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了一個賭徒的女兒,讓自己丟臉,既要又要,怎麼好處都讓你們安定侯府佔了?」
她伶牙俐齒說得安定侯夫人回不了嘴,氣憤地招呼身邊嬤嬤。
「給我撕爛那個賤丫頭的嘴,左右進了門她就是我媳婦,我做婆婆的想怎麼教訓就怎麼教訓!」
兩個嬤嬤立刻撩起袖子想要上前擒拿安若晚,才抓傷安若晚的手腕,只見安若晚眼風一利,拔下簪子就**了嬤嬤的手背。
「啊!」
嬤嬤一聲慘叫,痛得原地打滾。
安若晚握着還沾着血的簪子指着安定侯夫人,「誰是你這種陰毒婦人的兒媳,這門誰愛進誰進,老娘絕不嫁莫家郎!」
安定侯夫人氣得嘴巴都歪了,惡狠狠地罵道。
「本來就是鄉下泥坑裡出來的野丫頭,你看滿京城裡誰看得起你?
也就是我好心給你一個出路,你還敢在這給我鬧騰,好,悔婚就悔婚,我只看日後誰要娶你這個棄婦!」
安若晚盯着安定侯夫人得意洋洋的嘴臉,心裏怒意上竄。
她自然知道此番悔婚,於她百害而無一利,背上一世污名不說,相府那邊肯定會怪罪她敗壞名聲,還要牽連安芷寧的婚事被毀。
說不得最後還要逼她賠禮道歉,將她硬塞回安定侯府。
她得想個法子,既擺脫跟莫子清的婚事,又能讓相府那頭啞口無言。
「榮親王回京,閑人退避!」
一聲震天的鑼聲響起,大街上的行人似是條件反射一般,海浪似的齊齊下跪。
榮親王?
一些散碎的記憶湧入腦海,榮親王顧北塵當今天子親弟,年及弱冠就封狼居胥的大齊戰神,戰功赫赫,天子盛寵,唯一的缺憾,便是五年前一場埋伏,身中劇毒,不良於行。
她記得榮親王不是在五台山給仙逝的皇貴妃祈福,怎麼會……是了!
前世這會她已經從側門被抬進去,又如何能知道前頭髮生這些大事?
「你瘋了,榮親王來了你還不行禮?」
側頭髮現安定侯府一眾已經全部跪倒在地,莫子清跪在地上歪着頭,壓着嗓子去招呼安若晚下跪。
可安若晚似是聽不見一般,直愣愣地站着,在整條街上下跪叩拜的人群中,顯得異常惹眼。
莫子清急了,膝行過來抓安若晚的袖子,語氣都着急了幾分。
「你自己找死別害安定侯府,那可是榮親王,一句話就能讓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