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陛下不好了冷宮娘娘又作妖了免費閱讀 第10章_家遊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放肆,實在是太放肆了。」

夜景煜一把將白雪扔到了地上,再看烏黑的手,不由氣的雙眼噴火。

怒道:「到底是哪個混帳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如此捉弄白雪,李德福,你已經查了好幾天了,罪魁禍首究竟是誰?」

李德福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顫顫巍巍的說道:「老奴幾乎把宮中的人全都問遍了,就沒聽過白雪主子去哪個宮,新來的秀女們倒是有心想親近白雪主子,可咱們白雪主子脾氣不好,她們根本無法靠近,就連嫻妃娘娘的帳白雪都不買,老奴實在不知道還有誰敢如此大膽。」

夜景煜眯着鳳眸,沉聲罵道:「廢物,這麼一點事你都查不出來,從明天開始你就跟着白雪,若是查不出,你就別回來了。」

「是。」

李德福哭喪着臉應了一聲,跑出去將夜景煜的武服拿了過來。

這陣子,皇上心情一不好,就會去崇武殿,不少陪練的侍衛都掛了彩。

想到他們被打得鼻青臉腫,李德福不由冒出了汗,只要不打自己就行了,打別人他也管不了,他這把老骨頭,那扛得住皇上的拳腳。

李德福哀嚎之際,罪魁禍首殷青璇正坐在院子里咔嚓咔嚓的啃着黃瓜。

一股清香的味道從她手中飄出,雲彩不由咽了一下口水。

殷青璇看了她一眼道:「那麼多黃瓜,你和李嬤嬤也吃,吃多了肉也得解解膩。」

雲彩趕緊搖頭。

「主子喜歡就留給主子吃吧。」

「這又不是什麼好東西,老神仙那邊多的是,去吃吧,給李嬤嬤也送一根去。」

「哎。」

雲彩頓時高興地撈出了兩根黃瓜,沒一會兒就跑了回來。

小聲說道:「主子,李嬤嬤和小皇子都睡了。」

殷青璇哦了一聲,李嬤嬤照顧着小狗蛋確實挺辛苦的,一會拉了一會尿了,一會又要吃,再加上她年紀大了,身體難免頂不住。

「那就不要吵她了,咱倆吃吧。」

雲彩點了點頭,高興的坐到了殷青璇的旁邊。

殷青璇忍不住問道:「雲彩,這皇宮很大嗎?」

雲彩點了點頭。「當然大了。」

殷青璇看着天,又問:「那……皇宮裡都有什麼好玩的景點呢?」

「什麼叫景點?」雲彩不是很理解。

殷青璇耐心的解釋道:「就是好玩好看的地方。」

雲彩歪着腦袋想了想。

「那應該就是御花園了吧,這個時候奇花異草全都開了,定然是極美的。」

殷青璇在冷宮中憋了一個多星期,只能看到頭頂這巴掌大的一塊天,心裏不禁有些鬱悶。

如果一直呆在這個破地方,沒等她攢夠錢,自己就先抑鬱了。

忍不住問道:「御花園離咱們冷宮有多遠?」

雲彩小嘴一頓,吃驚的說道:「主子,你不會想出去吧?」

殷青璇往裡邊看了一眼,小聲說道:「都這麼晚了,咱們偷着出去走走,應該不會被人發現吧。」

「這……」

雲彩嘴上猶豫,目光卻是興奮不已。

殷青璇哪能看不出她的心思,不由抓住了雲彩的手腕,把她拎了起來。

低聲說道:「你去把太監服拿出來,咱倆換上偷偷出去溜達一圈,李嬤嬤應該不會醒。」

雲彩又興奮又緊張。

「主子,這能行嗎?」

「應該沒事,咱們不走遠,就當出去放放風了。」

片刻之後,主僕倆從狗洞爬了出去。

兩人從後牆繞出,眼前頓時出現了一個長街。

看着這寬闊的巷道,殷青璇只覺呼吸都暢快了不少。

再瞧巷子里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膽子不由大了起來,拉着雲彩慢慢的往前走。

主僕倆跟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似的,一路東張西望,雲彩實在是太緊張了,走到前面的小樹林,不由小臉紅紅的說道:「主子,我想小解。」

「去吧,我給你把風。」

雲彩實在憋不住了,就小跑着進了樹林。

殷青璇叉着腰,呼吸着廣闊的空氣,心情十分美麗。

然而,很快就樂極生悲了。

就在她四處觀望之際,一隊巡邏的侍衛從對面走了過來。

看到殷青璇在地中間站着,立即喝問道:「你是哪個宮的?大半夜在這幹什麼?」

殷青璇嚇了一跳,趕緊低頭,腦袋裡霎時蹦出一個名字。

「奴才是儷秀宮的。」

「那還不趕緊回去。」

「是。」

殷青璇轉身往回走,領頭的兵士叫住了她。

「儷秀宮在這邊。」

「多謝侍衛大哥,我黑天有點不分方向。」

殷青璇乾笑了一聲,朝侍衛說的方向走。

本想走兩步就轉回來,誰知道那隊侍衛一直在她身邊跟着,殷青璇只得硬着頭皮跟着他們走,拐了兩個彎之後徹底蒙了。

想問那些侍衛,才發現他們已經走遠了。

殷青璇看着這些模樣都差不多的巷道,不由一陣無語,得趕緊找回去,雲彩要是看不到自己一定會着急的。

正想找個人問問,忽見旁邊的宮殿里走出一個提着長劍的男人,他的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武服,和剛才那些侍衛差不多。

殷青璇趕緊跑了過去,伸手去拍男人的肩膀。

卻覺手腕一緊,已被一隻鐵鉗般的大手捏住,沒等殷青璇緩過神,人就被摔在了地上。

「哎喲。」

殷青璇被摔了個四腳朝天,腦袋上的帽子都歪了。

她忍着疼,慌忙把帽子扣好,一臉不爽的說道:「你有病啊,我又不是刺客,就問個路,至於動手嗎?哎喲,我的腰。」

男人已經轉過了身,看清他的樣子,殷青璇的嘴巴子頓時張成了O型。

媽呀,好帥!

眼前的男子二十左右歲的樣子,一身黑色的武服襯得他寬肩窄腰,身姿修長,放在現代,妥妥就是一個模特的身材。

他的模樣亦是相當的俊美,鼻樑高挺,雙唇薄削,臉部的輪廓立體的猶如刀雕斧鑿。

他眯着一雙寒光閃閃的眼眸瞧着殷青璇,舉手投足間都帶着一股時下最流行的禁慾感。

「放肆,你是哪個宮的?」

低沉的聲音從唇畔溢出,瞬間就驚醒了殷青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