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激活還錢系統,我轉身成為神豪錢文星在線閱讀 第4章_家遊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終於啊終於!

老子的春天終於來了!

就算不用系統,老子也能憑藉著樂於助人的人格魅力和妹子滾床單!

錢文星緊緊盯着蘇月月的紅唇,心跳加速等待着她即將要說出來的話。

「我可以……答應你一個不違背自己意願的要求……」

蘇月月的小臉羞的通紅,低着頭支支吾吾地了半天才把後面的話補齊。

不違背自己的意願……

這特么不就是空頭支票嗎?

到時候自己開好房了,她來一句不願意然後拍屁股走人?

小爺不就成冤大頭了?

沒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錢文星有些失望,不過他並沒有表露出來,而是點頭答應了下來,畢竟白送上門來的福利不要白不要。

反正自己現在有系統了,只要親密度刷的夠高,不怕這女人最後不從了自己。

看來以後得全力依靠系統才能行啊……

「對了,你到底貸了多少錢?」錢文星問道,他得先摸清楚情況。

蘇月月囁喏地說道:「兩萬……」

「兩萬?」

錢文星有些驚訝,「這可不是小錢啊,你幹什麼用了?」

「就……有急用。」蘇月月神情有些不自然地低頭說道。

見狀,錢文星也懶得繼續問了,看她這樣子,估計不想說,就算再追問也沒什麼用。

「兩萬啊……我手頭上確實沒這麼多錢,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慢慢想想辦法,先幫你把這個窟窿填上。」

錢文星輕聲安慰着蘇月月,他知道現在的蘇月月心裏肯定非常慌亂,而他要做的,就是在這種時刻給蘇月月安全感和陪伴。

所以,在接下來的吃飯過程中,錢文星就像一個貼心大哥哥一樣,幫她夾肉,傾聽她說話……

果然,在錢文星的暖男行為下,蘇月月的親密度又加了5。

就在兩人聊得不亦樂乎時,蘇月月的手機響了,竟是李海洋打來的。

蘇月月神情坦蕩地接了起來。

「月月,你在幹嘛呢?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飯?」李海洋舔狗般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錢文星挑了挑眉,李海洋這比天天在宿舍里吹噓蘇月月有多愛他,有多離不開他……沒想到竟是個舔狗,哈哈,他有點期待李海洋知道這一切後的表情了。

肯定非常精彩!

「哦,我跟舍友吃飯呢,你自己去吧。」蘇月月說道。

哦吼!

這不就是典型的「我在做頭髮」行為嗎?

錢文星心中的刺激感瞬間爆棚,對和蘇月月開房後讓她跟李海洋打電話的場景更加期待了……她會不會一邊嬌喘一邊說我在健身房做運動……

等蘇月月掛斷電話後,錢文星決定趁熱打鐵,現在他和蘇月月的親密度已經有15了,不使用太浪費了……

錢文星轉了轉眼珠子,對蘇月月道:「蘇同學,我看你手裡一時半會也沒有那麼多錢,不如這樣吧,你用行動還錢怎麼樣?」

「就比如剛才的吃飯,就可以抵消五十元,如果你願意,這五千多塊錢,你都可以這麼還。」

「當然了,我所有提出的行為都不會違背你的主觀意願,你可以同意也可以拒絕。」

同時,他在心裏補充了一句:我提出的行為都是系統親密度解鎖的,你肯定不會拒絕!

他這行為叫以退為進啊!

蘇月月怔怔地望着他,美眸微紅,似有淚水要落下來。

這可把錢文星給嚇壞了,他心裏有點慌,以為蘇月月把自己當變態了,正要解釋的時候,就聽蘇月月說:「錢同學,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人了!」

這回愣住的人變成了錢文星。

「我剛才還想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還清你的錢,心裏十分愧疚,你提出這個辦法非常好,我現在心裏不愧疚了,我同意!非常同意!」

叮!

恭喜宿主,欠債人蘇月月親密度+5。

看着蘇月月那感恩戴德的模樣,錢文星心中鬆了一口氣,道:「那咱們去看電影吧,可以抵一百五十元。」

「好!」

蘇月月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漂亮的眼眸中還含着淚,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讓人心生疼惜。

頓了頓,蘇月月又搖了搖頭,錢文星一怔:「不去了?」

「不是,錢同學,我們去電影院萬一遇到了熟人被誤會了怎麼辦?前面有個私人影院,有小包間,我們去那裡吧。」蘇月月主動提議。

「還是蘇同學想的周到。」錢文星笑吟吟道。

私人影院,小包間,這兩個詞聯繫在一起,很難不讓人誤會吧?

看來,蘇月月想還錢的欲z望非常強烈啊!

與此同時,系統提示響起:欠款人蘇月月與宿主看電影,選擇成功。

私人影院的位置有些偏僻,兩人一進門,胖乎乎的老闆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誇讚道:「可以啊帥哥,竟然能找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今天給你們打八折!」

錢文星先是看了一眼蘇月月,發現她只是小臉微紅,並沒解釋,他心頭一喜,「謝謝老闆。」

「不客氣不客氣……」

胖老闆飛快地給他們安排包廂,然後沖錢文星擠了擠眼睛,意味深長地說道:「帥哥,我特意給你們安排的新片子……」

錢文星秒懂了老闆的意思,輕咳了一聲,心中隱隱期待了起來。

兩人拿了兩瓶飲料進了包廂之後,才發現這個包廂里的座位是沙發床,而且門口的小桌子上擺放着情趣z用品,令人想入非非。

「這太過分了吧?我去找老闆換個包廂。」

錢文星假裝生氣地要出去,卻被蘇月月拉住了手臂,「沒事,就這樣吧。」

就在這時,電影開始了,錢文星只好佯裝無奈地作罷,和蘇月月一起半躺在沙發上看起了電影。

昏暗的燈光下,錢文星側頭看了一眼蘇月月,發現她不斷地掛斷電話,最後把手機調成了靜音反摁在沙發上,雖然調成靜音,可手機和沙發縫隙中不斷亮起來的光芒,似乎依舊讓她坐立不安。

他心中不由納悶了起來,難道是李海洋那狗比來查崗了?

不對啊,看先前蘇月月對李海洋的態度,她分明不在乎李海洋……而且自己剛才的行為應該很暖啊,為什麼親密度沒增加呢?

「嗯……啊……」

電影里久別重逢的男女主一進門就倒在床上激烈擁吻脫衣服,雖然沒有漏點鏡頭,可是喘息聲,以及床上翻滾的被浪,令人遐想連篇。

包廂里的曖昧氣息開始升溫,尤其是錢文星要拿水的時候卻不小心碰到了蘇月月的手,兩人同時將手縮了回去……

錢文星很想將自己的手臂搭在蘇月月的肩膀上,可是系統就跟死了一樣,絲毫沒提醒親密度增加……

錢文星不敢亂來,就能剋制住自己的心神,他怕霸王硬上弓只會適得其反……

終於,蘇月月的手機不再亮了。蘇月月卻猶豫片刻,然後小心翼翼地把手機翻開,當看清楚屏幕上的內容後,她的表情瞬間變得慘白。

錢文星疑惑地瞥了一眼,那是一條短訊。

「蘇月月,再不接電話,我們就聯繫你父母了。」

下一刻,蘇月月的手機再次來了電話,那是一個未知號碼,她渾身一顫,差點沒把手機扔出去,好像那是什麼索命的鬼魂一般,但她沒敢扔,面如死灰地接了起來。

「蘇月月,你都逾期十天了,不是說好昨天還錢嗎?你該不會是想賴賬吧?你如果是這種還錢態度的話,那我們就要把你欠錢的消息群發給你的親戚朋友以及學校同學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帶着威壓的公式化男聲。

「別別別……」

蘇月月慌亂地說道:「我還錢,我肯定會還錢的……你別發,我……我想想辦法……」

她眼淚唰地一下掉了下來,身體顫抖着,感覺自己被絕望的海水籠罩着,怎麼也透不過氣來。

誰來救救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