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槐桉, 槐桉,第2章 昏暗裡,有人明亮依舊在線免費閱讀_家遊小說
◈ 槐桉,第1章 再見,蔓蔓在線免費閱讀

槐桉,第2章 昏暗裡,有人明亮依舊在線免費閱讀

在林桉22歲這一年,毫無徵兆地跌入了一個巨大的旋渦,她時常會陷入自我懷疑,我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我為什麼不能再努力一下,我不應該是這樣的,這些負面的、令人困惑的思緒總是無時無刻地糾纏着她,告訴她:林桉你就這樣了,你沒救了。就像你小時候畫畫一樣,一下子的一鳴驚人,又瞬間歸於暗淡。她做不出改變,間歇性的懶惰,不甘心和疲倦感極限拉扯,讓她感到深深的無力,難以自救。

有時候身處紛繁熱鬧的街市裡,總有一種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割裂感,林桉清楚自己是喜歡熱鬧的,還喜歡大笑,喜歡一切未知刺激的事物,但她就是很孤獨。她可以很輕易的喜歡上什麼,但也會在下一秒完全失去興趣,喜新厭舊早就是家常便飯。她有時候也會想起從前,想到自己從前並不會這樣,喜歡的東西壞掉了也要裝在盒子里收納好,想要學會的知識也會盡全力學會,喜歡的人一喜歡就是好多年……她突然有點羨慕小時候的自己,思緒如洪水般湧來一時間竟收不住,可回憶又如棉絮般一吹就散,抓都抓不住。

「小桉,想什麼呢,這麼入神?」身邊有人用胳膊撞了撞她,林桉的思緒還沒有完全被拉回來,眼神略微有些空洞的回身望去。

「蔓蔓。」她看清了來人,喃喃地叫出了這個名字。林蔓是林桉的好朋友,她倆從幼兒園開始就是鄰居,林桉性子軟又不愛說話,剛上小學的時候林媽媽總是擔心她融不進去新班級,便囑咐小太陽似的的林蔓多照顧她一些。而林蔓的爸爸是警察,經常出任務不在家,她媽媽又是醫院裏的大夫,更是忙的不着家,於是作為他們鄰居的簡清女士就主動承擔起了照顧小林蔓的任務。就這樣兩個奶呼呼的小娃娃搖搖晃晃地長成了大姑娘,她們兩個又都姓林,小時候總被不知道的人誤認為是雙胞胎,誇簡清好福氣。偶爾被不出任務的林叔叔聽到了,總是一臉黑線的指着林蔓說:「那是我家的。」那些遙遠的記憶里,滿牆的爬山虎、生鏽的玻璃窗、鄰居奶奶的說話聲、林叔叔黑沉沉的臉都漸漸模糊起來,林桉想叫住他們,可他們還是越來越遠,消散在路的盡頭。

「怎麼啦,這段時間你總是在發獃,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林蔓一臉擔憂地看着她。

「沒事,就是最近氣溫降得快,我可能有點感冒。」林桉說了謊,可能是為了應證這是一個謊言,下一秒鼻腔一陣溫熱,林桉連忙用手去捂,就感覺什麼東西順着指縫流了出來。一旁的林蔓嚇了一跳趕緊從包里取出紙幫她去擦,入目一片紅色讓人心驚。

「小桉……」這幾天林桉恍惚的樣子一下子闖入她的腦海,她說不清這兩者有什麼聯繫,只是下意識的心慌,聲音也染上了哭腔。

林桉一看林蔓要哭,有些好笑,她一邊用紙堵上鼻子一邊說著:「怎麼還哭上了,不知道的以為我得什麼絕症了。」

「不是,你別瞎說。」林蔓的聲音逐漸弱下去。

「好啦,沒啥大事兒,不就是流鼻血嘛,入冬了天氣乾燥很正常的。」林桉再次說了謊,她感覺到了身體的不正常,只是她還需要勇氣去驗證。

「我知道,我就是……」

「你要是不放心我過兩天去醫院查查不就行了。」林桉及時打斷了她的話,防止林蔓繼續瞎想。

「那你什麼時候去,我陪你。」

「行,我的大小姐,我們快回去吧,你看我這一手血嚇死人了。」說著林桉便挽着林蔓的胳膊將她從長椅上拉起來,沿着公園的小石子路往家走去,今年的第一場雪已經過去,厚厚的積雪將石子掩蓋,只留下一串淺淺的腳印。

不怎麼撒謊的人今天一下子撒了兩個謊,林桉沒有臉紅,謊言也不會成真。

林桉被送進醫院是在第二天的清晨,她站在學校的操場上看着學生們一圈圈地跑着,就想起了自己初中的時候,那時候沒有早操,但因為要中考了,每天下午學校都組織各班跑步、跳遠,為考試做準備。她記得一個體育老師會帶兩個班,她們是一班和四班一起,有的時候運氣好她們偶爾也會和七班一起,那個班裡有她喜歡的人,她稍稍一側身,餘光里就能找到人。她喜歡下學的這段時光,特別是跑步的時候,老師規定每人跑十圈,她就可以跟在他身後,光明正大的看着喜歡的人。

嘀嗒,熟悉的感覺再次襲來,林桉低頭去看,又是血,她取出兜里的紙去擦,可這次怎麼擦都沒有用,身上沒有力氣,疼的厲害,她突然有些害怕,她想叫住前面的身影,可話還沒出口,人就倒了下去。

「林老師—」林桉聽到有人叫她,好幾個人跑過來,有她的同事和學生。她想起來昨天還答應了蔓蔓要去醫院檢查,還打算早操結束後就去請假,現在不用了她直接進了醫院。接下來的時間過得很快,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脆弱,化療並沒有給她帶來多大的效果,她看着父母和她一樣憔悴的面容,深夜裡聽見走廊上低低的啜泣,林桉能做的也許只有讓自己看上去沒有那麼難受。

好想蔓蔓啊,思念在深夜裡肆意瘋長,牽掛着遠方未歸的人。22歲的林桉,內心貧瘠,荒草叢生,但她有一個林蔓,林蔓無所不能,是那片荒草里唯一盛開的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