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個侯府人頭落地,你趕緊跪下!」
還未等他抓到安若晚的袖子,就見安若晚徑直朝着馬車走去。
「回來!」
莫子清壓着聲音的叫喊,換不來安若晚的回頭。
「讓開!」
為首的侍衛騎着高頭大馬,皺眉對安若晚怒斥。
「誰家小姐,竟敢衝撞榮親王車架!」
安若晚一頓,突然朝着後頭馬車揚聲道:「我能治榮親王舊疾!」
此言一出,滿街嘩然,莫子清更是絕望的閉上眼。
早知道這賤婦是這樣不知高低,拚死惹禍的性子,當年就是跟娘親拚命,也絕不讓她過門,如今得罪了榮親王,怕是整個侯府都要陪葬……安芷寧垂着頭,卻忍不住勾起嘴角。
果然是鄉下出身沒見過世面,連榮親王身份都不知道,只怕等不到她出手,就能讓安若晚屍骨無存。
到時候不管是相府嫡女的身份,還是安定侯府未來的女主人,都將是她囊中之物……侍衛頓時黑沉着臉怒斥:「真不知天高地厚,來人把這口出狂言的丫頭拖……」「青峰,發生何事?」
一道極其清冽好聽的聲音從車架中傳來,聽得安若晚心臟亂跳。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不論如何,她一定要把握住!
「回王爺,不過是一個嘩眾取寵的小丫頭,看着像是安定侯府上的,奴才已經叫人把她拖下去教訓了……」「與我們安定侯府無關!」
莫子清立刻開口喊道:「王爺明鑒,這賤人剛剛當眾悔婚,讓安定侯府顏面掃地,我已經與她斷絕關係,從此安若晚與安定侯府絕無瓜葛!」
一旁的安定侯夫人也連聲應和,「是呀是呀,這賤婦是鄉下養大的,粗鄙不堪,滿嘴謊言,王爺您定要好好嚴懲她!」
安若晚冷笑一聲,頂着兩個來捉拿自己的侍衛,朝着車架高聲道。
「王爺是否終日睏倦,必須參茶吊精神,入夜卻難免,不用安神香不能入眠,雨季四肢酸痛,冬季骨骼漲疼,且隨着年歲加深,一年比一年更重?」
馬車驟然無聲,連青峰的臉色都瞬間變了。
「這些事除了王爺近身伺候的奴才,根本無人知曉,你從哪裡得來的消息?」
安若晚沒有回答,只直直盯着那個始終垂着的轎簾。
「只要榮親王答應與我做一樁交易,三月之內,保證王爺藥到病除!」
青峰有些不耐,「你這…