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如今時間不過才半小時。

第一個通過三關的人選就已經誕生。

屏幕右側的排名上,第一名編號跳為金色——191。

主鏡頭給到叢林中的銀髮少年身上。

在他面前,一頭兇猛野獸奄奄一息的躺在地面,脖子被一種奇怪的姿勢狠厲扭斷。

瑞恩捂住小嘴,「他真快!一擊致命!」

他們注意力雖然分散在不同切面上,但也留意了這個場景。

只是沒想到少年出手迅速果斷,還沒來得及轉移目光,就、殺完了?

沒有任何工具,徒手撕野獸!

瑞恩饒是司空見慣被獵殺的場面,還是不由得有些心悸。

他猶豫道,「那他這是不是算第一個通過……」

在191的面前已經沒了障礙物,再走不遠就是終點了。

「誰說殺一頭野獸就算通過三關考核了?」

時霽視線淡淡落在屏幕上。

面不改色的下指令,「沒到終點,再放兩頭,攔住他。」

瑞恩眼眸瞪大,扭頭看向赫茲院長。

赫茲院長無奈聳聳肩,小手一攤,啥也不管。

瑞恩立馬興奮的點了個按鈕,又放了兩頭。

……

「牛哇!兄弟!」

陸遙遠遠掛在樹上,看着謝灼徒手殺野獸。

毫不留情的吹着彩虹屁,「你太牛了!」

倒不是他不敢下來,主要是沒有工具,赤手空拳的上去干,怪嚇人的。

謝灼懶得理他,「下來吧,這條路沒了。」

「真的嗎?你怎麼知道?」

謝灼漫不經心的揉揉手腕,「這條路的腳印最少,草地乾淨,而且,這種花。」

他隨手摘了一朵嫩黃色小花,吹乾凈,別在耳朵後面。

想着一會兒用最漂亮的方式見指揮官。

「叫星莎花,老虎不愛聞。」

陸遙一聽這話,飛快從樹上爬下來。

然後抓起一把小黃花就往頭上戴。

「好兄弟,你是我一輩子的好兄……嗷嗷嗷!」

陸遙被踹的嗷嗷叫,「你幹嘛!」

謝灼一把薅禿他的花,「你不許戴。」

「……」

他瞅着身上乾淨,頭頂愛心,耳朵上還插着嫩黃小花的銀毛Alpha。

「誰還能搶過你的風頭啊,你那咔嚓一擰,誰比得過啊。」

大家見了這玩意都嗷嗷哭着跑。

「很帥嗎?」謝灼挑眉偏頭問。

「我還能更帥的殺,不過今天不想見血。」

謝灼低眸嗅嗅自己的衣領,「免得身上沾了血腥味,指揮官不喜歡。」

陸遙他媽的服了,「……」

他成功的用半小時明白了。

這Alpha說想嫁給指揮官不是在開玩笑。

他媽的,他是真想嫁給指揮官啊!

「走了走了。」

陸遙生怕再引來野獸,畢竟這裡的野獸兇猛的很,齜牙咧嘴的見人就撲,就比如眼前正跑過來的那兩頭……

「卧槽!什麼玩意兒!」

他連滾帶爬的往回跑,「你不是說沒了嗎?」

謝灼眉色一凌,「退後。」

陸遙已經退的夠後了,還是貼心的問了句,「你可以嗎?」

這可是兩頭啊!

謝灼仰頭避開獅子的血盆大口,長腿衝著它狠狠一踹,正想說『你要解決另一頭嗎?』

陸遙已經豎起大拇指替他回答了,「你可以的。」

「……」

少年Alpha身形修長,靈活矯健,躲開致命一擊的同時不忘給野獸重創,野獸發出尖銳的嘶吼聲。

他輪起拳頭,冷笑一聲,衝著獅子的腦袋狠狠砸過去。

黑色衝鋒衣擺掀開,露出一截削薄緊緻的腰,腹肌線條性感的繃緊,沒入黑色長褲中。

顯示屏上。

清晰記錄著少年如何一人抵擋兩頭野獸,並用極快的速度打倒它們。

只是這次難免見了血。

他垂眸望着袖口的血跡,很輕的皺了下眉頭。

赫茲院長意味深長,「這小友看來不是普通人。」

時霽面色冷淡不予置否,「能手握3S機甲的,都不是普通人。」

只是獸潮過去不過二十年,銀河本就動蕩不安,一些強者流落小星球也是正常。

「對他來說太容易了。」時霽嗓音淡淡。

瑞恩也分不清指揮官是在公報私仇,還是想探測銀毛小子的真正實力。

只見指揮官抬起清骨漂亮的手,又摁了下那枚按鈕。

「繼續。」

瑞恩表情瞬間驚恐住了。

時霽微微擰眉,問他,「很過分嗎?」

「不,不是、」瑞恩的話已經語無倫次了,「按鈕不能按第二遍,這次放出來的不是兩頭,是……」

時霽臉色微變,「是多少?」

已經不用瑞恩回答了。

屏幕上的某處關押地,所有籠子齊刷刷的打開——砰砰砰砰砰!

數只兇猛野獸齊刷刷的沖向距離終點最近的少年,大地都跟着隨之震顫起來。

瑞恩嗓音微顫的回答,「五、五十!」

聽到這個可怖的數量,赫茲院長愣住了,「糟糕,這小友撐得住嗎?」

赫茲院長無論什麼時刻都有種莫名的淡定。

但時霽顯然有些不太淡定。

他冷冷盯着屏幕,最後推開椅子起身,邁着長腿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不死算他好運。」

……

「院長,您說,他會捏碎編號牌嗎?」瑞恩盯着屏幕上的畫面,忍不住哆嗦的問赫茲院長。

當五十頭野獸同時放出後,森林大地震顫,其中捏碎編號牌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主屏幕的編號在一個接一個熄滅,像路控燈似的。

會不會那小子也……

赫茲院長望向屏幕中,正處於叢林深處的少年,撫着鬍子笑了下,「我猜想不會。」

瑞恩突然就想到了人潮洶湧中,少年低眸那個溫柔至極的吻。

彷彿在對編號牌說:放心,我會保護好你,這是我能到他身邊的唯一方式。

他猜也不會。

瑞恩抱住腦袋拔腿追過去,「啊啊啊救命啊!!!這都是什麼事啊!!!那銀毛小子可千萬別嘎了啊!!!」

瑞恩拔腿奔跑到現場的時候。

就看到了讓他此生難忘的一幕。

日光從叢林縫隙中撒下,地上遍布流淌的鮮血。

幾十隻野獸七橫八豎的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在群屍遍野的**,銀髮少年折腰半跪,屈膝伏在指揮官筆挺削薄的肩頭。

連銀色髮絲都掛着搖搖欲墜的血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