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洪荒 女媧是我姐 第7章_家遊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這千年時間裏,陳軒照樣沒出去過哪怕是一步,所以他不是在睡覺就是在簽到。

一千年,他一共簽到三十六萬五千次,獎勵獲得了一大堆。

各種功法、丹藥、靈寶、技能、靈植甚至連功德都有,可以說五花八門。

而且陳軒還發現,連續簽到居然有禮包。

比如說十年簽到有個禮包,百年簽到也有禮包,他推斷,越往後,禮包開出來的東西越珍貴。

雖然簽到拿到的東西不少,但是真正的好東西所佔比例不多,不過陳軒也已經很滿足了。

而現在,就是領取千年禮包的時候。

陳軒覺得,一定能開出個大獎。

「叮,檢測到宿主已經連續簽到千年,現在是否打開千年簽到禮包?」

「打開!」

陳軒話音落下,就聽到系統聲音再次傳來。

「宿主獲得洪荒靈根,先天葫蘆藤(完整)。」

「卧槽!」

陳軒驚叫一聲。

千年簽到禮包居然是先天葫蘆藤!?

這玩意他知道,是洪荒十大先天靈根之一,本來是長在不周山上的。

成熟後結了七個葫蘆,各個都是極品先天靈寶,就連葫蘆藤下的土壤都是九天息壤。

可以說渾身都是寶。

得到寶貝當然讓人高興,但是陳軒這時候有點手足無措。

這葫蘆藤和葫蘆拿着燙手啊!

因為按照原劇情,取走葫蘆的可都不是什麼普通人!

不管是三清也好,女媧、東皇、紅雲也罷,都是當世大能,傳聞中最後一個孕寶葫蘆還落在了鴻鈞手中。

這一瞬間,陳軒可以說是和七位大能結下了因果,裏面還有一位是成聖的道祖。

更別說,到時候女媧造人還要用上葫蘆藤和息壤。

這和他苟住的觀念不相符啊!

陳軒頓時有些慌了。

然而在他取出葫蘆藤的那一刻,紫霄宮中的三清等人突如其來湧現出一股失落之感,特別是女媧,好像失去了什麼重大機緣一般。

而剛開始講道的鴻鈞眉頭也是微微一皺,想要一探究竟,但是卻發現天機一片混亂。

見算不出什麼後,鴻鈞按下心中疑惑,開始給眾人講道。

在不周山腳下的陳軒慌了一陣之後,又鎮定了下來。

人死卵朝天,不死萬萬年!

這靈寶拿都拿了,總不能還回去。

就算不信自己,他也要信系統。

船到橋頭自然直!

這葫蘆藤和七個葫蘆,陳軒就先丟到了系統獎勵的一個儲物戒指里,暫時是用不上。

「誒!」接着陳軒又嘆了一口氣。

說起來,系統在那些靈寶什麼方面一點不吝嗇,但是給他提升修為就慢了一些。

千年過去,才把他的修為提升到金仙后期。

要是讓那些金仙境界的先天生靈聽知道陳軒的想法,怕是要忍不住打人。

千年跨越兩小境界你還不滿足,你想幹啥?

然而就在陳軒嘆氣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從天空中落下,正好落在了陳軒躺椅的前面,把陳軒嚇了一跳。

「靠,怎麼掉下來一隻猴子?」

沒錯,就是一隻金毛猴子,而且情況看上去好像不太好。

這隻猴子嘴角淌着鮮血,雙目緊閉,胸膛起伏的很微弱,好像下一刻就要掛壁了一樣。

說起猴子,陳軒最熟悉的就是齊天大聖孫悟空,但是那石猴還沒出生呢!

這猴子肯定不是他。

當看到金毛猴子一隻耳朵分三瓣,他一下明白了,這是混世四猴中的六耳獼猴。

傳聞中混世四猴是當初abc魔神中混沌猿魔軀殼所化,而六耳獼猴更是四猴中最先出生的那一個。

然而最先出生不代表是什麼好事,反而是六耳獼猴悲劇的開始。

當時混沌猿魔和其他abc魔神圍攻盤古,死在了盤古手上,神魂消散,只留下了軀殼孕育四隻猴子。

導致這四隻猴子雖然擁有極好的天賦,但是卻沒有很好的傳承功法。

像六耳獼猴,雖天賦異稟,但是沒有好的功法供他修鍊。

而洪荒又正好處於那種族內傳承,敝帚自珍的時候。

六耳獼猴降生洪荒數萬年,也就靠着自己通天徹地的竊聽天賦,縫縫補補偷聽了一些功法修鍊才好不容易修鍊到太乙金仙境界。

這次,聽說聖人講道,六耳獼猴是欣喜若狂,可惜太乙金仙修為的他沒有好的法寶,進不去天外天混沌。

於是他就想到了用天賦能力聽道,結果被鴻鈞懲罰,打碎了道基,永困太乙金仙境界,在道途上再進不了半步。

更是被鴻鈞留下『法不傳六耳』的言論,讓他在洪荒處境更加的艱難。

等到西遊量劫,直接被孫悟空打死,真是可悲可嘆!

「見面就是緣,我便救你一命。」陳軒起身,塞了一顆藥丸進入六耳獼猴的嘴裏。

這是系統獎勵的九轉還魂丸,如今丹道還不昌盛,九轉級別的丹藥絕對是洪荒中最頂級的丹藥了。

這九轉還魂丹,據傳有起死回生之效。

要不是自己簽到得來的多,陳軒還不一定捨得給六耳獼猴服用。

「猴子,醒醒,醒醒!」陳軒輕拍了兩下,六耳獼猴悠悠轉醒。

當睜開眼的那一剎那,六耳獼猴機警的起身,當看到陳軒的那一刻,齜牙咧嘴,凶相畢露。

「你是誰?」

「嘿!你這猴子好不識抬舉啊!我救了你一命,你就這樣回報救命恩人的?」

「看你這樣子,是想要用天賦神通取巧偷聽紫霄宮中聖人講道,所以才落下這樣的下場吧!」

陳軒說道。

而六耳獼猴卻猛地一驚。

「你怎麼知道?」

驚訝的同時,六耳獼猴眼裡滿是悲憤之色。

「你可覺得是鴻鈞道人不公?」陳軒繼續問道。

「難道不是嗎?他明明說有緣者皆可去聽,為什麼我用神通聽就不行?」六耳獼猴不岔道。

「人家鴻鈞道人說了是有緣人到紫霄宮聽道,你去不了,當然不算有緣人。」陳軒笑了笑。

「哼!」

六耳獼猴悶哼一聲,其實心裏已經承認了陳軒的說法,只是心裏不服氣。

「你這猴子,脾氣不小呢!」陳軒悠悠道。

不過他也不怎麼在意,猴子如果不桀驁不馴那就不是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