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見深郁唯一小說免費閱讀 第2章_家遊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帝都,晚上七點。

高聳入雲的陸氏集團寫字樓燈火通明,寬敞整潔的總裁辦公室內,穿着黑沉沉職業套裙的女人難掩臉上的青春稚嫩。

她有着整個辦公樓公認最漂亮的臉,同時又坐着整個辦公樓最高的位置。

郁唯一,陸氏集團董事長的外孫女,萬勝公司總裁。

帝都名媛圈子裡,她是公認的美人。追求她的男人如過江之鯽,只可惜,這位小公主如今只在意手頭上做不完的工作。

事業可比男人難搞許多。

當然,如果男人是林見深的話,這兩者間可以畫個約等於號。

「郁總。」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助理帶着夜宵進來。

「您吃點東西吧。」

「嗯。」

她疲憊地揉揉眉心,視線從電腦屏幕上移開。

助理貼心地幫她將打包盒掀開,裡頭是一碗熱氣騰騰的牛肉麵。

「哪兒來的牛肉麵?」

她望着蒸騰的熱氣恍惚開口。

「樓下新開的,郁總您嘗嘗味道。」

助理將筷子遞給她。

郁唯一吃了一口,忽然眼睛發澀,眼眶紅了。

「今天冬至了。」

她自顧自地開口,望着窗外倏然落下的細小雪花,眼睫潮濕,「我想林見深了。」

……

和林見深分手後的兩年,郁唯一第一次這麼想念他。

剛分手時,她和閨蜜去歐洲撒歡玩了兩個月,徹夜吐槽那個冷冰冰討人厭的冰塊臉。

後來回國,外公為了鍛煉她,給了她一間公司練手,她成天忙得暈頭轉向,很少能想起他。

今年初,外公介紹了幾個京圈的權貴子弟給她認識,她才懷念起林見深來。

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治癒良藥,能夠撫平一切傷痕。

可有時候,時間也是最好的濾鏡。

太久沒見的人,再想起時,她竟然只能想到他的好。

這種濃烈的情緒一旦湧起,就無法控制。

再回神時,她已經坐上去往江城的飛機。

她甚至能想到兩年不見,那男人看到她會是什麼反應——

輕薄的眼皮壓下,帶着無聲的嘲諷,一開口就是惹人厭的冷淡腔調:「不是說再也不想見我了?」

她猛然睜開眼,看着窗外的流雲,後悔了一瞬。

飛機落地後,她就近找了一間旅館住——是的,她甚至不清楚林見深在哪裡。

談了四年戀愛,她發現自己對這個前男友並不那麼了解。

江城這個地點,還是去年高中同學聚會上,她聽到有人說:「林見深退出了眾合核心團隊,辭職回江城了。」

又有人說:「怎麼忽然回老家了?他們公司都快上市了,他一手做起來的產業,就這麼便宜了別人嗎?」

「不清楚,郁唯一,你知道為什麼嗎?」

郁唯一怎麼可能知道。

分手後,他們兩人都是十分合格的前任——在對方那裡已故,連香都不用上。

江城。

她還是記得的,林見深高一的時候轉學到他們班上,他自我介紹時,說自己來自江城九中。

據說,是江城最好的高中。

但江城,和帝都比起來還是稍遜一籌。尤其,他們學校還是國際高中,個個都是家裡有錢、精心培養的豪門子弟。

但即便如此,林見深一來,就狠狠碾壓了他們。

家長會上,有家長詢問他平時用的什麼學習資料,報的什麼課外輔導班。

他一句「我從來不報輔導班」說得在場鴉雀無聲。

不報班,不補課,甚至課餘時間還被同學撞見過在便利店兼職,學習對他來說似乎毫無壓力。

郁唯一那時候十分討厭他。

她累死累活每天連軸轉,放學就各種輔導班連環上,卻死活趕不上他。

郁唯一覺得他很裝。

他每天一副面癱臉,看誰都一副瞧不上的樣子,讓他們這些努力學習卻永遠追不上他的人,輕易破防。

後來兩人坐了兩年同桌,她更是被他按在地上摩擦智商。

這男人學東西一點就通,記憶力又好。

別人一篇古文背一個早自習,過陣子不複習就又忘了,他倒好,一個早自習能背兩篇。

那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兩人是死對頭。

以至於誰也沒想到,郁唯一會在畢業舞會上莫名其妙向他表白。

更沒人想到的是,林見深還接受了她的表白。

當然,這是個烏龍,郁唯一現在不想提。

畢業後,郁唯一去國外念大學,林見深也去了她的學校。

在斯坦福的四年里,正好是他們戀愛的那段時間。

剛開始,郁唯一住家裡給買的公寓,後來,她就搬去跟林見深一起住了。

郁唯一挑食,國外的食物她吃不慣,林見深正好很會做飯。

兩人雖然經常吵吵鬧鬧,但在吃飯的問題上,郁唯一覺得林見深是難得合格的男友。

這也是後來,她堅持要搬去和林見深一起住的原因。

臨近畢業,兩人大吵了一架,分手了。

第一次提分手,就是永遠的分手,再也不見的分手。

這很符合林見深的為人,說一不二。

郁唯一也是個倔脾氣,分手後她就搬回自己的公寓,拉黑了他所有的聯繫方式,畢業的時候也沒再見他。

……

洗完澡窩在床上,郁唯一才把自己來江城的消息告訴閨蜜喬淺。

【蛙趣,小鹿你真是一聲不響干大事啊!】

【是不是歷經千帆,發現還是林大神最好?】

她撐着腦袋,低低嘆了口氣,給喬淺發了個語音:「我是覺得家裡生意太難做了,要是能把林見深娶回家就好了。」

這男人雖然脾氣差,但能力真的強。

之前她在國外某五十強實習,林見深點撥了她不少,甚至離開時,公司還開高薪挽留她。

只可惜,她要回國繼承家業。

喬淺:「嘴硬吧你,這兩年追你的人那麼多,你一個都看不上,分明是沒走出來。」

「也對,畢竟你起點那麼高。不是所有人,都像林大神那麼完美的。」

郁唯一:?

「分手的時候誰跟我一起吐槽他來着?」

「說狗男人不懂珍惜的人,不是你?」

喬淺:「……我那不是順着你的話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