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洪荒 女媧是我姐 第10章_家遊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不過和小媧姑娘喜歡聽陳軒吹牛逼不同,帝祖老哥最喜歡的就是和陳軒拉家常。

基本都是帝祖說,然後陳軒聽着,陳軒再反過來給帝祖灌點雞湯。

這麼多年,陳軒知道了帝祖家父母死的早,兄弟姐妹一共十幾個,一直是他這個做大哥的在帶,挺不容易的。

「白龍道友,這是我獵來了羊,你把他烤了吧!這幾千年我都沒吃過你做的烤肉了,可饞死我。」帝祖哈哈大笑幾聲。

陳軒就動手處理那隻羊妖。

好傢夥,還是金仙級的妖族。

不過說起來,不管是帝祖還是小媧,好像都有遮掩修為的法寶,反正陳軒看不透。

既然人家不說,陳軒也沒去問。

交朋友嘛!

順心就好。

「老哥,這幾千年幹什麼去了?都不見你來我這裡坐坐。」陳軒笑着問道。

「誒!別提了,還不是忙家裡那些事,把我人都煩死。最近才清閑一些,就想來老弟這裡散散心。」帝祖也不客氣,直接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還是家裡弟兄的事?」陳軒拿出一壇烈酒,也是簽到得到的。

「對啊!老是不安分,恨不得天天打架,我這個做大哥的實在沒辦法。」

在陳軒拿出酒的那一刻,帝祖吸了吸鼻子:「白龍老弟,這什麼啊!這麼香。」

「酒!你喝一口就知道了,我最近搗鼓出來的,別無分號。」陳軒笑了笑。

他覺得,粗獷的巫族肯定會喜歡喝。

帝祖舉起罈子就灌了一口,瞬間一股辛辣的味道在喉間流竄,但是緊隨其後的是一種別樣的滋味。

果然,他只是喝了一口,眼前就猛地一亮,抱着酒罈子就往嘴裏灌。

「嗝……好!好喝!這玩意叫酒?這是個好東西啊!就連瓊漿玉露,也沒這好喝!」帝祖頓時就讚不絕口,然後有些不好意思道:「白龍老弟……你那裡還有嗎?我……我用東西跟你換。」

陳軒笑了笑:「帝祖大哥別急,我這裡還有的是,等我把這羊烤好了,再去喝酒,那才叫爽快!」

「哈哈哈!」帝祖爽朗的笑了幾聲。

過了一會,羊肉烤好了,陳軒又拿出幾壇酒,兩人就這麼喝了起來。

酒過三巡,羊肉也吃得差不多了,帝祖嘆了口氣:「白龍老弟,我是真的羨慕你啊!」

「我有什麼好羨慕的,孤家寡人一個。」陳軒自嘲道,然後又道:「話說你家弟兄到底怎麼回事,老打架也不是辦法啊!」

「我也知道不是辦法,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裏面特別是小火和小水,兩人更是見面就打。」帝祖搖了搖頭愁眉苦臉。

「那個,帝祖大哥,我覺得吧!你們家兄弟之所以經常打架,那是因為閑的沒事做。要是有事做了,把精力發泄完了,哪還會去打架啊!你說對不對?他要是沒事,你就找點事給他做唄!」陳軒說道。

帝祖突然愣了一下,然後皺了皺眉頭:「老弟,你說的確實有道理,但是他們除了打架什麼都不會啊!」

話音落下,帝祖猛地一拍腦袋,哈哈笑了幾聲,大叫道:「我知道了!白龍老弟,我知道怎麼解決了,真的是感謝你。」

他說著就往外走。

雖然陳軒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叫了帝祖一聲:「帝祖大哥,我這裡還有一些酒,你帶去給你兄弟姐妹喝吧!」

這老哥也從來沒說家裡有多少人,陳軒索性就拿出了二十壇酒。

帝祖摳了摳腦袋:「這多不好意思……」

不過看着二十壇酒的時候,他還是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

陳軒直接打斷他的話,笑道:「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都相交這麼久了,反正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

帝祖這才將二十壇酒收了起來,道:「那就多謝白龍老弟了。」

望着帝祖的背影,陳軒搖了搖頭,這老哥也真是不容易。

而出了陳軒道場的帝祖一路疾馳,奔向了巫族聖地盤古殿,然後用力往地上一踏,就化身成為一個腳踏龍蛇的百丈巨人。

此時此刻,巫族祝融部落和共工部落的交界處。

「哼!今天看大哥有事相召,我先放你一馬!」祝融悶哼一聲。

「什麼叫你放我一馬?明明是我不想和你糾纏!」在他對面的共工不服氣道。

「你……」

眼看兩人又要掐了起來,雨冰祖巫玄冥嘆了口氣道:「大哥召喚,你們就不要動手了!」

「哼!」

共工祝融二人這才悶哼一聲罷手。

不一會兒,盤古殿里匯聚了十一位祖巫。

第十二祖巫后土去了紫霄宮聽道還沒回來。

「大哥,你喚我們來有什麼要緊事嗎?」玄冥開口問道。

「是啊!大哥!」

其餘十位祖巫也開始道。

「我巫族繁衍生息這麼多年,可以說興旺昌盛。可是如今,你們說你們都在做什麼?」帝祖坐在上首說道。

陳軒恐怕想不到,那個經常跟他拉家常的老大哥,會是祖巫帝江。

作為祖巫中的大哥,帝江的威信還是很高的。

他說完這些話後,其餘祖巫盡皆低下了腦袋。

自龍鳳大劫之後,不管是龍鳳還是麒麟一族全都沒落。

反倒是之前不太起眼的巫族,在慢慢崛起,隱隱有洪荒第一種族的架勢。

但是這些年,巫族強盛之後,十二祖巫管轄的部落,就開始出現摩擦。

剛開始,還是小摩擦,但是後來紛爭越來越大,甚至連祖巫都出面開始動手了。

特別是祝融和共工,兩個一個屬火一個屬水,水火不容,打的程度最凶。

雖然帝江沒有統計過,但是這些年因打鬥而死亡的巫族,可以說不計其數。

「大哥,我們也不想打,可就是剋制不住啊!」雷之祖巫強良有些委屈道。

其餘祖巫大概也是這個意思。

巫族是盤古精血吸收了大地濁氣所化,性格本來就暴戾,容易陷入狂暴。

這也是帝江好多年都沒有調解好兄弟關係的原因。

「我知道你們精力旺盛,所以找到了一個好辦法。」帝江突然笑道。

「大哥,是什麼辦法?」有祖巫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