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陛下不好了冷宮娘娘又作妖了免費閱讀 第3章_家遊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殷青璇的臉紅了一下,自己連個男友都沒有,突然讓她給孩子餵奶,心裏還是有些彆扭的。

可一看到小寶寶哭的小臉通紅,又不忍了。

她小心翼翼的接下了孩子,生怕給碰壞了,下一秒卻尷尬了,原主竟然沒有奶。

小寶寶吃了一下,什麼也沒吃到,頓時又攥着小拳頭哭了起來,兩隻小腳丫來回的蹬踹,彷彿在宣洩着他的不滿。

李嬤嬤趕緊把孩子抱了過來,一邊哄一邊急道:「這可怎麼辦啊,娘娘沒有奶,咱們大人餓個幾頓都沒事,皇子這麼小,哪挺得過來。」

小寶寶哭上氣不接下氣,殷青璇也有些着急,想到空間里的積分任務,立即喊道:「雲彩,你去外邊給我拔一顆草來。」

雲彩愣了一下,主子別是急昏了頭,拔草有什麼用啊?

孩子哭聲震天,殷青璇不禁心慌意亂,聲音又大了幾分。「快去。」

雲彩見主子急了,頓時頂着雨跑到了門外,房檐下長滿了枯草,一伸手就拔了一把。

殷青璇接過了草,對兩人說道:「你們先出去,我來想辦法。」

李嬤嬤張了張嘴,又閉上了,抱着孩子和雲彩去了外室。

殷青璇趕緊進了空間,把手上的草栽進了靈泉旁邊的土地里。

三秒鐘後,那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宿主成功種植植物,獲得十積分獎勵。」

殷青璇一陣興奮,立馬跑進商場,拿下了一包奶粉。

這一次沒被系統彈出,而是收到了是否兌換的提示。

一袋奶粉二積分。

殷青璇又看了看旁邊的奶瓶,也是二積分,還不算貴,就一樣換了一個。

又用三積分兌換了二包挂面和一包鹽,剩下的三積分,一時間不知道該換什麼好。

殷青璇圍着超市轉了一圈,忽然發現一個小角落裡擺着二十幾包種子,分別是黃瓜、西紅柿、辣椒、豆角、小麥、水稻等,基本上常見的東西都有。

拿了一下,每樣都一積分,殷青璇不由有些激動,用剩下的三積分換了自己喜歡的吃的黃瓜、西紅柿、還有小麥。

有了這些,就算拿不到積分,自己也能吃到新鮮的蔬菜和麵粉了。

出門的時候,她又看了一眼牌子,上邊的任務果然又更新了。

新手任務二:成功收穫植物的果實,可得一百積分。

想到外邊不住啼哭的孩子,殷青璇暫時放下了研究任務的心思,趕緊離開了空間。

孩子果然還在哭,殷青璇撩開了幔帳,朝着雲彩喊道:「去燒壺熱水,給孩子沖點奶喝吧。」

雲彩立即跑了進來。「主子,哪有奶啊?」

殷青璇面色一沉。「別問了,快去燒水。」

雲彩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嚴肅的樣子,不由有些害怕,應了一聲就跑了出去。

沒一會,就提了一壺水進來。

殷青璇沒心情管雲彩是怎麼想的,打開奶粉袋子盛了兩勺,到在了奶瓶子里,用熱水沖完後,讓雲彩拿外邊涼一下,再餵給孩子。

她也不知道兩勺夠不夠,反正她小侄子剛生出來的時候,嫂子就是這麼喂的。

雲彩吃驚的看着奶粉,以及這模樣古怪的奶瓶,心裏的震驚無法形容。

但是什麼也沒有皇子要緊,雲彩趕緊盛了些冷水,把奶粉冰溫,拿給了李嬤嬤。

看到奶瓶,李嬤嬤也是一陣吃驚。

「這是什麼東西?你哪弄來的?」

雲彩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得實話實說。

「主子給的,我也不清楚,主子說裡邊是奶,李嬤嬤,你先喂小皇子吧。」

李嬤嬤立即把奶嘴送到了孩子的手裡,小傢伙已經迫不及待了,張着小嘴拚命的吸吮了起來。

裡邊的殷青璇也鬆了一口氣,總算是不哭了。

人一放鬆,肚子頓時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再想到主僕幾人接連吃了幾天餿飯,不由暗罵,宮中果然都是一些眼高手低的東西。

好在超市裡好吃的東西不少,只要能弄到積分,一般的東西都能買到,眼下先煮點挂面填填肚子。

此時,雨已經停了。

來的快,去的也快。

瞬間的功夫,天空便晴空萬里。

金鑾殿。

高高的龍椅之上,坐着一個身穿黃袍的俊美男子。

他頭戴帝冕,腰束玉帶,襟前以金絲綵線綉着一條威風凜凜的五爪金龍,襯托得眉目英武,不怒自威。

此人正是大周國的新皇夜景煜。

京城連年大旱,方才竟來了一陣雨。

更奇的是,雨來的時候一片烏雲都沒有,天空彷彿被划了一個口子,忽然到下了一盆水來。

不過是盞茶的功夫,就雲靜風清了。

眾臣也全都看向了殿外,低低的私語了起來。

這場雨,來的實在是太奇了!

「司天監,你對這場雨有何看法?」

低沉的聲音從龍椅上響起,在大殿中浩浩蕩蕩的回蕩。

文臣中走出了一人,他撩袍跪地,故作驚喜的說道:「回皇上,此乃祥瑞之兆,定是秀女中有大貴之人,帶來了這場貴雨,若能陰陽調和,我大周必然會化厄呈祥,風調雨順!」

夜景煜眼中厲色一閃,冷聲說道:「這話是誰教你說的?」

司天監頓時嚇了一跳,五體投地的說道:「沒人告訴臣,是臣推算出來的。」

夜景煜眯起了眼眸,微微傾身。

語氣森然的說道:「朕說你算的不對,滾去午門外,給朕好好推算,算不出一個好的結果,你的腦袋就別要了。」

馬上有侍衛將司天監拉了出去。

夜景煜的目光在眾臣身上掃了一圈,冷冷的說道:「區區幾個秀女,便讓你們動起了如此多的心思,卻不見餓殍遍地,難民已經涌到了京城。工部尚書,朕命你開鑿水井,澆灌田地,為何到現在還不見成效?」

工部尚書趕緊跪了下來,顫顫巍巍的說道:「老臣已命人前往各地督辦,只是開鑿水井也需要時間,還請皇上稍安勿躁。」

夜景煜冷哼了一聲,聲音又沉了幾分。

「朕只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若是你做不到,就自請回鄉吧。」

工部尚書頓時冒出了汗。「是,老臣遵旨。」

夜景煜一展袍子,人已站了起來。

一股身為帝王威壓至身周散出,眾臣頓覺一陣窒息,全都看着腳尖,一口大氣都不敢喘。

夜景煜俯視着眾臣,淡聲說道:「救國救民,當從朝中做起,從今日起,大小官員只准用兩頓膳,宮中亦如是,省出來的糧食每月初一十五,輪流去給百姓施粥,有敢私開小灶者,杖責五十,全族同罪,退朝。」

皇令一出,宮中頓時亂了套。

幾個準備開小灶的秀女趕緊讓人熄了火,太監宮女們也慌忙把主子給的點心藏了起來。

就連冷宮都受了影響,原本兩頓餿食,直接改成了一頓。

好在殷青璇有先見之明,兌換了二斤挂面條。

她讓雲彩燒水煮了,裡邊放了點鹽,雖然味道欠奉,總比餿的東西要強的多。

雲彩和李嬤嬤從沒見過麵食,不由都吃的狼吞虎咽。

吃完了,雲彩又忍不住問:「主子,這麼好吃的東西,主子是在哪弄到的?」

殷青璇沒法回答,索性板起了面孔。

「不許多問,以後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隨意進內室,孩子要是哭了,就給他沖奶粉。」

說完就放下了幔帳。

雲彩和李嬤嬤對視了一眼,都覺得娘娘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