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因為妖管局規定妖不能對普通人出手,他反倒不能反抗過度,只能被認命揪住,小胖臉上又慫又憤怒。
姜栩栩只看一眼,便迅速和幾人轉進了另一條道,聲音冷酷又無情,
「趁學校保安抓那幾隻的時候,我們直接去怨氣最重的那棟樓。」
謝雲里幾人都沒意見,甚至覺得這「輔助」還不錯。
幾人穿着校服,加上斂息符最大限度降低了自身的存在感,一路暢通無阻地就來到了教學樓後頭的那棟科學樓。
科學樓里多是實驗教室,平時學生不會往這邊跑。
順着鬼瓶中少年惡鬼的怨氣找到其中一間廢棄教室,這裏面還遊盪着絲絲縷縷屬於少年的怨氣。
「不是這裡。」謝雲里說。
一般能化作惡鬼,生前肯定含着怨煞之氣,尤其是死亡地,怨煞之氣是最重的。
這個地方雖然帶着怨氣,卻明顯不是惡鬼的死亡地。
「那這裡是什麼地方?他對這裡怎麼會有那麼多怨氣?」
鹿南星問。
按理說怨氣遊盪的地方,肯定也是生前留下了怨念和執念的地方。
可這裡分明就是間很普通的廢棄教室。
就見姜栩栩忽然彎腰蹲在了某個角落,看着牆角地上黑紅色的斑駁痕迹,她眸色微凝,
「大概……是他被霸凌過的地方。」
這些黑紅色的痕迹,是乾涸已久的血跡。
姜栩栩隱約可以想像,少年縮着身體倒在這個角落,身上不斷承受着周圍人的踢踹。
他身上的血就那樣落在地上,被他的身體反覆磨蹭……
許是霸凌兩個字牽動了某個關竅,白朮手裡捧着的鬼瓶忽然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