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陛下不好了冷宮娘娘又作妖了免費閱讀 第7章_家遊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雲彩頓時急了,站起來道:「白雪,你怎麼又來了,你不能搶主子的肉。」

看着張着大嘴嚼肉的白雪,殷青璇怪無語的。

這狗的鼻子到是尖。

「它吃就吃吧,咱們還有這麼多肉呢。」

雲彩立即把鍋堵住了,防止白雪跳上來搶。

聞着肉味,白雪急的直轉圈,不由坐在地上,兩隻爪子叩到一起拜殷青璇。

殷青璇又給它夾了一塊,笑罵道:「你這個狗崽子,你主人那什麼沒有,偏要上我們這搶吃的。」

雲彩一邊吃肉,一邊含混的說道:「肯定是皇上那的肉沒咱們的香,主子,這也太好吃了,餅子也好吃。」

瞧着小丫頭笑得眉眼彎彎,殷青璇心情大好。

「以後咱們天天吃好吃的。」

三人風捲殘雲,一鍋肉吃的所剩無幾,白雪在一邊也撿了不少好處,高興的嗚嗚直叫。

狗子挺招人稀罕,只是一想到它那個狠心的主子,殷青璇就怪不爽的。

她彎腰抽了一根滅了火的燒火棍,把白雪抓過來畫了兩道彎彎的粗眉毛,又給畫了一個小丑一樣的大長嘴和兩團黑臉蛋。

據說姓夜的愛狗如命,要是看到有人這麼禍害他的狗,必然要氣瘋。

幻想了一下他暴跳如雷的樣子,殷青璇頓覺一陣舒爽。

白雪還以為殷青璇在跟它玩,尾巴搖晃的撲拉撲拉的,鍋台邊那一圈灰都被它掃乾淨了。

「滾蛋吧,明天再來玩。」

畫完之後,殷青璇拍了拍它的大腦袋。

白雪頓時高興的鑽出去了。

雲彩有些緊張。「主子,皇上不會猜到是你畫的吧。」

「不會,他早把我忘脖子後去了。」

都一年了,要是那個狗男人還念着原主,怎麼會差人過來看一眼,就算不把她放出冷宮,也得問問吃用怎麼樣,眼下連餿食都沒了,就代表他早已放棄了原主。

想到這,殷青璇不由一陣憤恨。

如果她真能出宮,一定要把孩子養大,之後就讓他造反,殺了這個混蛋皇帝,好給原主報仇。

沒錯,就這麼干!

殷青璇揮舞了一下拳頭,從少了一條腿的凳子上站了起來。

「主子,你慢點,還在月子里呢。」

雲彩趕緊扶住了她。

「沒事。」

殷青璇覺得自己挺好的,完全沒有月子里的虛弱。

隨即轉向了雲彩。「這冷宮外有沒有看着的侍衛?」

雲彩點了點頭。「有兩個,是對兄弟,叫王大武,王二武。」

殷青璇又問:「他們人怎麼樣?」

雲彩想了想道:「應該還行吧,奴婢也沒太和他們接觸過。」

「那你就去接觸接觸,我有些東西讓他們賣,每一樣我只要一百兩銀子,多賣的就算他們的。」

殷青璇提着袍子進了屋。

雲彩緊跟在她的身後,吃驚的問道:「主子,我沒聽錯吧,什麼東西能賣一百兩?」

殷青璇拉開了幔帳,將鏡子和香水拿了出來。

「這些。」

雲彩又是一陣大驚小怪。

「這是什麼啊,是鏡子嗎,照人好清晰啊!」

殷青璇已經習慣她沒見識的樣子,點頭道:「是鏡子和香水。」

她打開了走珠香水的瓶蓋,在雲彩的手背上擦了擦,頓有一股濃郁的香氣在空間里流散開來。

雲彩用力的嗅了嗅。「好香啊,比香粉都香呢。」

殷青璇翻了個白眼,香粉算什麼,這可是二十世紀的高科技。

李嬤嬤也走了進來,殷青璇給她也擦了一點。

李嬤嬤卻直盯着那裝香水的珠光瓶子,激動的說道:「光這流光溢彩的琉璃瓶就可以值上一百兩了。」

「真的?」

殷青璇有些難以置信,看樣子一百兩她還賣少了。

「算了,就一百兩一件吧,咱們得儘快弄錢。要是王家兄弟能守口如瓶,以後大家都有錢拿。」

雲彩也有些激動。「行,那我這就去說。」

「還是我去吧。」李嬤嬤攔住了雲彩,又朝殷青璇躬了躬身。

「娘娘,奴才建議一次不要給他們太多,得先讓他們嘗點甜頭,以後才能盡心儘力給咱們賣。」

殷青璇想想也有道理,這東西可是拿積分換的,萬一被拐走了,她找誰去。

就點了點頭。「也好,我每樣給他們拿兩個,最好拿到宮外去賣,免得惹眼。」

「奴才知道了。」

李嬤嬤接下了香水和鏡子,便朝宮門去了。

御書房。

夜景煜正在看着奏摺,俊面緊繃。

最近的摺子都是千篇一律,不是讓他立後,就是讓他臨幸秀女,早日選妃。

遍地災荒,這些老東西看不見,卻偏偏盯着他的後院瞧。

這些混賬,簡直該死!

接連看了十幾個摺子,全都如此,夜景煜不由氣的將摺子摜到了地上。

兩個小太監趕緊低下了頭,大氣都不敢出。

卻見白影一閃,一個毛絨絨的東西朝他撲了過來。

夜景煜伸手抱住了白雪,卻被蹭了一手黑。

再看白雪眼睛上那兩條粗粗黑眉毛,以及那黢黑的黑臉蛋,不由怒道:「放肆,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把白雪畫成如此模樣。」

兩個小太監頓時嚇的跪在了地上。

「皇上息怒。」

白雪仍然高興的往他身上撲,彷彿在等着夜景煜的誇獎。

一身月白的長袍被白雪蹭得一團糟,夜景煜不由更加惱火,抬手將白雪扔到了地上。

「馬上帶它去清洗。」

「是。」

兩個小太監趕緊抓住了白雪,硬把它給抱走了。

老太監李德福已抱着一件新袍子跑了進來。

戰戰兢兢的說道:「皇上息怒,許是哪個秀女不懂事,跟白雪玩過頭了。」

夜景煜伸手扯下了袍子,一雙眼眸猶如淬了冰。

「去查,不論是誰,一律杖則五十,永世不得入宮。」

他瞥了一眼李德福手上的袍子,沉聲道:「去取朕的武服來。」

李德福的頭上不由冒出了汗,皇上這是又要去崇武殿,陪練的侍衛又要遭殃了……

此時,白雪被禍害的消息已經傳出,後宮人人自危。

卻也人人納悶。

白雪從不和這些秀女們接觸,到底是誰如此膽大包天,竟敢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