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母妃穿越父皇讀心,公主沒有隱私啦 第1章_家遊小說
◈ 

第1章

「六公主,六公主您不能上去啊。」

「六公主乖啊,皇上如今不在殿內,奴才叫人帶您去其他地方玩,好不好?」

巍峨的大雄寶殿外,層層疊疊的台階上站着一個嫩綠的小蘿蔔頭。

看起來才三四歲大小,只到人的大腿高,稀疏的頭髮上費力的扎了兩個可愛的小啾啾,一雙眼睛靈動有神,稚嫩可愛。

姜渝掏出小帕子擦了擦頭上的汗,肥嘟嘟的小臉蛋卻滿是執拗,聲音奶萌。

「公公騙人,父皇就在上面。」

隨着她的小手手一指,瓷器碎裂的聲音從殿內傳來,驚的太監們連連跪地,皇帝兇狠暴戾的聲音中帶着殺意。

「來人,拖下去斬了。」

姜帝姜政,不信功臣,不親世民,以暴虐治天下。

勤政殿里,每日都會有新的死屍。

姜帝發怒時,連最受寵愛的柳貴妃都不敢上前一步,唯恐被遷怒了去。

這四公主年紀小小,倒是會往火坑裡跳。

姜渝可不懂太監心裏的彎彎繞繞,滿腦子都想着被柳貴妃搶去的小白。

柳貴妃說了,要拿小白煲湯喝。

娘親只會擺爛。

勇敢姜姜,要為小白討回公道!

小傢伙不懂太多,但依稀知道,後宮皇帝最大。

她要找就要找最大的。

小太監跪在地上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剛剛還站在旁邊的小公主不見了。

一轉眼,小公主偷偷溜進了大雄寶殿,腦袋伸了進去,只留下一個圓滾滾的小屁股在外頭。

「陛下,蜀中已經兩月不曾下雨了,或是觸怒了上天,臣懇請陛下,舉行祭天大典,以祈求上天的寬恕。」

祭天?

姜姜的小臉鼓了起來。

娘親說,我朝祭天要準備人牲,要死好多好多人的。

「寡人功蓋三皇,德高五帝,是為天,天該向寡人俯首稱臣,助寡人江山永固,這麼多天沒降水,是天懈怠。欽天監司,寫一篇檄文,讓天降雨,寡人可既往不咎。」

姜政的聲音慵懶低沉,大臣們卻顧不上欣賞,瑟瑟發抖。

「陛下三思。」

「請陛下三思啊!」

【死幾個人牲就能解決的事,陛下真是…】

【如此不敬上天,果真暴君!】

【必然是暴君行為太過荒唐,這才惹怒了上天,無雨可降。】

在一堆求饒聲中,姜姜一眼鎖定了坐在龍椅上的人。

他身形高大,俊美的面龐壓不住威嚴的氣質,黑色的龍袍更顯古樸沉鬱,龍袍上的花紋由金線綉成,龍眼睛更是格外靈動。

威嚴頓生。

姜渝看見,便宜爹爹只往這群大臣里隨意的瞥了一眼,便狀似隨意的指了鬧得最凶的那人。

「殺。」

聲音慵懶低沉。

一個字便決定了一個性命。

不愧暴君之名。

姜渝趴在門檻上,吸着大拇指一臉天真。

【便宜爹爹果然凶,也帥耶。】

台上的暴君耳朵一動,抬起頭來,精準的定位到大門處。

姜渝呼吸一頓。

暴君的眼睛,好紅啊!

深邃的墨眸中散發著拒人之千里以外的冰冷,滿是紅血絲的瞳孔彷彿沒有焦距一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帶着尚未褪去的殺意。

姜渝的第一反應是跑。

【媽媽咪呀,長的好看的帥鍋最危險。】

【娘親誠不欺姜姜。】

姜政眉毛一挑。

「抓住。」

小太監連忙把人抱起來,姜渝費力的掙扎着,小短腿在空中都蹬出了風火輪。

然後她被戰戰兢兢的小太監送到了殿中,脖子縮着和個鵪鶉一樣。

腦子裡卻在天人交戰。

【嗨,老爹~】

不行,太浮誇。

【爹爹你好,我是你的可愛女兒姜姜,爹爹你好帥…】

嘔~太狗腿。

【爹爹你好,你是個不隨便殺人的好人…】

不知道哪一個字觸動到了高高在上的帝王,姜政眯了眯眼。

勾了勾修長的手指:「過來。」

大臣們跪在角落裡,剛鬆了口氣,不免為那小孩默哀。

倒了八輩子霉才被這個暴君給注意到。

看來今天這小孩兒是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