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陛下不好了冷宮娘娘又作妖了免費閱讀 第4章_家遊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以前的娘娘說話總是溫溫柔柔的,眼下的主子似乎有些冷淡,最讓她們不解的是,這些奇怪的東西,都是在哪裡弄來的?

殷青璇也是頭大的很,怎麼也沒想到小說里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自己還是一個大學沒畢業的大寶寶呢,如今不但要養孩子,還要在冷宮存活,這道題也太難了吧!

好在老天爺還給她帶了個傳說中的金手指,意念一動,人已進了空間。

殷青璇花了些力氣刨了幾個小坑,把小麥黃瓜和西紅柿都種了些,這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提示。

是否使用靈泉澆灌。

這個就不用多想了,立馬選了是,靈泉的里的水忽然飛了出來,準確的澆在糧食上,接着,讓殷青璇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剛才種下的種子竟然肉眼可見的生長了起來,眨眼間就綠油油的一片。

不愧是靈泉啊!

殷青璇一陣欣喜,趕緊又種了些,並如法炮製,選擇了靈泉澆灌。

折騰了兩個小時,她也累的干不動了,就掬了一捧泉水,喝下去只覺全身清涼,瞬間就充滿了力量。

感情這靈泉還有治癒的功能?

殷青璇瞅着泉水,越發覺得這空間逆天。

未免被人發現,她沒敢待太久,忙了一會,就從空間里退了出來。

雲彩和李嬤嬤正在外室逗孩子,聽到她們倆的聲音,殷青璇頓感安心。

忽然又想到了那些泉水,要是給李嬤嬤雲彩以及孩子喝了,是不是也能讓她們強身健體,立即喊道:「雲彩,你給找一個能盛東西的盆子來。」

張開了嘴,殷青璇就發現自己的中氣足了不少。

雲彩哎了一聲,拿了一個白瓷盆。

「主子,你要幹什麼呀。」

面對這個好奇寶寶一般的小丫頭,殷青璇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不然以後的東西也沒法拿出來。

就小聲說道:「昨晚孩子還沒降生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老神仙,老神仙給了我一個只有我自己能使用的乾坤袋,裡邊有很多好吃的,還有一口神仙泉,我這就給你和李嬤嬤弄點神仙泉喝。」

雲彩驚訝的張了大嘴,眼珠子差點沒掉下來。

「主子,這,這是真的?」

「當然,不然你們吃的麵條哪來的?」

殷青璇理直氣壯的說了一句,繼而又壓低了嗓子說道:「這件事只有咱們三個人知道,要是被別人聽了,必然會給咱們惹來殺身的大禍,知道嗎?」

雲彩趕緊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說道:「奴婢知道了。」

看着小丫頭這麼快就相信了,殷青璇不由勾了一下嘴角,古代人果然很容易說服。

立即嚴肅的說道:「那就出去吧,我去盛泉水給你們嘗嘗。」

殷青璇支走了雲彩,又進入了空間,再看那柿子和黃瓜,竟然都開花了。

照這速度,明天就能收穫了。

想到不用在吃餿食爛菜,殷青璇不由一陣高興。

她輕快的走到泉眼邊,盛了一盆水。

不小心看到了水中的臉,不由一陣讚歎。

原主可真是美人啊,典型的柳葉彎眉,瓜子臉,一雙眼睛波光瀲灧,就跟會說話似的,可惜了這麼一個絕色,居然還要靠手段去和那個狗男人同房,真是太想不開了。

再想到這個孩子是原主千辛萬苦才生下來的,說什麼也不便宜了那個狗皇帝。

乾脆帶着空間去歲寒城找原主的老爹,一家人發家致富過好日子,空閑了再找個帥哥,怎麼也比在這宮中勾心鬥角的好。

她可不稀罕過那種和女人搶男人的日子。

想到這,殷青璇頓覺人生有了目標。

將水拿到了室外,對雲彩和李嬤嬤道:「這就是神仙泉,你們也喝些。」

李嬤嬤嚇了一跳,趕緊說道:「彩雲,還不快接下來,娘娘正虛弱呢,哪能端這麼重的東西。」

殷青璇無所謂笑了笑。

「沒事,喝了神仙泉我已經恢復了,你們也試試。」

李嬤嬤已經聽彩雲說過了,可心裏還是半信半疑,這世上真有神仙嗎?

若是真有為什麼不早出來,她們在冷宮待了一年,難道還不夠苦嗎?

彩雲已用杯子舀了一杯,一口下肚只覺甘甜清冽,四肢通泰,身上的疲勞真的一掃而空了。

不由激動的說道:「是真的,嬤嬤你也嘗嘗。」

李嬤嬤也喝了兩口,旋即微微一怔。

多年的老花眼,竟然不花了,看東西也沒有重影了,剛才還疼的腿也莫名不疼了,整個人彷彿都年輕了好幾歲。

她試探着走了一步,驚喜的說道:「竟是真的,娘娘竟能得到這種福祉,真是上天不絕咱們殷家啊。」

說完又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激動萬分的說道:「娘娘,若是太后得了這個好東西,定然會對娘娘好的,更何況咱們還有龍子,這正是咱們離開冷宮的好機會嗎。」

殷青璇臉色一沉,道:「這種話就不要再說了,人心最是貪婪,你給她一口水,她還想要第二口水,若是我不給了,她非但不會感激之前的恩惠,反而還會懷恨在心。更何況咱們已經進了冷宮一年有餘,完全不清楚外邊的情況,且我母家又是罪臣,若是有人想要加害,又該如何自保?皇上為何與我同房,你們也都知曉,你以為他會因為一個孩子而護着我嗎?」

這一番話,頓把李嬤嬤說的冷汗直流。

她一心想着娘娘能熬出個頭來,好能讓老爺重回京城,完全沒想到過這麼多。

如今若是貿然出去,確實很難扭轉什麼,弄不好連皇子都保不住。

再想到皇上對娘娘的態度,不由連連叩頭。

「娘娘恕罪,是老奴思慮不周,差點害了娘娘。」

殷青璇知道乳娘是真的心疼自己,也是一心為了殷家,伸手把她拉了起來。

「你我雖是主僕,卻情同母女,以後不必行此大禮,也不要想其他的,該如何做,我自有主意。」

眼見娘娘目光篤定,李嬤嬤不由愣了一下。

這個自己從小看大的小女孩,似乎一下子就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