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你別拉着我,看我不把他屎打出來!」

本來王京岩已經把李海洋拉到了水房冷靜,可一根煙還沒抽煙,李海洋也不知道發什麼瘋,又怒吼着沖回了宿舍。

夏啟明趕緊把他攔在了門口,勸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個寢室的,別鬧得太僵……」

說罷,夏啟明如臨大敵地看了一眼換好衣服準備要出門的錢文星,生怕他突然暴起跟李海洋打起來。

若是在遇到系統之前,錢文星高低得給李海洋兩巴掌,讓他知道知道誰才是大爺,可現在,他看李海洋就像在看一棵韭菜,還是主動把女朋友送到自己床上的綠毛龜韭菜,心裏不僅不生氣,甚至還有些高興。

「看什麼看?別以為你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我呸!老子就跟你明說了,那五千塊錢你別想從老子手裡要回去一分!」

李海洋惡劣至極地朝地上唾了一口,眼神囂張地看着錢文星,那模樣就好像在說你打我啊?

欠錢的人在債主面前這麼猖狂,任誰看了不生氣?

旁邊拉架的王京岩和夏啟明都有些拳頭癢了。

可錢文星卻沒生氣,而是用看煞筆的眼神看着李海洋,用一副父親對兒子說話的語氣:「海洋啊,你以後要是缺錢了,可以繼續找我借,只要你乖乖聽話,我都借給你。」

說完後,錢文星雙手插兜,沖李海洋神秘莫測地笑了一下,瀟洒地離開了。

李海洋懵逼了,許久之後罵道:「這比是不是傻了?」

王京岩喃喃地說道:「啟明,你說文星是不是被刺激的腦子出問題了?咱們要保研了?」

夏啟明也覺得錢文星有些不對勁,道:「應該不至於,他說有美女約他吃飯。」

「就他那摳搜的屌絲樣,能有美女看上他?那女的要是有我家月月漂亮,老子直播吃鍵盤!」李海洋譏諷刻薄地罵道。

靜海理工大學前有個大學城,裏面有各種各樣的餐館,許多大學生都會來這裡打牙祭,當然,這裡也是小情侶們的約會聖地。

錢文星一路走來看到了不少摟摟抱抱的小情侶,那黏膩的模樣,一看倆人今晚就不在宿舍住了……

嘖!

庸脂俗粉!

錢文星在心中點評了一下,根本看不上這些女生的顏值。

突然,錢文星遠遠地看到了一道曼妙的倩影站在烤肉店前,當即眼前一亮——蘇月月!

蘇月月身段高挑,火熱的露臍裝與熱褲將她魔鬼般的身材完美地展露了出來,纖腰長腿,大胸翹臀,再加她絕美的容顏,輕鬆秒殺一眾網紅。

她的每次呼吸,胸前的衣服宛若要撐開一般,讓每個路過男人的視線都黏在了她身上。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已經有不少男人找蘇月月要微信了,可全都被她冷冰冰地拒絕了。

眾人不由好奇,這麼一位穿着火熱的美女,究竟是在等誰?

突然,他們就見這位絕色冰山臉上露出了一絲討好的笑意,抬手對着遠處招了招,峰巒搖動,如琢如磨……

剎那間,目睹這一幕的不少男生,鼻頭一熱,兩道熱流蜿蜒而下。

「錢同學,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貿然選擇了烤肉,你有沒有忌口啊?」蘇月月臉上帶着笑意,小心翼翼地看着錢文星,生怕他會不高興。

腿長胸大屁股翹聲音還軟……

這特么妥妥長在小爺興奮點上的吧?

而且舞蹈生……

可以解鎖不少高難度姿勢啊……

吼吼吼!

我得趕緊刷親密度,早日解鎖開房大業!

錢文星頂着周圍要戳死他的目光,強壓下心中的猥瑣,笑着道:「不忌口。」

「那就好,錢同學,我們坐這邊吧。」

蘇月月俏臉上盈着熱情的笑意,帶着錢文星來到了烤肉店靠角落的位置,她雙手背在身後,身體微微前傾,有些俏皮地詢問錢文星的意見。

因為身高差的緣故,錢文星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蘇月月的溝壑,波濤洶湧下的溝壑,深不見底,令人忍不住想伸手狠狠地抓兩把。

嘶!極品啊!

錢文星在心中感慨了一聲。

坐下之後,蘇月月又是幫錢文星拿紙巾,又是幫他調小料的,幾乎是把錢文星當成大爺伺候。

「錢同學,抱歉,我真的沒想到李海洋會欠你那麼多錢,對不起……」

蘇月月伺候完錢文星後,趕緊低聲道歉,生怕他會生氣離開一般。

這副低眉順眼的嬌媚模樣,讓有些大男子主義的錢文星心中暴爽。

李海洋啊李海洋,你不是欠錢不還嗎?

你不是囂張嗎?

要是你看到你女朋友這麼伺候小爺,你還狂得起來嗎?

等以後她把小爺伺候到床上的時候,小爺就讓她打電話給你全程直播!

「先點東西吧,女士優先。」

雖然心中想着禽獸事,但錢文星還是一副紳士模樣地將菜單遞給了蘇月月。

蘇月月美眸微怔,接過菜單點起了菜。

下一刻,錢文星的腦海里響起了系統的機械聲。

叮!

欠債人蘇月月親密度+1。

錢文星眼前一亮,這麼快就刷了1親密度了?

他心頭有了主意,輕咳一聲說道:「其實我也沒那麼著急用錢,你不用太着急。」

聞言,蘇月月臉上露出了感恩戴德的神情:「謝謝你錢同學。」

叮!

欠債人蘇月月親密度+1。

只要當暖男,就可以刷親密度?!

嘖!

奈何我一鐵骨錚錚的漢子,竟然要為了區區親密度當空調啊!!!

不過……值!

很值!!!

在錢文星的暖男行為下,親密度很快就刷到了5,蘇月月也明顯沒有一開始那麼緊張了。

見狀,錢文星知道自己該上大招了,畢竟現在的親密度只夠一起打遊戲的,他的目標可是開房!

「蘇同學,你剛才說生活費緊張,是遇到麻煩了嗎?如果遇到事情了你可以告訴我,我這裡還有些錢,雖然不是很多,但借給你應急還是夠的。」

當錢文星說完這句話後,他的腦海里響起了系統普天同慶的歡快聲。

叮!

恭喜宿主,欠債人蘇月月親密度+5。

哦吼!

暖男計划起效了!

現在可以一起看電影了!

對面,蘇月月美眸微紅,臉上帶着感動:「謝謝你錢同學,我……我的錢被閨蜜借走了,她一直沒還我,我前段時間急用錢,實在沒辦法了,就……就去網上借了貸款……」

貸款?

錢文星一愣,心頭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該不會是裸貸吧?

「是什麼貸款?」錢文星試探地問道。

「就……就是那種貸款……」

蘇月月輕咬着下唇,俏臉發白,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好似馬上要哭出來了似的。

她抬頭,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乞求地望着錢文星。

「那邊催貸的手段很過分……錢同學,我、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要是你有辦法幫我的話,我……我可以……」

錢文星緊緊地盯住了蘇月月,期待着她後面的話。

可以怎麼樣?

約會?開房?還是打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