的那些鹽在哪裡?」朱樉問道。

「已經放在了廚房。」

「不過王爺,那些鹽有毒,不能食用。」張玉擔心朱樉要食用,提醒道。

「我知道。」朱樉沒有解釋什麼。

隨即起身走向廚房,張玉緊隨其後。

廚房裡還有其他下人,不過朱樉都讓他們離開了。

「王爺,要怎麼做?」

張玉和朱樉停在一堆像石頭一樣的鹽塊前,問道。

「你把它們搗碎。」

「然後用水化開。」

朱樉吩咐道。

「是。」

張玉孔武有力,很快幾個鹽塊就被搗碎。

然後放進盆里,用熱水化開,覺得速度有點慢,朱樉又進行攪拌加速。

當被搗碎的鹽塊化開之後,朱樉就開始等待沉澱。

這些鹽山的鹽塊中含有對人體有害的雜質,朱樉要先等它們沉澱完成後,再進行過濾。

不知過了多久,沉澱完成。

朱樉趁着等待沉澱的時間,製作了一個簡易過濾器,石子、沙子、木炭、棉布,然後端起鹽水過濾。

過濾好的鹽水倒入鍋中,就可以進行最後一步,蒸發了。

鍋底熊熊烈火燃燒,不多時鍋中就只剩下了一層雪白。

目睹全程的張玉只感覺神奇無比。

「王爺,這是?」

「精鹽!」朱樉笑道。

「這是精鹽?不會有毒吧?」張玉感到懷疑,因為這是他親自從鹽山帶回來的。

「什麼毒?我前面的那幾道工序已經將裏面的毒都排出去了。」朱樉沒好氣的說道。

話畢,朱樉用筷子夾起一點鹽放進嘴裏品嘗。

嘖嘖!

沒有異味,品質比宮裡的貢鹽還要好。

「你也嘗嘗。」朱樉又對張玉說道。

張玉品嘗了一下,眼前一亮。

「王爺,好鹽啊!」

「若是軍中將士也能吃上這種鹽,戰鬥力肯定會上升的。」

「哈哈,這種鹽本王以後是要普及整個大明的,軍中也不例外。」朱樉說道。

「末將代將士們謝過王爺。」張玉激動道。

人要是長時間不吃鹽,會導致精神萎靡,軍隊承擔著保護國家的重任,要是沒有好鹽的話,戰鬥力也是會受影響的。

朱樉擺了擺手,和張玉把剩下的鹽塊都製成了精鹽。

最後一共得到了十幾斤精鹽。

「以後這精鹽就是我們秦王府的生意了。」朱樉笑道。

張玉也笑了,這精鹽的品質這麼好,以後肯定不愁賣。

「張玉。」

「末將在!」

「持本王虎符,從虎威營中調一衛將士,分部駐紮在幾座鹽山的周圍。」

「是。」

虎威營,是朱樉直屬的軍隊,他的王府三衛。

接着,朱樉將制好的精鹽,分成了幾份。

「這份是給你的。」朱樉將包好的一斤精鹽遞給張玉。

「謝王爺賞賜。」張玉感激道。

剩下的三份,一份是留給王府的,另外兩份朱樉準備帶進宮。

「好了,去做事吧,鹽山的重要性你知道了,不要讓我失望。」

「請王爺放心,末將不會讓王爺失望的。」

「嗯,去吧!」

……

……

新人新書,求支持,求催更,求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