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前的我你愛理不理,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第9章_家遊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威武威武威武……」

刺耳的警笛聲,吵醒了整個卡寨。

原本漆黑一片的卡寨村,此刻燈火明亮,各家各戶紛紛醒來,不少人站在窗戶邊,看着警車去的方向。

……

院子中。

警方趕來後,立即封鎖了現場。

門外拉上了警戒線,重案組的大隊長羅曉曉帶着法醫和十幾個警員進入屋內。

羅曉曉一進來,就聞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饒是她堪破不少大案,可見到屋內的場景,還是忍不住心裏一陣反胃。

他走出去深呼吸幾口後,戴上口罩進來。

「隊長,這好像是嘎腰犯人腰王!」其中一個執法者指着癱坐在地上的人腰王。

「把他們銬起來!」羅曉曉陰沉着臉說道。

執法者拿出手銬,將人腰王和白毛他們銬起來,連地上的狗都挨了兩巴掌,被抓起來。

羅曉曉走到玻璃罐子前,伸手摸着玻璃罐,心中一股無名之火爆發。

她轉身一個旋轉踢,踹了一腳人腰王的臉。

大罵道:「混蛋,你連孩子都不放過!」

「把這小男孩,帶回去吧。」羅曉曉閉着眼睛說道,被氣的胸口起伏,久久未能平靜。

「等等。」蘇雲叫住了羅曉曉,上前說道:「這小男孩怨氣太重,我建議把房子拆了,讓陽光照射進來,驅散怨氣。」

「你是?」羅曉曉狐疑的問。

身為刑警,剛剛她竟然沒有注意到旁邊這個戴奧特曼面具的人!

「隊長,他是報案的人。」旁邊的執法者站出來說道。

「你……」

羅曉曉話還沒說完,門外就傳來群眾的嚷嚷聲。

羅曉曉走出客廳,罵道:「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連門都守不好?」

「大隊長,他們非要闖進來,我們也攔不住啊。」執法者無奈地說道。

他們不能對群眾出手。

院子中,浩浩蕩蕩的來了一百多人,他們走到客廳門口外,看着客廳中的場景。

「真特么晦氣,我們居然跟屍體住在一起!」

「沒想到人腰王居然住在我們寨子里,你們執法員是幹什麼吃的?」

「就是就是,還有那些屍體殘骸,能不能燒了?多噁心啊!」

不少人強烈原地焚燒。

羅曉曉眉頭微皺,沉聲說道:「他們是受害者,應該保存現場,請受害者家屬來認領。」

「請你們馬上離開,否則我以妨礙公務為由逮捕你們!」

外面的一聽,當即不樂意了。

「受害者?誰沒事來這個鬼地方旅遊啊,這是他們活該被殺!」

「就是,自己倒霉,還要怪別人?」

「燒了得了,反正都涼透了。」

「這裡是卡寨,你們來卡寨辦案,還不允許我們卡寨的人看?」

「這麼小的孩子,跑到這裡來玩,死了也是活該!」

「死在這裡是他的不幸,憑什麼要我們遭罪啊?」

蘇雲感受到空氣中的溫度降低,連忙說道:「你們別說了,怨氣積攢太多會屍變化為怨靈的。」

群眾看着蘇雲,指着蘇雲說道:「執法員你看,他帶着面具藏頭露尾,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定是同夥!」

「對,趕緊把他抓回去!」

羅曉曉聞言看向看向蘇雲,想起了他,說道:「請你跟我們回去做筆錄吧。」

「我不能跟你們回去,我一走這小男孩就屍變了。」蘇雲連忙拒絕。

而且他跟執法員回去,肯定會被自己父母知道。

他帶面具,就是不想引起麻煩,也不想被自己父母知道。

「執法員你看,他有問題!」群眾指着蘇雲說道。

羅曉曉見蘇雲不配合自己辦案,便下令道:「把他拘捕回去!」

蘇雲見執法員過來,不想跟他們動手,要不然背上了襲執法員的帽子可就不好了。

而群眾沒了執法員的攔路,其中一個刀疤臉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棍,趁羅曉曉不注意闖入客廳。

羅曉曉見狀,立即擋在刀疤臉面前,正要說話時,不少人闖了進來。

眾人推搡間,羅曉曉被推到蘇雲身邊,而蘇雲則被她逼到了客廳的角落。

羅曉曉本想拔出槍開槍震懾群眾,但是被蘇雲拉住了。

蘇雲看着她搖了搖頭,指着刀疤臉。

「先阻止他!」蘇雲瞳孔一縮。

剛剛被這女刑警吸引了注意力,蘇雲沒注意到,那些村民竟然敢破壞現場證據!

這時,刀疤臉舉起棍子,猛然砸下。

「砰……」

玻璃罐子破碎,小男孩的屍體順着福爾馬林被沖了出來。

封印的效果破除,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低到冰點。

「完了,這怨靈估計要出世了,今晚怕是要死不少人。」

蘇雲鬆開了羅曉曉的手,看着暴躁的群眾,無奈地說道:「我能封印住怨靈,卻封印不了人心啊。」

群眾正要燒毀小男孩的屍體時,一股強大的怨念爆發,無窮無盡的黑氣自小男孩體內散發出。

解除封印的小男孩,緩緩睜開了雙眸,他的身體也從白色轉變為黑色,手中的奧特曼更是被直接捏碎。

他的眸子中帶着滿腔怒火,冰冷的瞳孔看向每一個人!

他們,將自己一家騙到卡寨!

都該死!

「啊!」

小男孩怒吼一聲,整個卡寨都在震動,黑霧瀰漫在整個卡寨村。

……

卡寨內。

緊趕慢趕趕來的老道士看着衝天怨氣爆發,眉頭一沉,說道:「來不及了,怨氣又爆發了。」

「師傅,那怎麼辦?」小女孩緊張的問。

老道士深呼一口氣,沉聲道:「為師只有拚死一搏,才有一定可能超度他,否則必定會生靈塗炭!」

「師傅不要!」小女孩抓着自己師傅的手,不想讓他死。

老道士伸出手,摸摸小女孩的頭,平靜地說道:「徒兒,我不入地獄,誰入?」

……

警車外。

秦夢璃剛從車上下來,就感應到衝天的怨氣瀰漫,整個卡寨都被怨氣所包圍。

刺骨的寒冷,讓每一個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怎麼恐怖的怨氣,至少是個大凶吧?」秦父忍不住猜測道。

天庭對鬼做了實力劃分,從弱到強分別為:怨、凶、煞、絕。

凶的實力,對比鍊氣士,非常強悍。

「不是大凶,只是個還沒成長起來的小凶。」身後,黑衣老者走上前來,看着怨氣中心,淡淡說道。

秦夢璃看着身穿黑色風衣,手握金色蛇頭拐杖,身後跟着數十人的老者,問道:「你是?」

「他是我們的合伙人。」秦老爺子淡淡地說道。

「走,進去會一會這個小凶。」

黑衣老者說完,帶着數十人走了進去。

秦夢璃一臉狐疑地看着自己爺爺,自己秦家身為八大古族之一,用得着跟別人合作嗎?

秦老爺子看出了秦夢璃的疑惑,只是說了一句:「以後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