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見深郁唯一小說免費閱讀 第8章_家遊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一番思想鬥爭之後,郁唯一才從床上慢吞吞地爬起來。

她縮着身子回自己房間,蹲在地上翻行李箱。

身後有腳步聲傳來,「小鹿?」

聞言她一怔,回頭看過去。

門口站着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女人,穿着厚實的羽絨服,戴着一頂毛線帽。皮膚很白皙,臉上沒什麼明顯的皺紋,一雙眉眼十分清明,鼻子挺翹,十足的美人胚子。

郁唯一愣了片刻,才張唇喊人:「阿姨好。」

她是林見深的媽媽,落梅。

之前在國外,林見深和他媽媽視頻,郁唯一入過幾次鏡。

但郁唯一沒想到,她竟然還記得她。

林見深長得像他媽媽,但他媽媽卻比他看上去溫柔許多。尤其是一雙眼睛,溫情脈脈,笑起來更是讓人如沐春風。

郁唯一身上還穿着單薄的衣物,見狀也只能先找了件大衣披上。

她用手指梳理着凌亂的頭髮,站起來,有幾分局促地開口:

「抱歉阿姨,昨天過來的時候太晚了,就沒來得及和您打聲招呼。」

落梅笑盈盈地望着她,「沒事,早上想吃什麼,阿姨給你做。」

「不用麻煩了,我……」

第一次見面以這樣的形式,郁唯一說不出來的尷尬,只能轉移了話題,「林見深呢?」

「阿深去鎮上了,還沒回來。」

說著,落梅轉身離開,「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我……謝謝阿姨。」

郁唯一匆忙地收拾好行李箱,拿出洗漱用品。

郁唯一在院子外的洗手台刷牙洗漱,被冷風吹得直哆嗦。

洗漱完,郁唯一簡單地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這房子很老舊了,雖然看得出來主人很細心地維護和裝飾,但依然蓋不住撲面而來的年代感。

院子里種了兩顆棗樹,一株蘭花草。

院子外,有一壟小小的地,上面種了點大白菜,還有蒜苗。

郁唯一往凍僵的小手哈了口氣,心裏想:這裡大概是林見深小時候住的地方。

「小鹿——」

屋子裡傳來喚她的聲音。

「哎。」

郁唯一拿了東西往裡走。

「快,我生了火,來暖暖身子。」

落梅招呼她在一個爐子前坐下,說是爐子,其實更像是一個桌子,上面甚至可以燒水做菜。

郁唯一第一次見這樣的東西,新奇地觀摩。

落梅笑着道:「是不是很暖和?」

「嗯。」

她點頭,將手放到桌上,整個掌心都開始發燙。

「你坐會兒,飯馬上就好了。」

說著,落梅又轉身去下麵條。

「阿姨,我自己來吧。」

郁唯一想着她就這麼直接過來,連禮物都沒帶,卻要麻煩人家忙前忙後,實在是過意不去。

「不用。」

落梅將她推開,臉上始終帶着笑:「你去烤火。」

郁唯一執拗不過她的熱情,只好又坐了回去。

看着灶台前忙碌的身影,郁唯一忽然想到昨天林見深說的話。

他說他媽媽生病了,生了什麼病?

這麼看着,落梅手腳麻利,面色也很紅潤,不像是個病人。

外頭傳來汽車引擎聲,郁唯一思緒被打斷。

廚房的門被推開,身材高大的男人帶着一身寒氣進來。

郁唯一抬眸看他,他肩上落了幾朵細小的雪花,很快就融化了。黑色的大衣,襯得他皮膚過分的白,只是沒什麼血色,連唇色也很寡淡。

他將手裡的東西放下,郁唯一掃了眼,食材很豐富,而且都是她愛吃的。

「你去陪小鹿。」

林見深要幫忙,落梅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示意他。

他這才朝爐子邊的小姑娘看過去。

他在另一側坐下,兩人沉默着無話。

直到落梅做好了麵條,林見深起身過去幫忙,給郁唯一端過來。

「謝謝。」

她聲音輕輕小小,低頭開始吃面。

「阿深,你也吃點。」

「好。」

落梅解開圍裙,坐在邊上看他們兩人吃飯,溫柔的眼睛好似能沁出水來。

「阿姨,您不吃嗎?」

郁唯一問。

落梅笑着接話:「我吃過了。」

她托着下巴看他們兩人,越看越歡喜。

「阿深,你和小鹿什麼時候結婚啊?」

「咳咳……」

郁唯一被嗆到了,林見深吃面的動作一頓。

他看她一眼,起身給她倒了杯水。

郁唯一低聲道謝,喝了口水,眼睛悄悄地瞄林見深。

他漫不經心地繼續吃面,彷彿沒聽到剛剛那句話。

郁唯一心裏卻奇怪,他們分手這麼久了,難道林見深沒跟他媽媽提過嗎?

「怎麼不說話?你總不能一直耽誤人家女孩子吧,我看小鹿挺好的,人又漂亮又懂事。你都帶她回家了,也該考慮一下結婚的事情了……」

「阿姨,我……」

她剛開口,忽然一旁的男人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頓,迷茫地看過去,只見他斯文正色地接話:「我知道。」

郁唯一愣住。

她想抽回手,林見深卻握着不放。

低頭看去,男人冷白的手腕綳起青筋,用了力。

「哎,這就好。」

落梅又笑開,起身過去收拾林見深剛剛買回來的菜。

林見深這才鬆了手,偏臉看向她,淡漠地開口:「抱歉。」

郁唯一迷迷瞪瞪地看他。

吃完了面,郁唯一跟着林見深出門踏雪。

她跟在男人後面,踩着他的腳印往前,帽子圍巾遮的嚴嚴實實,以至於她沒注意到前頭的林見深已經停下了腳步,一頭撞了上去。

他伸手扶了她一把,才不至於讓她跌倒。

林見深垂眸靜靜地看了她好一會兒,眼底的光慢慢地黯淡下來:「我媽她……得了阿茲海默症。」

郁唯一怔住,睜大了眼睛看他。

「她容易忘記事情,我和她說過我們的事,但她大概是又忘了。所以,如果她跟你說什麼的話,你不要太在意。」

郁唯一定在那兒,一時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來。

好一會兒,她才開口:「所以你才帶她回這裡住,以前你們就住這裡是嗎?」

「嗯。」

他淡淡地繼續:「醫生說,熟悉的環境對她的病情有幫助。」

「她慢慢的會忘掉很多事情,包括我。」

「這個病很痛苦,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只能延緩病情發展。」

「這就是我留在這裡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